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纪实连载】身在小号心不惧 挑战恶警斥恶行(廿二)(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廿二)

2009-01-06 20:11 作者:张霜颖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判三年劳教的曾爱华的女儿陈慕涵(左)与被判刑16年的王治文的女儿王晓丹在2007年一次新闻发布会上

四十一  身在小号心不惧 挑战恶警斥恶行

母亲6月底又一次被关进小号,劳教所转化人的法宝最主要的就是一个,那就是绝对断绝你必需的正常生理需求,让你在各种各样的骚扰与侮辱中心力憔悴,苦不堪言,然后趁机逼你在他们的三书上签字。对于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长期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找一些想减期立功心切的刑事犯和犹大来穷尽余力地折磨你,想方设法地把你逼入他们设好的圈套。那个时候,在邪恶的一大队,做邪恶转化工作的总指挥就是恶警王淑贞。

母亲进小号的时候,对王淑贞并不熟悉,因为那时王淑贞刚刚调入一队,就在母亲在进小号的第二天早晨,听到一个人骂声滚滚地冲过来了,那嗓音不男不女,语调阴森恐怖,冷不防地听到这样的声音,真是会让人心里发紧,有如一瞬间来到了阴腥的地狱。其实那骂声母亲早已有过耳闻,只是从没有入心,也就没太在意,那么污浊肮脏的言辞,母亲可不愿意往耳朵里装。王淑贞的骂声,不但粗鲁,毫无逻辑性,而且尖锐刺耳,分贝很大,那声音一发出,相信没有任何一个生命会不想赶紧逃离她的势力范围。从她的骂声中,你能体会到,这个骂人的人思想是混乱的,胸无点墨,却是邪劲十足。在学历上,王淑贞是女子劳教所的警察里最差的,她能在恶警中占据一席之地,最后还爬上队长的职位,那可全靠她的邪了。她骂人毫无章法,就是泼妇骂街,而且每次都是一样的词儿,没有一点新意。她当警察没有什么本事,唯一拿手的就是整人的本领。她每天走进劳教所给人的感觉就象她昨夜是在坟地里呆了一夜似的,一身邪气鬼气,她一张口,你就感觉仿佛有许多蝎子毒虫从她嘴里喷涌出来。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4年11月纽约大游行昭示江泽民的倒行逆施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6年5月香港的法轮功腰鼓队在表演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7年6月游行队伍中的法轮功天国乐队 

随着骂声,王淑贞一脚踏进小号,她身材也算高挑,但形象有些枯瘦,动作僵硬,活脱脱一副木制玩具警察的模样。她推门进来,静默了一会,等着母亲对她的回应。母亲并没有回过脸来,依然仰头看着窗子上透过的一方天空。"你真是太傲慢了!"王淑贞说,"队长进来了,你这是什么态度?"母亲大笑向她说:"我这个人挺挑食的,你那样的语言我不喜欢听,所以仰头向天,想听点天国美妙的声音!"没想到王淑贞竟然笑起来说:"在劳教所就是只有这样的语言,没有你想听的那种声音!"也许是她今天心情特别好的缘故吧!母亲的态度不仅没有令他生气,她反而搬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接着说道,"好,那就谈点你愿意听的。"王淑贞一反常态,自顾自的拉起了家常。原来她的出身非常贫寒,由于母亲早逝,家里经常是没有菜的,有时父亲会拿出一块豆腐干来,象珍品一样用刀切开,把那小小的一块豆腐干分成四块,给姐妹四人当菜吃。在艰苦的山区,人们的出路太有限了,所以当王淑贞穿上警服的时候,家里的人都感到很骄傲,每次她穿着警服回家,都会引来许多羡慕的眼光。

母亲听着她用低沉的语调说着自己过去的故事,就很关心地说,"用佛家的理论来说,今生的境遇是前生的果报,所以做人可不能不小心了,老人说,公门里面好修行,就是说象你这样做警察工作的人。现在积德是容易的,你可别浪费了这个积福德的好机会啊。"王淑贞沉吟着,没有说什么。母亲看了她一会儿说,"古人就说,多积良心多积德。象你平时说的那些话,还是要少说点好。""什么话?"王淑贞警觉道。"就是你说的咒骂法轮功的那些话呀!"母亲回答。"刘品杰,你要是走在马路上,我才不会去管你,谁让你给抓进来了!"王淑贞勃然大怒,腾的一下站起来说,"抓进来就得关小号,就得转化,没有第二条路走!"母亲也站起来说:"王淑贞,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好心劝你,不过是不想让你将来因造业下地狱罢了,但是你喜欢下地狱,你非要去,那谁也拉不了你,我才懒得去管你!"说完,母亲走到窗子旁,继续高声指责王淑贞在劳教所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恶行,警告她悬崖勒马,善恶有报。周围的包夹者不知是被吓住了,还是太不适应王淑贞竟然被"骂"了,都呆呆地站在原地。

