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纪实连载】温馨梦碎成陌路 风雨飘摇家难回(廿六)(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廿六)

2009-01-14 20:06 作者:张霜颖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戴志珍和女儿法度 戴志珍的丈夫,法度的父亲陈成勇在法度还不到一岁时被迫害致死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戴志珍抱着辛苦得来的丈夫陈成勇的骨灰

四十九  温馨梦碎成陌路 风雨飘摇家难回

从会见室回来,郑萍的心里非常难过,在劳教所自己受了多少苦楚啊,都咬牙挺过来了,可是张沫这个样子,这事可怎么办呢?想着想着,不觉漱漱掉下泪来。"张沫啊,张沫,你怎么那么浑呢?"从那以后,张沫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次只要来会见,不是骂就是打,郑萍一到家属接见日真是心有余悸。张沫心眼小,旁边又有警察的煽风点火,使得张沫完全认定是郑萍背叛了自己。他不但折磨郑萍,自己也自暴自弃,经常不吃不喝的,孩子也不怎么管了,人瘦得七分象人三分象鬼。郑萍苦苦思索,"张沫如此下去怎么办,孩子怎么办?"终于她狠了狠心,顺其自然吧,只要对张沫和孩子好,一切随他,他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自己现在人在劳教所,没有办法照顾他们,也没有机会能够好好劝解他,那就把心放下,如果他真要离婚就离吧。这个选择令郑萍痛苦万分,她在这个人世间拥有的东西太少了,现在连仅有的这些也要被迫放弃,但是如果不放弃这些,就要放弃自己的信仰和做人的道德,她还能有更好的选择么?

在这种情况下,魔鬼队长可能觉得火候到了,主动来找郑萍谈话,她语气"温柔",貌似关心地说:"我们可以给你澄清一下,那事就烟消云散了,你愿意吗?"郑萍也很爽快的问她:"你需要我做什么?"队长说:"当然要你态度好一些了。"郑萍笑了笑说:"我奶奶曾给我说过一句话,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用这句话说队长不太合适,但是你的心也不能算什么好心,所以我不需要你的帮助,还是让我自己来澄清吧!"郑萍干脆地拒绝了那队长,队长拂袖就走,嘴里念叨着:"好,张沫不会要你了,女儿也不认你了,你就等着离婚吧!"

队长走后,郑萍心里反而平静下来,她又一次回想起自己几年的修炼过程,从走入修炼,一步步直到今天,她又一次确认了她只有按照法的要求走,心里才能够坦荡。无论她经历怎样的痛苦,她都不能放弃修炼,也不能够违心转化。放下痛苦的心之后,她觉得自己又有力量了,她一有机会就给其他的法轮功学员讲自己亲眼所见的另外空间的事情,讲修炼对人生的重要。看到郑萍没有被痛苦压垮,还是一如既往地"强硬",这使她们小组的警察很生气。硬的不行,她们就换了方式,经常从生活上,言语上表示对她的关心,但是很快她们就发现,郑萍的守城本领固若金汤,每次交锋她们都败下阵来。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1年5月在公园炼功的美国小弟子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有一次,在苦役车间,魔鬼队长反常地坐在郑萍身边,关心备至地说,"你的困难队长知道,我是可以帮你的。"说着把手搭在她的肩上。这样的待遇若果是犹大,那可是绝佳的表忠心的机会。可是郑萍脸色一变,迅速把她的手推下来,说,"你别这样,这么脏的手,怎么可以放在我身上?"那队长从不干活,哪来的脏手,真是气坏了,脸红到耳根,转身走了,过后有好几天没来上班。她跟别人说,"这个郑萍,太没人味了,快把我的心脏病气犯了。"

过后人们问她,"小郑,你那样对待警察,是不是太过份了?"她笑笑说,"我只是光明正大的说她很脏,她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她空间场从上到下都是黑的,本来就是很脏。就她为人来说,她对我搞阴谋,如果不是她故意造谣,张沫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如果她真的是好人,为什么不向张沫澄清呢?这种谣言,就算我不说,她也是应该去澄清的吧?她只是想让我转化罢了,其他都是幌子。她有那么见不得人的心,我说她脏有什么不对呀?我早已横下心来,也不会去想她的什么好心了!"

