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王功彪:悼念我的母亲

2007-03-13 00:1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我母亲胡慧仙女士于2007年3月3日辞世,享年73岁。听到这个消息,我悲痛万分,母亲的形象、母亲的教诲和母亲辛劳,充满磨难的一生,又重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母亲是个勤劳善良的人。她原本是个银行会计,50年代中共开始的政治运动,将她无情的卷入了学习班,最终甚至剥夺了她工作的权利。60年代开始,因为父亲被无辜陷害,多次关押,劳教被迫害至全身浮肿、瘫痪,在这过程中,我们的家被抄6次,原本一个齐整的家庭被抄得只剩下片瓦。
父亲被劳教的20个月中,政府不允许家里任何人工作,全家没有分文收入,在那些艰难的日子里,母亲一个人担起了全家生存的重担,没有粮食的时候,母亲常常不得不走八、九里路去湖边挖野菜给我们充饥,为了给父亲治病,使父亲能够站起来,她四处借钱、买药。

后来,父亲“平反”了,母亲面对全家十多年来遭受的不公正待遇、非人迫害都不再有怨言。她让我们把血、汗、泪水和伤痕都放到一边,告诉我们,政府都承认错了,以后不会再迫害百姓了。但是,89年“六四”以后,她又开始担心我们下一代的安全,几经犹豫终于同意让我出国,希望我离开中共独裁政权的统治,不要再像他们那样再次成为残酷迫害对象。

母亲是个正直的人。她从来教育我们兄弟姐妹做人要做正直、善良的好人。哪怕是在家里最困难的时候,母亲都教育我们:再饿再苦也不能偷,不能抢别人的东西,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当时家后面就有人种植瓜果和蔬菜,我们这些孩子最饿的时候也没有去摘别人的瓜果。

70年代中,父母开了一家手工艺店,他们起早摸黑的工作,同时最担心的是中共税务、工商、城建、联防等部门的敲诈。记得那时他们要付营业税、个人所得税、城建税、教育税、工商税、联防费、希望工程费等等一大堆杂税,甚至我哥哥结婚都被征收宴席税。

父母被征收了一辈子的苛捐杂税,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应有的医疗保险和社会福利。父亲常年生病,母亲也一直被病痛困扰,他们被中共剥削了一生,根本没有享受到丝毫“以民为本”的执政成果。

真的就像一位中共高官说的“谁让你生在中国呢?”。

母亲是个普通的人,我们也是个普通的家庭,但是我们却从来没有过上过普通人的日子,我们被莫须要的罪名剥夺了上学、受教育的权利;母亲被中共邪恶的政府剥夺了工作和抚养孩子们的正常生活,她多年变卖家当让我们活命,让父亲活命,自己却挨饿、受苦,原本健康的身体从很年轻就落下一身病。

今天,母亲带着她一生的辛劳和对我们小辈的期待走了,我自己带着没能侍奉母亲晚年永远的遗憾站在这里,是中共邪党害得我有家不能回。今天,我在领事馆前悼念母亲,是要提醒和告诉那些仍然被中共欺骗的官员和百姓,共产党专制、独裁对我们的迫害是不可原谅的,中共最终是一定会被推翻的。

钟磬声中,我亲爱的母亲,您已经凌渡西去了!

儿子:王功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神韻
神韻作品
feitian.edu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