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纪实连载】 良善女儿终卖父 邪恶转化非人伦(十七)(图)

我的父亲和母亲(十七)

2008-12-27 20:31 作者:张霜颖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大陆劳教所(Getty Image)

三十一  良善女儿终卖父 邪恶转化非人伦

什么是转化?那就是把人变成鬼的过程。而母亲的亲人书杰,就在母亲的面前一步一步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人,最终离她远去了。书杰的思想越来越混乱,一开始她还经常和母亲讨论转化的事,好像要在母亲这里得到赞同和肯定,母亲当然是竭力的阻止她,后来她就不怎么跟母亲说话了,但还是时常送些好吃的给母亲,再后来,她同那些邪悟者和犹大越来越亲热了,甚至同他们探讨怎样转化自己亲人的事,而同母亲就慢慢地疏远了。

书杰的转化很快就给劳教所带来了效益,她家乡的几个法轮功修炼者由于她的"帮助"都被抓进了劳教所。最令人心酸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叫王淑花的残疾女人,腿弯得象个罗圈一样,走路时很吃力的歪着身子,同时还跟来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她的儿子正乾。王淑花原来瘫痪在床,她的丈夫因此抛弃了她,这孩子为了照顾母亲就每天出去讨饭、捡垃圾,在他们生活的那个县城谁都认识这对可怜的母子。幸运的是,在大法洪传的时候,他娘俩修炼了法轮功,这女人的腿竟然一点点好起来了,后来居然能走路了,再后来竟然能打烧饼做生意了,娘俩喜出望外,就修炼得更加虔诚了。在九九年七月二十号开始的全国大迫害中,女人也被抓了起来,那时年龄还小的儿子只好陪在母亲身边,娘儿俩没吃没喝的在派出所关了好几天。好在那个派出所的所长是她们的老相识,知道她们的难处,就时不时地偷偷给她们弄点吃的,过了几天,就悄悄的把他们放了,听说那所长为此还犯了错误,提前退休了。

母子俩坚修大法的事书杰是非常清楚的,她曾对母亲说:"我们那个王淑花,你别看她身体残疾,讲真相可一点也不含糊,那一带的好多事都是她做的。那里的警察也想抓她,可就是找不到证据,她的东西只有我知道。"真想不到书杰在转化后的第一次"坦检"中,就把王淑花给"坦检"出来了。后来王淑花告诉母亲,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象书杰这么坚强善良的姑娘会被转化,继而出卖她。当地警察到王淑花家抄家时,把她的修炼书籍一本一本地从她租的小屋里拿出来,特别是那个除了书杰无人知晓的假墙也被砸开时,她终于心痛地明白是谁出卖了她。




2002年希腊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 


  法轮功修炼者的美术作品

恶警让书杰给王淑花做转化工作,当书杰同几个警察意气风发地走进刑讯室时,坚强的王淑花一下子泪如雨下,她沉默了半晌说:"书杰,你怎么会听信这些人的话呢?法轮功好不好你心里还不明白吗?你不可能转化得了我的,难道你还想让我躺在床上不能自理吗?""王阿姨,你认识的那些理是低层次的,我悟到......"书杰还想说下去,但是王淑花制止了她,"你别说了,书杰,你这些鬼话是从哪儿听来的?是在警察那里吗?她们懂得什么是修炼吗?你的心被这群狼给吃了!你什么也不用说了,你如果能明白过来的话,我保证你一定会无地自容!"书杰不是那种伶牙俐齿的人,王淑花的几句话就说得她张口结舌。"王淑花,你老实点,书杰是为你好,你愿意住在这儿,那你就在这儿住着好了,你儿子可不能留在这儿,他出去了,没有人管,被坏人抓走了,你可别后悔!"那魔鬼队长没好气的威胁着。"书杰阿姨,别听警察的话,她们把你搞糊涂了,法轮大法好。"男孩子正视着警察勇敢的说。那夜王淑花一个人被留在了那个黑屋子里,她那个只有八、九岁的儿子被轰出去了,那小孩子是怎么回到他们的县城的没有人知道。