母亲的声音传到了走廊,走廊那边传来了窃窃私语。王淑贞一时也愣住了,看样子没有想到经常训人的自己居然被别人给训了。不过,她很快地反应了过来,脸上堆起笑容坐下来,好声好气地对母亲说:"咱们好好地交流,不用动气。"然而毕竟不甘心,假惺惺地说,"在这里,还没有人这样同我说话,你有什么权利这样做?"母亲对她说,"我们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这里,你们剥夺了我们所有的权利,甚至连上厕所的权利都没有了,但是我有一个权利你剥夺不了。" "那是什么权利?"王淑贞好奇的问。"选择态度。"母亲说,"这是你无法剥夺的权利。所以,我决定,在劳教所我会用你的态度来对待你的。在劳教所,你对待我有人性,那么我对你的态度肯定是祥和的。你如果对我态度蛮横,那我就据理力争。这样我们就扯平了。""好啊,算你聪明!"王淑贞不阴不阳的说着,转身离开了小号。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5年6月台湾法轮功学员集体守夜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2006年425法轮功学员集体上访纪念日华盛顿DC特区学员在守夜



王淑贞走后,有一个包夹者吐了吐舌头说,"我的妈呀,你竟敢同她这样说话,你怎么这么大胆?"母亲却没有一丝后悔,反倒很畅快,和这个执迷不悔的恶警正面交锋,给她几句真话听,母亲感到浑身热乎乎的挺高兴。事后其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听说了这事,也勇敢起来,劳教所里增添了反迫害的正气。一天中饭时,一个法轮功学员跑到母亲面前,嬉笑着说,"王队长现在挺‘尊重'你,看她对你还真是特别有礼貌呢!"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1998年圣诞节北京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四十二  梦回从前心神往 家书七月送新凉

在如火的七月,小号中包夹者的恶行和高温都令人难当,度日如年。好在有一个包夹人员,叫刘梅,是过去修炼过法轮功的,虽然后来因为压力转化了,但是在心底里,她从来都认为修炼是没有错的。在同母亲的谈话中,她们不觉聊起了以前可以自由炼功的幸福日子,她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悲痛地说,"真不敢想那些日子,只要想到师父的面容就觉得无地自容。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她对母亲喃喃的说着。她不敢对警察说什么,因为她的孩子才几个月大,还在哺乳期呢,为了能回家照顾她的孩子,她在转化书上违心的签了字,她完全是因为想得到减期才转化的。她经常处在矛盾痛苦中无法自处,她怕会有人把自己的假转化告到警察那里去,使自己失去花了那么大代价才换得的减期机会,但在她心中又觉得自己着实对不起师父的辛苦救度。她对母亲申诉着,泪水涟涟,日日都背负着沉重的心理重荷,却是不敢流露半点。

包夹里还有一个很年轻的农村小姑娘,听说法轮功好,跟着就炼了,刚刚开始炼,还不太理解修炼的内涵就被关到劳教所,也就马上转化了。因为没有什么复杂的思想,转化别人时也不过是人云亦云。有一次,她反驳母亲说:"你们不转化就是邪,不转化就是反党,你能说不邪吗?你不要和我们花言巧语!"母亲看着这个思想单纯的小姑娘,逗她说,"你知道吗?没有我们这些你认为反党的大法修炼者,你早就倒楣了,说不定现在已经被枪毙了呢!"那小姑娘楞了一下,"你胡说!"顿时脸色青紫起来。"当然了,你想啊,你不是去天安门了吗?你不是去给共产党提意见了吗?在共产党眼里,你就是反对共产党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对共产党提意见的都遭到了这样那样的迫害。如果早些年还说不定你现在哪儿呢!"母亲变得严肃起来,"你今天之所以受到队长的重用,在这里做她的爪牙来转化我们,是因为我们比你还让共产党恨,所以共产党才没有精力收拾你,是我们保护了你!如果没有千百万大法弟子的前赴后继,你可能早就被修理了。在共产党的眼里,人的生命是没有什么重要的,真理、法律这些都是摆样子的,他们最欢迎的就是对他们没有威胁,没有思想的行尸走肉了。"刘梅笑了,那小姑娘无言以对。旁边的包夹者都脸色不悦的沉默着。

