content

【纪实连载】灵狗当门迎老少 福音送进县政府(四十七)(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四十七)

2009-03-07 20:04 作者:张霜颖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九十一  灵狗当门迎老少 福音送进县政府

恢复炼功后,田尚珍的身体发生了神奇的变化。在不知不觉中,她行走如飞,骑自行车很少有人能跟得上。身体好了,对于她来说更是如虎添翼,讲真相的范围越来越大了,听听她带回的无数好消息,你一定会惊讶于她的活动范围。她一个人的见闻都可以写一本书了,什么哪个庄瘫痪的小媳妇能走路了,哪个老太太念过"法轮大法好"后看见神迹了,哪个小伙子读过她的料材后,明白了真相,躲过一场车祸呀......等等,等等。几年来,大法弟子们都在一直坚持讲真相,对这样的事情都是司空见惯,大家听听也就过去了,但是作为弟子们来说,真是从心里为明白真相的人感到欣慰。

来父母家的功友渐渐地也都知道了这个老太太,听到了这些故事,尤其是从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嘴里说出来,引得不少人侧目。父亲有时会提醒田老太太说:"老田,你也得注意点安全,我说的注意安全就是提高心性多学法,如果光讲真相,不提高心性,你这‘老资格'也可能会坐牢的。"她听了反而大笑说:"我天天学法呀!每天学完法才去讲真相。我不怕被抓起来,也不怕吃得孬,我吃啥都一个味,坐牢还不用自己做饭了,我怕啥啊?当然我也不想去坐牢,我每天的事儿多着呢!"


西班牙小女孩耐心等着妈妈签字支持反迫害 


2005年德国:胡锦涛出访时的呼吁  (gettyimage)

母亲听了她的故事觉得很奇怪,在济南住了大半辈子,这老太太去的地方她都没听说过。"你怎么去那么远的地方啊?你说的那些名我都没听过!"一次她正给母亲说她的经历,说到她那天去的是九顶塔、大门牙、小门牙什么的。一说这个,田老太太可得意了。"坐汽车啊!我有老年证,坐公共汽车也不用买票,比骑自行车自在多了。我往汽车上一坐,想哪儿下就哪儿下,下车见谁给谁说,我们佛家不是讲随缘嘛!"她还振振有词呢。"哟!你还真好,边讲真相边旅游,真是两不误啊!"大家都笑了。

田老太太一般都是一个人"出游",自由自在嘛!但有一阵子她有个小跟班,是一个叫林晓的功友。林晓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特别想出去讲真相,但是她胆儿小,想去又不敢,不去又不安心,天天坐立不安的。一次硬着头皮出去,和一个路人讲,看看周围好像个个都是便衣,再想到中共的大牢,想到同修受到的酷刑折磨,她绕了半天圈子,说了半天废话,说了半天也没说到正题上来,直到那人走好远了,她才懊悔不迭地回家来。想来想去,林晓觉得还是先和田老太太搭伴,实习实习。

她专门找到田尚珍,对她说,"田阿姨,你这么会讲真相,讲得这么多人退党,你带带我吧!哪天我同你一起去,锻炼一下。"田老太太爽快地答应了,所以那一阵子,田老太太每次出门都叫上林晓,这一老一少也有不少故事呢。

有一天林晓和田老太太一块去了一个村庄。一进庄就看见一个很佝偻的老太太,艰难的在路上走着,她驼背驼得厉害,头低得同腿成了九十度角,手里还拿着一把青菜。"我们得去救她!你看她活得多苦,可能比我过去活得还难!"田尚珍的脸上掠过一丝凄楚的表情,快步地走了过去。"老姐姐,歇一会儿吧!你太累了。"那老人有些扭曲的脸艰难地转了过来,她看了田老太太一眼,冷冷的说:"你想干什么?我可是什么都没有。"田老太太拍拍她的肩说:"我什么也不要,只是想让你歇一会儿,和你说两句话,帮帮你。"老田对她和悦的笑着。"哼!你想帮我,谁也帮不了我,你帮了初一,帮不了十五,结果还不是一样!"那老太太看着天,手慢慢的向后伸着想扶着墙坐下来,结果还是咚的一声摔倒了,林晓赶快跑过来扶起了她。

坐下之后,田尚珍和林晓给她讲了念"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就能使自己的身体得到康复,讲着讲着,那老人的眉头舒展开了,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真的吗?真的?那我试试。"从头至尾,那老人听得认真极了,田尚珍和林晓还送给她一些真相资料和护身符,直到她们要走了,那老人还真诚的握着田尚珍的手说:"我真是遇到救星了!我明白你们说的了。"