王淑花一到劳教所,就进行了绝食抗争,几次灌食后,她瘦弱的身体就出现了全面衰竭现象,母亲几次看见给她做转化的犹大跑出来叫警察,过一会儿就有几个狱医跑过去抢救。母亲节那天,王淑花的儿子正乾来到值班室,手里拿着几支康乃馨,说是要把花送给母亲。恶警问他对法轮功的态度怎样,是不是有了转变。那孩子就照旧说,大法好,是大法救了自己和妈妈的命。警察因此坚决不准许他探视,孩子不甘心,等了好久,最后几个女警察还是大吵大嚷地把他拖了出去。魔鬼队长把那几支花捡起来,扬手就丢在了垃圾桶里。她无情的举动被母亲和几个在门外干活的人看到了,魔鬼队长就振振有词地狡辩说,"不让他看是对他好,让他妈早点转化,好早点回家陪他!"那几支花,是王淑花可怜的孩子坐了火车坐汽车送到劳教所给妈妈的节日礼物,他是如何大费周折地转车来看妈妈,又是怎样才会有钱买花给妈妈的?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这么小的孩子,不但没有妈妈照顾,想见一眼妈妈,还要忍受恶警的羞辱,更可惜的是他的礼物妈妈连一眼都没有看到,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来看过她了。

举报王淑花使书杰立了功,所以她得到了减期三个月的奖励。而书杰也渐渐地去掉了刚从小号出来时的谦卑,头昂起来了,脸上慢慢现出一种不屑的表情。看到那些不转化的人就会说:"还没明白过来啊?你得悟啊!你得明白师父讲的话背后的意思啊!"因为她这样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恶警反而乐得她和母亲多接触。有一次母亲对她说:"师父让我们做好人,那背后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就应该做坏人去杀人放火啊?"书杰有些生气,"刘品杰,你别钻牛角好不好?""好,我不钻牛角尖,那我问你,你把同修的事告诉了警察,使她们被抓了进来,这和杀人放火有区别吗?"书杰很平静的说:"你看的只是表面现象,我让警察把她们抓起来,说明我不执著于亲情,我以大局为重,让她们更好地修炼,有什么错?"随着她们的争论,书杰的理论越来越不可思议,母亲怀疑那个清醒的大脑哪里去了,她觉得心里好难过,觉得自己没有办法说服书杰,更何况还有几个恶警正虎视眈眈的监视着她,监督着书杰对她的转化工作呢。"我告诉你,人自己是不可能修炼成的,就象一粒豆子,是不可能自己从袋子里跳到沃土上并开花结果的。没有师父你什么也做不了,你脑子里装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能使你变坏,别的一点好处也没有。如果党能使人修炼,那和尚就不用念经了,念三个代表不就行了吗?"母亲有些激动。"愚蠢的理论!"书杰也生气了,"我已经想明白了,你就不用为我操心了,说实在的,我决定了,我就这样了,行了吧。"她扔下这句话,转身走了。


  第五套功法


  美国费城法轮功学员在炼功

一天早晨,母亲听见书杰的父亲被抓来了,心里咯噔一下,沉重极了。书杰的父亲是书杰家乡那个地区的站长,720打压后,为了躲避公安的通缉一直在外面流离失所,但是公安怎么也抓不到他。书杰曾很自豪地告诉母亲,"我父亲非常善良,所作所想都是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精进实修,是有神助的。警察想把他怎么样,人说了不算。"他被抓进来,如果看到自己的女儿变成了这样,该有多伤心啊,想到这些,母亲心里就非常难过。快到中午的时候,母亲终于有机会见到了书杰。母亲小心翼翼地问她说:"今天出的事你知道吗?"她实在怕书杰伤心,不敢照直说出来。"知道,我爸给抓来了,是我出卖的,他那种执著劲早该转化转化了。" 书杰淡淡的说。她轻松的语气让母亲听了真是难以置信!"你父亲自己不要转化,你有什么权力强加给他呀?你这不是出卖吗?"母亲气极了。"品杰,你不用说了,我不是早就替你说了吗,是我出卖了他。" 书杰毫无愧疚的直视着母亲,母亲无可奈何的说:"书杰,他会受苦的,他是你爸呀,你知道吗?!"母亲伤心得几乎流出了眼泪。"不会,队长说了,会非常照顾他的。"书杰板着脸走了。