母亲看到她们有些难堪的样子,就安慰她们说,"这些事你们还得想一想,如果你以后真的还有机会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你一定会为今天你对大法的态度而后悔的。" "我才不会后悔呢!"那小姑娘突然站起来,气呼呼的坐到一边去了。"你要明白,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是宇宙的真理,你反对大法,就是站在大法对立面上,就是站在真理的另一面。"母亲很坚决地告诉她,"你现在是在替共产党卖命,是在稀里糊涂的害自己。我告诉你,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坚持信仰的人顶着,共产党第一个要收拾的人就是你!因为你只是被他们暂时利用,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你就危险了。现在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在被迫害,共产党只是暂时拉你‘统一战线'而已。一旦有余力了,你这个有‘前科'的人自然是逃不过的,更何况说,共产党想整谁根本连理由都不用。像你这样,没有自己的思想,背信弃义,反反复复的就是小人,谁都会看不起的。你这么年轻,眼光要放长远,不能只顾眼前啊!"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炼功的小弟子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法轮功学员的美术作品

那个小姑娘似懂非懂的瞪大了眼睛,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一会儿就说要去上厕所逃走了。大家高兴起来,母亲和另外几个包夹抓住机会,回忆起师父当初在济南传法的情景,大家畅所欲言,想不到包夹的人中竟然还有两个参加过师父亲授的讲法班呢,她们现在虽然邪悟了,成了邪党的帮凶,可说起师父传法的事情时,还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梦回从前,大家都沉浸在心灵深处的幸福回忆中,心里真是舒畅啊,希望那个上厕所的小姑娘永远不要回来。说着说着,有两个包夹者身不由已地哭了,其他的人也都面色戚戚。母亲对大家说,大家好不容易得到大法,可不要轻易地失去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就象大海和海水一样,作为大海,失去一滴海水,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一滴海水如果离开了大海,那后果一定是干涸。大家一时忘记了这是转化的小号,也忘记了自己是包夹者还是被包夹的人,只觉得被一种温暖的氛围包围着,那种感觉只能用幸福来形容。

这时门开了,魔鬼队长站在门口,嚷起来:"你们干什么呢?眼睛怎么都有泪?你们是谁给谁转化呢?"刘梅忙站起来掩饰说:"她们是在说铁队长呢,说你不睡觉为大家操心都很感动,说着又想起孩子,就都伤心了。""那就快点转化,转化完了不就回去了吗!"魔鬼队长表情立刻阴转晴,走到母亲身边快乐的说,"怎么样?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变化?"见母亲没有回答她,马上又自我解嘲说:" 我知道你不会发生什么大的变化,但是你也别找事啊。前几天我见到春丽了,她明白了后恨死你了,没有你的教唆,人家春丽现在说不定早跟她妈回家了呢。"母亲看着她说:"我不相信你的话。不管怎样,我的话对她有帮助,这不关什么回不回家的事。"魔鬼队长没有再搭话,突然把父亲的一封信放在母亲的手里,一句话没说就出去了。

母亲打开信,那宋代的孩儿枕的图片便赫然地出现在眼前,父亲在信中说,"你看见这个孩儿枕了吗?在这个炎热的夏天,你要是枕上它,该多凉快呀,其实你看一眼,也许就很凉快了。"母亲看到信后,真的感到了一阵清爽,她知道父亲的情况很好,就很满足了,那时的信根本不可能传达什么消息,能知道对方平安就很不错了。

shuangying 图片

附父亲的信:

品洁:

你看到这个枕头了吗?在这炎热的夏天,你要能枕上该多么凉快啊! 其实你看一看就很凉爽了。记得白居易在"消暑"诗中介绍自己的经验:"何以消烦暑,端坐一院中,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临风独坐,心静生凉。其实,清代一诗人病暑气急,痴想等雪山、浴冰水而不可得,于是将一方白玉华石放在左边, 名曰:雪山,将满缸清泉水放在右边,称"冰井",中间放一竹榻,终日坐卧于上,心驰神往,凉意徐来,仿佛真已临雪山而浴冰水。

(待续)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纪实连载】我的父亲和母亲 9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一个电话一句话 人人帮我救父亲

各位网友,自从今年716日晚上10点多,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撬门而入强行绑架我父母以后,我父亲张兴武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看守所已经半年了。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610系统一直妄图给我父亲判重刑,抄家抢劫,提审多次,搜集了很多所谓证据,然而因为实在牵强附会,1120日济南检察院已经“退回”此案。请广大网友帮忙打电话, 营救我无辜善良的67岁的父亲张兴武,让他早日回家。只用说一句话:请立即释放张兴武

办案主要负责人: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610办公室:

通信地址: 济南市林祥南街161号 邮编: 250001

韩延青: 0531-85084585 手机:13361089206

办案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

通信地址:济南市林祥南街3号 邮编: 250001

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 电话:13361012598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1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6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