张沫再一次来看郑萍时,正要发作,郑萍平静的对他说:"张沫,我知道你一直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感到耻辱,但那不是真的,是谣言!"面容憔悴的张沫又一次要跳起来发作,郑萍温柔的拉住他的手,让他坐下来,平静的说:"张沫,我知道这件事情使你难受,让你看到我就生气,我也不忍心看到你这样,如果你真的觉得再也不能和我一起过下去了,那咱们就暂时分开吧。"说完仍旧笑着看张沫,一点都没有觉察到她的泪水象断线的珍珠一样掉下来,张沫也一下子呆在那里。

现在的张沫对妻子真是一团地恨,看到她就只想折磨她,然而他对妻子又是一团的爱,这些感情在他的心中翻滚搅绕,快把他撕裂了,他的头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团乱麻,每次看到妻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会用拳头来发泄,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这个他生命中唯一的女人。他呆了很久,突然一把抓住郑萍的手说:"不!萍,让过去的过去吧,我不离婚!不!我不离婚!"郑萍平静的说:"张沫,这件事情我告诉过你是谣言,你就是不能够相信,你的心太小了,是装不下这件事情的。你自己想想吧,只要对你,对孩子有益,我都同意,这段时间你暂时别来看我了。"张沫的脸一下子变得腊黄,他站起身摇晃着向外走,嘴里还在小声说:"不,我不。"到门口时,他又折回来,一把抓住郑萍的手说:"萍,你为什么背叛我?是因为我没本事吗?"郑萍没说话,只是默默的掉泪,他们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坐着,直到会见结束。那夜,郑萍辗转反侧,她觉得自己一下子失去了生活中的一切,被吊在了半空,在一片虚空中下坠,手里什么也抓不住,脚下也没有支撑点。

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也没有孩子的郑萍在劳教所里因为不转化,一再加期,然而经过三年多的迫害,郑萍还是到了回家的时候,那个家将怎样迎接她呢,她真的不敢想。在离开劳教所的前一天,她对母亲说:"我太想家、想孩子了,但是我现在有点怕回家,张沫那个样子,你说我怎么办啊?"母亲宽慰她说:"你是大法弟子啊,有什么好怕的呢?共产党的关押和判刑你都过来了,还怕丈夫的不理解吗?顺其自然吧,我觉得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只要把心摆正,是什么魔难也挡不住的。"郑萍回家了,但是她的家如狂风暴雨中飘浮不定的小舟,时时面临覆顶之灾,等待她的会是什么呢?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来自台湾的问候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5年美国西部城市的法轮功游行

五十  百苦齐降修炼难 有师有法只等闲

郑萍敲开家门,却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家里的摆设布置全都变了。两个人鸡同鸭讲了半天,郑萍才搞明白,原来这早己不是她的家了。张沫下岗了,也没有找到什么工作,没有任何出路的他只好把自己这套两居室的房子卖了,用那卖房的九万元来维持自己和女儿的生活。

