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十七大北京見聞:不是「人大」是黨大

2007-11-07 07:36 作者:記者岳芸採訪報導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住在王府井,那裡20路車站全是警察,搭乘公車時會有兩個警察跟隨上車,一個站在車前、一個站在車尾。我跟朋友說,在這裡乘車很安全,肯定不會遭小偷,前後都有警察看守。」一位25歲的上海上班族夏小姐向大紀元投訴十七大期間上北京的見聞。

夏小姐表示,她在北京遇到一位遊客,聽對方說,開什麼「人大」,害得警察那麼多。結果同行的人指出,不是「人大」是「黨大」;說「黨大」時,聲音故意放響拖長,旁邊一個不認識的北京人說:「這兩者有明顯的區別,‘黨大’就是全國貪官集中開會討論貪污心得。」

北京各地截訪車很多,正常的北京車在車門旁會有「京」字,而這類車基本是只有編號,沒有註明「京」的字樣,但車尾寫了各地名的縮寫字,夏小姐表示:「基本上走三分鐘就一定能看到幾個警察,在敏感地方坐著很多各地截訪人員。這次由於前任上海市委書記習近平提出要爭取做到‘零上訪’,所以截訪人員很多。」

北京遇同鄉

遇到來自上海的同鄉,一問之下始知是訪民,夏小姐聽訪民講,所有被截人員都送到103列車火車回上海,上海虹口和寳山兩區法院是出名的毫無作為,冤案多,訪民也多。訪民提及,截訪的訪民回上海是有國家補助的,但腐敗之風盛行,連這個都被他們做官的貪了很多。

譬如:103列車所有截訪人員應該都有臥鋪可以睡,提供飯菜,但他們讓大部分關餐廳,一部分有臥鋪睡,而且不給吃的,有時訪民帶的包也會失蹤。直到一些知道政策的訪民鬧,他們才被迫給吃的,如果遇見不懂政策的就等著餓肚子。

走在北京街頭聽到有上海口音,就有上海人問夏小姐:「你是不是來截訪的?」

看到執勤人員一副-疲累的樣子,身穿套裝的她就去捉弄一下:「你站有站相。」執勤人員問道:「你是誰?」「你管我是誰?你要注意一下影響。」執勤人員回答:「是長官。」夏小姐說,因為在北京的官多,所以執勤人員就以為是長官來查勤。

北京的文化震撼

在北京搭乘了兩次計程車,她聽到一位司機說:「全中國的‘的哥’(男計程車司機)‘的姐’(女計程車司機)都罵黨,只有一個地區是誇黨的,那就是澳門。」因為共產黨員去那兒賭博,不管輸贏都會「打的」(坐計程車),可以增加司機的收入。

另一位計程車司機說:「別以為開會、開奧運在北京,我們北京人富裕;其實只有更苦,官是越餵越飽,我們是生在首都,但都是窮人。」

夏小姐表示:「我是第一次去北京,待了一天就受不了,想回來,北京建設太差,什麼首都?跟上海沒法比,看看他們的地鐵,裡面的格局就像被轟炸過一樣,簡直是破到家,我都懷疑我們納稅人交的錢去哪了?可見貪官貪了多少,首都好比是一個國家的臉面,臉皮都不要了還要什麼呢?」

「而且連管廁所的所長都貪污,」她道,記者問:「怎麼貪法?」她回答:「譬如應該給你三張紙,就只給兩張,一張揩油起來呀。」

北京建築名聞遐邇,頗富盛名的「樣式雷」建築,故宮、天壇、圓明園、頤和園、北海、中南海等清代皇家建築,是雷姓家族前後八代,從康熙年間延續二百多年的成果。但在夏小姐眼中也大失所望:「至於古建築,北京著名的是‘樣式雷’風格,但保護很差,估計保護古代建築的錢全被貪了。」

同胞與老外待遇有別

在路邊、地鐵口有截訪人員坐著一排在抽煙,一副鄉巴佬的模樣,夏小姐判斷,估計是來自貧窮的地區,有經驗的截訪人員是帶著折疊椅來的。「還有的是蹲著在吃飯的,看起來就像是民工似的;那些蹲著的是新來的,他們以後再來就會帶著折疊椅來。」

在投宿的問題上,中共對待外國人與本國人之間有差別待遇,她道:「青年社是老外住的才45元一天,我們是不能進去的,據說條件不錯。同樣一條街,我們中國人要住的地方是原來的妓院,條件差又髒,竟然要50到70元一天,暈,怎麼可以這樣。」

「在北京一天的收穫比我這輩子看得都多,學得都多,」夏小姐道:「我在那種氛圍裡才知道政治是什麼。」

她朋友說,北京就一個機場還可以,其他太差了。夏小姐認為,看那機場連香港都不能比,「發現真是我們上海在養北京,真是經濟發展城市帶動經濟落後城市,結果北京一看我算明白了,餵飽了群貪官。」

北京行令夏小姐想到俄羅斯有塊很大的牌子,大意寫著:「同胞們,對不起了,我們走共產主義路線是失敗的,只能解決麵包和牛奶,不能解決經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記者岳芸採訪報導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