那天回来,林晓很开心,她觉得真是不虚此行。她和母亲讲,"想不到讲真相这么容易,我觉得我也可以自己出去讲了。"母亲告诉她,"讲真相并不容易!你没有一个大智大勇的心,救度世人的大慈悲怎么敢去讲呢?如果思想不到位,就可能被邪恶钻空子,那就可能有恶人举报你,那你如果承认了邪恶的安排,你就有可能会去坐牢。你看田尚珍做得很轻松,那是因为她放下了这些怕心,有着坚实的法的力量做基础。"

林晓告诉母亲,她有一次和田老太太去了大门牙,这个地名不雅,但是那儿风景优美,青山绿水的,还是个旅游区呢,有些人家的门口就流着泉水。天天生活在城市的水泥丛林里, 看到这些,真是觉得稀罕。林晓说,那天她们走到一个机关,挂着县政府的牌子。林晓看到就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没想到田老太太拉住她说:"丫头,等会,我得给他们送点材料去,这些人是最不容易得到真相资料的了,别都让中共给胡弄了!"林晓大吃一惊说:"老田,你没病吧,给这些人送材料,他们想抓你还找不到呢?你干嘛往陷阱里跳?"可田尚珍好象没听到一样,也不说话,径直向那个大院走去。林晓没办法,只好远远地跟在后面,打算随时撤退。那大院门口有一只大狼狗,也没拴着,正虎视眈眈的向她们两人审视着。走近细看,那狗全身漆黑,一双狼眼乌溜溜的,嘴里时时发出呜呜的声音。"老田,我们走吧!你看那狗,要咬人呢。"林晓真的打退堂鼓了,无论如何,她也不想进去。"没事,它懂得我们是来送福音的,别怕。"老田从容的从那狗身边走过去,那狗果真乖乖地趴在那儿,连动都没动一下。

林晓留在了外面等,过了一会儿,田尚珍就出来了,虽然只有十来分钟,可林晓觉得好长,她心里一直扑腾扑腾地跳,眼睛紧盯着入口,生怕里面冲出几个如狼似虎的警察。"那毕竟是把真相资料送给中共政府啊!"这两人后来到父母家,小林还心有余悸的说,"政府里啥样人都有,谁知道他们会有什么反应!"田老太太却一点也不大惊小怪,"我把真相资料给他们,他们可高兴了,屋里有三个人,有一个人还向我伸出大拇指说,‘老太太,你真是这个。不过你以后可得注意安全啊,政府里可不一定都是我们这样的人!'"田尚珍从那办公室出来,招呼等在门口的林晓说:"我们走吧!你看,还有一个干部送我呢!"她回头的时候,林晓的确看见那机关的门口正有一个人对她们挥手再见呢。

回来的路上,街边一群人正在一个工地上忙着,田尚珍想也不想就又走过去同他们搭话。聊着聊着,她就掏出了几个护身符送给他们,有几个人挺高兴地接了过去。这时一个矮墩墩的男人从旁边走过来,一把抓过一个工人手里的护身符看了一眼说:"干什么的?传这个呀,该立马把你们抓起来。"说着就掏出了手机。看来这个人应该是个工头,那些工人看见他来了,都四散离开去干活了。站在旁边的林晓一阵紧张,觉得嘴巴粘住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田老太太可没闲着,她抓住那人的胳膊说:"先听我说几句话,你可以告我们,还可以帮着政府把我们抓起来,但是你知道吗?那对你可是个大坏事,我们可没把你怎么样吧?你抓我们就是做坏事,做坏事是有报应的,别到时候你自己后悔!"田尚珍义正言辞地说完,看着那个人,那人看了她一眼,就把手机放在裤兜里,转身走了。



  酷刑折磨


  美国中领馆外面十年如一日的炼功弟子(gettyimage)

九十二  云游天地老少行 正念一呼鬼神惊

林晓在那些日子跟着老太太田尚珍到处溜达,他们常去济南仲宫一带,那里风景优美,游客也多,也许是山清水秀吧,那儿的民风也淳朴。当她们向人们讲起中共的独裁和对修炼者的迫害时,很多人都能理解,有的甚至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她们就这样信马由缰的,一路走一路讲,累了就坐着休息休息,饿了就吃自己随身带的食物,倒也自在。慢慢地,林晓的心里没了怕的感觉,见到陌生人,就不由自主地和他们聊起来。