张沫早己不和她联络,郑萍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了张沫和孩子现在的住所。郑萍一颗心忐忑不安,推开门,迎接她的果然是一片凄凉和照旧的仇恨,郑萍的心里一下子被悲哀淹没了。张沫象块木头一样坐在电视机前,那黑白电视模糊的影像在屏幕上闪动着,很难说出来演的是什么。半明半暗的房间里不断地变幻着光线,徒增了一片阴森鬼影,而张沫的眼神是散乱无神的,焦距并没有集中在那台破电视上。床上有一个女孩儿,衣着也脏乎乎的,正玩着一个黑乎乎的布娃娃。"出去!出去!你是谁?"那孩子看见郑萍大叫着,一脸戒备,一点也不认识妈妈了。"住嘴!叫什么叫?"正在看电视的张沫回过身来,很不客气地打了孩子一巴掌,那孩子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郑萍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禁一阵心酸。女儿的头发蓬乱,衣领处扯了一个大口子,手里的布娃娃又黑又脏,应该是从垃圾箱里捡来的。"蕊蕊,妈妈回来了!"她喊着女儿的名字,流着泪把那女孩抱在怀里。"你走,你是谁?我不认识你!"那个五岁多的女孩对郑萍又踢又打,她只好把女儿又放在床上。"蕊蕊,我是你妈妈呀,不认识我了吗?"郑萍耐心地小声说着。她日思夜想的女儿啊,就在眼前了,可女儿却不要妈妈,她叫着女儿的名字,想唤起女儿对自己的回忆,期望着女儿能立刻扑到自己的怀里。"免了免了!你不用假惺惺了。我要是象你一样,早一头撞死了,还喊什么蕊蕊!"张沫回过身来,厌恶地对郑萍说,"这么肮脏的人,还有脸喊女儿呢!""张沫!你......"郑萍看着潦倒的张沫又痛又气,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你给我滚出去!从今以后,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赖着不走,那你可得小心点!"张沫顺手将一个小马扎摔在郑萍的脚边,愤然转过头,看也不看她了。几年不见,他受到的伤害太深了,郑萍知道张沫那偏执的性格,意识到自己再拖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她只好含着泪到朋友家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当她再心急火燎地赶到家里的时候,那小房子却锁了门,张沫和女儿不知去向。

郑萍单位因为她修炼法轮功被判劳教早就开除了她,走投无路的郑萍在朋友的帮助下,租了一间快要坍塌的小屋住了下来。一天上街时看到个小菜市场,有几个小贩在那里卖虾皮,她也就跟他们学习做小生意。是啊,总得想办法先生存啊。那卖虾皮的生意,辛苦一天,也能赚个块儿八角的,郑萍就这样暂时栖身于那个小破屋了。卖货之余,郑萍慢慢查访,找到了张沫和女儿的住处,竟然就在小市场不远的地方,然而她却再也不敢贸然去拜访了。她也偶尔去偷偷地看看,看到自己的女儿还是那么邋遢,张沫还是那么落魄,她多想去照顾他们啊,但是她不敢,她怕她一露面,张沫又把女儿藏起来了。她买了一个炒锅,再买几把挂面,早晚干活累了,就往锅里添点水,下一把挂面,再加点盐就吃,她发现活下去并不难,但是心里却一直空落落的。有一天早上,她刚拿起锅来,就一步也不想走了,忍不住坐在地上哭起来。她想起了自己的孩子--那个脏兮兮的小女孩。三年劳教,自己日思夜想,不都是这个孩子吗!可是今天孩子近在咫尺,自己怎么能不想她?怎能不去照顾她呢?张沫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呢!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炼功场上的妈妈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打坐的台湾小弟子( 2008年10月)

"不行,我得去照顾她!"她飞快地从屋子奔出去,跑到了女儿的家,进了屋一下把那小姑娘抱起来,"蕊蕊,我是妈妈呀,难道你真的忘了吗?"那个小姑娘一点也不认她,极力挣脱,大哭起来。小破门开了,面色青紫的张沫冲进来,一把抢过孩子,把郑萍推倒在地上说:"放下!你那脏手,少动我女儿!"张沫把郑萍推出门去,郑萍哭着跑了回来。她真的不理解,张沫怎么会变成这样!从那以后,郑萍再也不敢回家了,只是收摊时,从远处向家的方向瞭一眼,那心常常怀着深深的疼。"不要紧的,那孩子还小,到懂事的时候,她会理解妈妈,会来找我的。"她这样安慰着自己。好在那个市场离孩子住的地方不远,时时可以看到女儿的身影。