"书杰已经不存在了,这个人的头脑被魔鬼占据了。"母亲悲哀地想着。这个国家好事不会干一件,把人变成鬼可是真有经验啊。第二天书杰的父亲就被弄到转化中心去了,那是强制转化力度很大、很邪恶的地方,劳教所的每个同修听了心里都很沉重。几天过去了,劳教所对书杰父亲的转化没有成效,看得出来他们上上下下都很着急,因为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就会有几千元的拨款,这个钱赚不到是不行的,终于费了好大劲把人给抓来了,怎么能让到嘴边的肉飞了呢?魔鬼队长说:"书杰,你爸太顽固了,他还真没有你有悟性,这么多天了,就是不松动,干脆,你去劝劝他吧!"书杰答应了。

书杰去转化中心的时候是八点多,可是不到九点就回来了,她脸色铁青,满眼是泪。她走到母亲身边痛苦地说:"太残酷了,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回来了。"她告诉母亲,"他们打了他,浑身都是伤,嘴电得已经不能吃东西了。那么重的伤,却还是把他绑在椅子上......"她哭着说:"父亲不理我,说看见我就有气,不许我碰他......" 她坐在小凳上嘤嘤的哭,但是也没有几个人同情她,还有个小姑娘撇撇嘴,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报应!"不一会儿,警察就把那个小姑娘叫去"谈话"了。

很快书杰的父亲被批捕了,判了七年刑。有一天,书杰的母亲来市里探监,警察想让她看看女儿,那母亲却不肯进所,说很忙,只是在大门口放下包袱就走了。书杰打开那包袱,里面有一双很漂亮的运动鞋,鞋里有一双很美的绣花鞋垫,上面有一行大字:"一路走好",书杰说那是她父亲的字。那一晚,书杰没有吃饭,整夜板着脸上坐在床上,谁劝她也不肯睡觉。

书杰很快解教回家了,但是她的精神状态却一直都不正常。她回家后,整天坐着不说一句话,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妈妈急坏了,陪她到精神病医院去看,被确诊为"抑郁型精神病"。直到今天,都没有恢复正常。母亲说这个少女被谋杀了,一个天才少女,被转化成行尸走肉,这可不是一般的政府能干得了的。

三十二  直面群魔诸般苦 惊闻来鸿赞幽兰

共产党的劳教所就是一个魔窟,每个经历过的大法弟子都受尽了烘烤与煎熬,那种痛苦是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只有真修的大法弟子才能堂堂正正地走过这种邪恶的人生炼狱。我的父母都是文弱书生,他们在面对这些镣铐和无尽的屈辱时,一时间觉得手足无措。但是,他们心中传统的道德文化使他们终究无法成为中共所期望的那种没有自尊的人。他们固执地认为道德是人固守的根本,命可丢,而良心是不能违背的。经过几年的炼狱,他们能够抵制转化,平安的出来,那是因为他们内心有着强于暴力和强权的精神力量,更是因为有师父的加持,法和功的护卫。


  部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2004年台湾法轮功学员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烛光守夜 

母亲说,她在那场共产党一手导演的迫害中,感觉最难的不是肉体上的痛苦而是精神上的迫害,那种痛苦令她觉得不可忍受,她有时想到士可杀不可辱,甚至有时真想一死了之,但是她想到了师父的教诲,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时,内心就变得强大起来。是啊,一个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那些屈辱又算得了什么?大法造就的生命啊,是天地间最幸福的生命了,于是她泰然了。

在一次艰难的困苦中, 母亲曾经写过她的感受:
我死了,
就在这个无人的荒野。
这里没有一个人,
到处是寒冷与冰雪。
甚至没有一根取暖用的干柴!