这一老一少给别人讲真相时,经常被别人当成母女俩,她们都挺开心的也不辩解。是啊,我们法轮功学员真的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即使以前不认识,只要一谈起修炼心得来,马上心的距离就没有了。师父教导我们修炼人没有敌人,还要我们做到无他无我,先他后我。中共搞了这么大的法难,想让苦难的中国人在末劫时不能得救,这样歹毒的用心怎么能坐视不管呢?大法弟子就是要放下生死,把得救的福音告诉给有缘人!一路上平和静谧的快乐伴随着两个人,修炼人纯净的心,周围峰峦叠翠的仙境,风吹过,远近参差的苍松翠柏此起彼伏,林晓和田老太太心里满溢着淡淡的满足。"是师父的加持吧,每次我和老田出去讲真相时,天气都是特别晴朗!我走出去不但不害怕,还真想高唱‘法轮大法好'的歌呢!"林晓说。


  伦敦法轮功游行队伍中的扇舞


  首府华盛顿的小型摄影展

一天早晨,她们在山坡上看见一个放羊的中年汉子。"你在这儿坐着,我去给他讲讲。"田尚珍对林晓说完,就顺着那长满蒿草的山坡往下疾走。可能坡势太陡了,老太太突然一脚踩空,瞬间从山坡上滚了下去,林晓在后面干着急,但哪儿还追得上,眼见着田老太太一路滚下去,好巧正停在那个放羊人的脚边,把个放羊人真是吓了一大跳,怎么凭空滚下来一个老太太。

"哎呀,大娘,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那个放羊人说着把她扶起来。"大兄弟,我就是想来找你说句话的,没想到一下子给摔倒了。"田尚珍爬起来,一边擦着脸上的血迹一边说,"你是党团员吧?""是啊,还提那些干什么?能当饭吃吗?当年我还当过兵呢,现在混得连饭都吃不上了!"放羊人失落的说。"那就退了吧!共产党贪污腐化,专门打击好人,退了你就有福报了,不然,说不定将来还得受它的连累呢!"田尚珍说。"那就退吧!我心早就不在党里了,你给我费心退了吧。"田尚珍依照经验,本来还想说些退党保命的道理,没想到这个放羊汉子这么干脆,什么都不用讲了,心里挺高兴,那一丝一丝抽痛的脸也不觉着那么疼了。"你这个人真痛快呀,都不用我讲你就明白了。"田尚珍高兴的说。"共产党就是坏嘛!它都自己做了,还不能别人说。你不讲我也知道。"放羊人响亮的说。

林晓是母亲的老朋友,她人简单直率,小事心事都会跟母亲絮叨絮叨。自己的想法,即使觉得不太光彩,她也不会掩饰。她给母亲讲了她同田老太太一次出去的经历。


 


  好莱坞圣诞大游行中的法轮功队伍

有一天,她们在街上发现一个反×教的展览,展览是免费的,人们可以随便的进进出出。田尚珍看见了便对林晓说:"这个展览一定是诬蔑法轮功的,我们修炼人可得管管。""那可怎么管呢?"林晓为难的说。她当然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给法轮功造谣的东西,但是她也看到了门口有警察站岗,而且大白天的,门前有几个男人一直在门口游逛,不进去也不走开,显然是便衣。田尚珍根本没再和林晓说话就径直走进去了,好像没看见那些警察和便衣似的,林晓也只好跟了进去。其实林晓有点不想去,她觉得要是自己一个人,一定不会进去的。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光明正大的阻止这个邪恶展览,也不想去接触那些诬蔑大法的歪理邪说,所以平时就会绕着走的。

那是个不大的房间,在黝黑的墙上挂着几张诬蔑法轮功的宣传画,柜台里放着几本攻击法轮功的书籍,里面收录的是中共媒体针对法轮功的广播稿。还有一个讲解员,手里拿着一根棍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看客就是几个手中提着菜的家庭妇女,东看看西瞅瞅地在小屋里闲逛。

林晓正四处观察呢, 就听着田尚珍的大嗓门了。"呀!小伙子,你怎么讲这个呢?干这个多不好,法轮功是救人的,你听信那些人的谎言,这是做坏事啊,对自己没有一点好处,做了这种事情可是要遭报的呀!"原来田尚珍一进屋就冲那个讲解员走去,正站在他的对面呢。屋里原本没人大声说话,田老太太刚说一句,所有人的视线就都被吸引到她身上来了。那小伙子显然是太没思想准备了,木棍儿落在地上也没觉察到,就这么楞楞的看着站在面前的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你看......"田尚珍伸出那双曾被风湿病折磨过的双手,刚想给大家说大法在他身上发生的奇迹。

