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十七大北京见闻:不是“人大”是党大

2007-11-07 07:36 作者:记者岳芸采访报导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住在王府井,那里20路车站全是警察,搭乘公车时会有两个警察跟随上车,一个站在车前、一个站在车尾。我跟朋友说,在这里乘车很安全,肯定不会遭小偷,前后都有警察看守。”一位25岁的上海上班族夏小姐向大纪元投诉十七大期间上北京的见闻。

夏小姐表示,她在北京遇到一位游客,听对方说,开什么“人大”,害得警察那么多。结果同行的人指出,不是“人大”是“党大”;说“党大”时,声音故意放响拖长,旁边一个不认识的北京人说:“这两者有明显的区别,‘党大’就是全国贪官集中开会讨论贪污心得。”

北京各地截访车很多,正常的北京车在车门旁会有“京”字,而这类车基本是只有编号,没有注明“京”的字样,但车尾写了各地名的缩写字,夏小姐表示:“基本上走三分钟就一定能看到几个警察,在敏感地方坐着很多各地截访人员。这次由于前任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提出要争取做到‘零上访’,所以截访人员很多。”

北京遇同乡

遇到来自上海的同乡,一问之下始知是访民,夏小姐听访民讲,所有被截人员都送到103列车火车回上海,上海虹口和宝山两区法院是出名的毫无作为,冤案多,访民也多。访民提及,截访的访民回上海是有国家补助的,但腐败之风盛行,连这个都被他们做官的贪了很多。

譬如:103列车所有截访人员应该都有卧铺可以睡,提供饭菜,但他们让大部分关餐厅,一部分有卧铺睡,而且不给吃的,有时访民带的包也会失踪。直到一些知道政策的访民闹,他们才被迫给吃的,如果遇见不懂政策的就等着饿肚子。

走在北京街头听到有上海口音,就有上海人问夏小姐:“你是不是来截访的?”

看到执勤人员一副-疲累的样子,身穿套装的她就去捉弄一下:“你站有站相。”执勤人员问道:“你是谁?”“你管我是谁?你要注意一下影响。”执勤人员回答:“是长官。”夏小姐说,因为在北京的官多,所以执勤人员就以为是长官来查勤。

北京的文化震撼

在北京搭乘了两次计程车,她听到一位司机说:“全中国的‘的哥’(男计程车司机)‘的姐’(女计程车司机)都骂党,只有一个地区是夸党的,那就是澳门。”因为共产党员去那儿赌博,不管输赢都会“打的”(坐计程车),可以增加司机的收入。

另一位计程车司机说:“别以为开会、开奥运在北京,我们北京人富裕;其实只有更苦,官是越喂越饱,我们是生在首都,但都是穷人。”

夏小姐表示:“我是第一次去北京,待了一天就受不了,想回来,北京建设太差,什么首都?跟上海没法比,看看他们的地铁,里面的格局就像被轰炸过一样,简直是破到家,我都怀疑我们纳税人交的钱去哪了?可见贪官贪了多少,首都好比是一个国家的脸面,脸皮都不要了还要什么呢?”

“而且连管厕所的所长都贪污,”她道,记者问:“怎么贪法?”她回答:“譬如应该给你三张纸,就只给两张,一张揩油起来呀。”

北京建筑名闻遐迩,颇富盛名的“样式雷”建筑,故宫、天坛、圆明园、颐和园、北海、中南海等清代皇家建筑,是雷姓家族前后八代,从康熙年间延续二百多年的成果。但在夏小姐眼中也大失所望:“至于古建筑,北京著名的是‘样式雷’风格,但保护很差,估计保护古代建筑的钱全被贪了。”

同胞与老外待遇有别

在路边、地铁口有截访人员坐着一排在抽烟,一副乡巴佬的模样,夏小姐判断,估计是来自贫穷的地区,有经验的截访人员是带着折叠椅来的。“还有的是蹲着在吃饭的,看起来就像是民工似的;那些蹲着的是新来的,他们以后再来就会带着折叠椅来。”

在投宿的问题上,中共对待外国人与本国人之间有差别待遇,她道:“青年社是老外住的才45元一天,我们是不能进去的,据说条件不错。同样一条街,我们中国人要住的地方是原来的妓院,条件差又脏,竟然要50到70元一天,晕,怎么可以这样。”

“在北京一天的收获比我这辈子看得都多,学得都多,”夏小姐道:“我在那种氛围里才知道政治是什么。”

她朋友说,北京就一个机场还可以,其他太差了。夏小姐认为,看那机场连香港都不能比,“发现真是我们上海在养北京,真是经济发展城市带动经济落后城市,结果北京一看我算明白了,喂饱了群贪官。”

北京行令夏小姐想到俄罗斯有块很大的牌子,大意写着:“同胞们,对不起了,我们走共产主义路线是失败的,只能解决面包和牛奶,不能解决经济……”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记者岳芸采访报导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