我死了,
那尸身的眼角还凝结着一颗硕大的泪珠!
在那颗有些发咸的泪珠中,
还映着一些过去的图画:
有丈夫的一缕温情,
有儿女的一分关爱,
有功友的一分珍重。

远了,远了,好象那些已经隔世。
我看见了昨天的战场,
那战场上的我,
挥着一支长剑,
向黑暗刺去,
那剑的名字叫"法"。
是父亲给我的。
那剑所指之处,
燃烧出一片光明,
因为一缕的情丝,
我掉进恶魔的洞穴,
那情丝在荒乱中失去。
还有我过去的所有珍惜......
我从那尸身上站起来 ,
我的身体高入云层,
身着百合花饰的洁白的裙,
飘飞的长发上坠着一颗启明星。
(文中的父亲指师父, 是在特殊的环境下母亲对尊敬的师父的尊称,环境所致,不得已而为之)

这是母亲在2002年第一女子劳教所严管中写的。那时她心里虽然有对大法的坚持,但是面对全国范围内大法弟子被残酷打压的痛苦,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就在她非常消沉的时候,警察竟然给了她一封我父亲的来信,这使她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母亲终于知道,她的老伴还活着,而且状态也挺好,还有比这更好的消息吗?那时在劳教所迫害死多少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啊!而母亲知道父亲是个宁折不弯的人!其实,父亲那时正在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十几天不能睡觉,终日坐在小板凳上面壁,臀部都磨得血肉模糊。可是在他的信中,你一定看不到这些,他的信总是让人开心的,描写的总是一片美丽的天地,还有对难中母亲深深的关切和鼓励,带给我们暴风雨中的宁静与安详。为了叙述的方便,我把父亲的信摘抄出来。

品洁,你好!

为了在新年向你送去祝贺,也想在新年中给你送去一点微小的乐趣,我做了一个很不象样的贺卡,真的很简陋啊!但是它能代表我的这颗心。我知道,你的品质如珍珠般的晶莹,如兰花一样的幽香,我不想让你的名字是品杰这两个字,那有点太僵硬了吧?我想,你的名字应该是品洁这两个字的。你说是吧?所以我再给你写信的时候,就要武断的称呼你品洁了。

今年是马年呀,你高兴吗?马是你的属相啊,马是那样的万里奔腾,步如行空,真有你性格的一部分啊,你的本命年要在这里过了。2002年是你的60大寿,我也很可能在这里给你祝贺了。请收下我的贺卡吧!

兴武 2002年1月15日



  父亲送给母亲的简陋的贺卡

拿到父亲的贺卡,母亲说她高兴了好几天。共产党的大规模打压,真有象汶川地震一样的压力,用人的办法是无法解脱的,那真是所有做人的门都堵死了,只留下一条狗洞做出口,不骂师父和出卖朋友,在劳教所是很难活下去的。而父亲却是一个根本不会妥协的人,他不但不妥协,还有这样的精神状态和情趣,难道这不是令人高兴的事吗?父亲的来信让母亲在阴暗的日子里有了一线阳光。

(待续)

点击此处看全部连载: 我的父亲和母亲


我的父亲张兴武 母亲刘品杰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中区法院厅长傅春雷 电话:0531- 8256-7091
                   厅长王利民 电话:0531-8256-7176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 张晓晖 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 0531-82746554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分局通信地址: 济南市林祥南街161号 邮编: 250001

背景:

父 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 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 时。期 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父亲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母亲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 游,不准办护照。今年7月16日晚上 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警察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各 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父亲母亲。父亲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610主管通知我母亲我父亲会被判刑XX年。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