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王功彪:悼念我的母親

2007-03-13 00:10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母親胡慧仙女士於2007年3月3日辭世,享年73歲。聽到這個消息,我悲痛萬分,母親的形象、母親的教誨和母親辛勞,充滿磨難的一生,又重新浮現在了我的眼前。


母親是個勤勞善良的人。她原本是個銀行會計,50年代中共開始的政治運動,將她無情的捲入了學習班,最終甚至剝奪了她工作的權利。60年代開始,因為父親被無辜陷害,多次關押,勞教被迫害至全身浮腫、癱瘓,在這過程中,我們的家被抄6次,原本一個齊整的家庭被抄得只剩下片瓦。
父親被勞教的20個月中,政府不允許家裡任何人工作,全家沒有分文收入,在那些艱難的日子裡,母親一個人擔起了全家生存的重擔,沒有糧食的時候,母親常常不得不走八、九里路去湖邊挖野菜給我們充飢,為了給父親治病,使父親能夠站起來,她四處借錢、買藥。

後來,父親「平反」了,母親面對全家十多年來遭受的不公正待遇、非人迫害都不再有怨言。她讓我們把血、汗、淚水和傷痕都放到一邊,告訴我們,政府都承認錯了,以後不會再迫害百姓了。但是,89年「六四」以後,她又開始擔心我們下一代的安全,幾經猶豫終於同意讓我出國,希望我離開中共獨裁政權的統治,不要再像他們那樣再次成為殘酷迫害對象。

母親是個正直的人。她從來教育我們兄弟姐妹做人要做正直、善良的好人。哪怕是在家裡最困難的時候,母親都教育我們:再餓再苦也不能偷,不能搶別人的東西,要做一個誠實的人。當時家後面就有人種植瓜果和蔬菜,我們這些孩子最餓的時候也沒有去摘別人的瓜果。

70年代中,父母開了一家手工藝店,他們起早摸黑的工作,同時最擔心的是中共稅務、工商、城建、聯防等部門的敲詐。記得那時他們要付營業稅、個人所得稅、城建稅、教育稅、工商稅、聯防費、希望工程費等等一大堆雜稅,甚至我哥哥結婚都被徵收宴席稅。

父母被徵收了一輩子的苛捐雜稅,但是卻沒有得到任何應有的醫療保險和社會福利。父親常年生病,母親也一直被病痛困擾,他們被中共剝削了一生,根本沒有享受到絲毫「以民為本」的執政成果。

真的就像一位中共高官說的「誰讓你生在中國呢?」。

母親是個普通的人,我們也是個普通的家庭,但是我們卻從來沒有過上過普通人的日子,我們被莫須要的罪名剝奪了上學、受教育的權利;母親被中共邪惡的政府剝奪了工作和撫養孩子們的正常生活,她多年變賣家當讓我們活命,讓父親活命,自己卻挨餓、受苦,原本健康的身體從很年輕就落下一身病。

今天,母親帶著她一生的辛勞和對我們小輩的期待走了,我自己帶著沒能侍奉母親晚年永遠的遺憾站在這裡,是中共邪黨害得我有家不能回。今天,我在領事館前悼念母親,是要提醒和告訴那些仍然被中共欺騙的官員和百姓,共產黨專制、獨裁對我們的迫害是不可原諒的,中共最終是一定會被推翻的。

鐘磬聲中,我親愛的母親,您已經凌渡西去了!

兒子:王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