有一天,她看见张沫从家里走出来,很久也没回来,就溜过去看看,门没关。郑萍迅速地买了些食物放在桌上,又把一块点心塞到女儿手里,就跑出来了。能让张沫和孩子在中午吃上一顿饱饭,这使她高兴了好半天。

"你明天去照顾她一下吧,孩子不大好呢!"一天,张沫忽然走到郑萍的面前说。郑萍二话没说就跑去了,那个瘦弱的小女孩躺在摇晃的破床上,小脸烧得通红。郑萍给她弄这弄那,忙前忙后的,却不敢走近她,怕孩子激动起来又使病情加重。孩子病了几天,郑萍对他们父女两个,出钱出力,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由于不断的接触,女儿渐渐地接纳了她,但还是不和她说话,更别说叫妈妈了。有一天郑萍试探着问女儿说:"蕊蕊,我是你的妈妈呀,你知道吗?"没想到小女孩严肃的看着她,"不,我没有妈妈,我妈妈很坏,跟别人跑了,不要我和爸爸了。"郑萍绝望了,她心想,"这个张沫,为什么要跟这么小的孩子胡说这些呢!"七天之后,孩子好了,但郑萍还是不被允许走进那个家。

郑萍也没有太大的赚钱欲望,衣食无忧她就心满意足了。收摊回到家后,郑萍抓紧时间学法炼功,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经过了劳教所的艰苦魔炼,郑萍做什么事情都心笃气定的。她在大街上不慌不忙地卖着她的虾皮,生意却眼看着越来越好,有一段时间,那买卖是出奇的好,不但解决了自己的衣食,还给女儿买了好多礼物呢。

张沫看到郑萍卖虾皮卖出名堂来,也有样学样地卖起虾皮来,可他的生意就是不景气。有一次他在虾皮里偷偷掺了水,虾皮都变味了,没赚不到钱不说,还大赔了一笔,本钱也没了。后来张沫想了一个无本生意,他到山上去收了好多山土,一元钱一袋。可是种花的人有多少?缺土的人又有多少呢?所以他的生意甚是惨淡。张沫白忙了一阵,最后什么都放弃了,又重新回家去,靠200元的低保金生活,天天除了看电视什么也不做。女儿呢,想起来就给她做口饭吃,心烦了就由她自生自灭。郑萍实在看不下去,不得不时时地去照顾他们,她一个人养三口人,花销不少,好在她还可以应付。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印度法轮功学员祝师父新年好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冬去春来,郑萍从劳教所出来后,这样辛苦奔波了六个寒暑了。在法轮功依旧受到迫害的这六年里,困难没有压倒她,反而使她更成熟了,她一边做着生意,一边讲真相。有人在大街上看到她身手敏捷地骑在车子上,真相资料从她手中一份份地飞到别人的自行车筐里,不差分毫,真有点魔术师的功夫呢!

日久见人心,张沫也慢慢改变了,一看见她就笑。有一次张沫对她说:"郑萍,你真行。我不如你,我服你了。那些事你忘了吧,是我瞎想的。我们可以复婚吗?"郑萍听到这个,感到一阵心酸,然而时过境迁,她终于还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待续)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9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打电话给韩延青 帮忙营救我父亲

各位读者,自从2008年716日深夜,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撬门而入强行绑架我父母以后,我父亲张兴武现在被非法羁留在山东看守所已经超过半年了。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610系统一直妄图给我父亲判重刑,尤其是610办公室的韩延青。请广大读者帮助营救我无辜善良的67岁的父亲张兴武,让他早日回家。只用说一句话:请立即释放张兴武

办案主要负责人: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610办公室:

通信地址: 济南市林祥南街161号 邮编: 250001

韩延青: 0531-85084585 手机:13361089206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1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6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