"什么!什么!"几个保安冲了过来。"你这老太太还没王法了呢!"一个胖胖的保安揪起田尚珍的领子就往外拖。"想砸哥们的饭碗啊!"几个小保安也围过来,七嘴八舌的边起哄边动手。"放手!你们是土匪吗?"田尚珍一边挣扎着一边说,身体被几个小伙子拉着,一失衡跌倒在地上。她索性坐在地上,就势盘起腿来说,"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是度人的,你们别听遭殃电视台的话了。共产党是不希望老百姓有好日子过的,你们帮它的忙,就是对不起老百姓,你要是反对度人的大法,那报应肯定是不轻的,等你遭到报应就后悔了!"几个保安想往外拖她,可是居然拖不动。"去叫些人来,收拾她!"那个胖子气势汹汹的说。一会儿就听到更多的人到这儿来了。"在哪儿?捣乱的在哪儿?"一个保安边解皮带边喊着,从外面走进来。"不许打人!"林晓喊。"嘿,这儿还一个呢!你是她一伙的?"那胖子回过头向林晓慢慢走过去,凶狠的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抓起来,都送派出所!"那胖子大喊。

几个保安架起她们就往外跑。当跑到距离展室有几百米远的时候,架着林晓的保安就松手了。"算了,扔这儿吧!哥们儿们回去!" "不是说要派出所吗?怎么又不送了?"一个保安不解的问。"唉!都是些妇女,不过是炼炼功,又没干坏事,为难她们干什么?"那个看上去是头儿的人低声说道,说完他走到田尚珍的面前叮嘱说。"老太太,你别再去管闲事了,这是遇上了我们,要是别人把你送到派出所,你可就麻烦了。""小伙子,你心挺善良的,以后可千万别干这个活了。我也告诉你,法轮功不是那个展览上说的那样,你可别相信那些,你跟着中共一起做坏事你会遭报的!"田尚珍接着他的话说,那人没说什么,回头追他的同伴去了。

第二天,她们两个又从那个门口经过的时候,看见几个上小学的孩子们结伴在向里面走。"不能让这些孩子上当中毒!"田尚珍心疼起来,她一步跨进那个展览室大声说,"那些都是造谣,你们这些孩子还小,中了毒就不好了,法轮功可不象他们画的那样,是救人的。千万不要相信那些话呀!"那个黑胖子看到田尚珍又来了,跑着扑过来,咬牙切齿的说:"你这老太太又来了,这回可不能便宜你了!"说着一把把她揪到展览室的小玻璃门里。这回林晓没出声,她紧张地看着事态的发展,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个玻璃门。

田老太太在里面一直不停地说着,林晓隔着玻璃看见老太太眉飞色舞地给那些保安们讲着,还不时地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本本小册子来给他们看。过了大约半小时,有几个人扛着录像机忽拉忽拉地跑了进来,开始给田尚珍录像。那录像并没有影响她的情绪,反而使她越讲越有劲儿。"中共害死我们八千万同胞,我说它假、恶、暴有什么不对啊?"虽然隔着玻璃,但因为田尚珍声音很大,林晓还是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一些。

中午11点了,田老太太还在里面,林晓有些着急了。这时,她看见田尚珍一推门出来了,说,"快到中午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一个保安追出来说:"哎!你这事还没处理呢?怎么走了!"他边说边忙着拦住老太太。"处理什么?我是给你们讲真相、送福音的,事忙完了,我就要回家了,我们家人还等着我做饭呢!"田尚珍推开那人的手,拉着林晓就走了。

(待续)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打电话给检察院 帮忙营救我父亲(电话更新)

各 位读者,自从2008年7月16日深夜,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撬门而入强行绑架我父母以后,我父亲张兴武现在被非法羁留在济南看守所已经超过半年了。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委610系统一直妄图给我父亲判重刑,尤其是公安局市中区的韩延青。请广大读者帮助营救我无辜善良的67岁的父亲张兴武,让他早日回 家。只用说一句话:请立即释放张兴武。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 张晓晖 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 0531-82746554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通信地址: 济南市林祥南街161号 邮编: 250001

背景: 父 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