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五岳散人:找到代表你的人

2004-05-25 02:31 作者:作者:五岳散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古希腊实行的民主是一种广场民主,如果我们先不说他们的社会还有妇女、奴隶没有享受民主的话,应该说这种直接的民主是最符合民主的精神。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的机会与权利,只要他具有公民的地位。

  社会发展到今天,这种模式已经不能成爲民主实现的方式了。人口众多固然是一个主要因素,效率问题也是不能实行广场民主的原因。并且在这种民主的基本框架下,多数人的意愿往往会对少数人的要求进行压制,从而少数人的权利很可能得不到保证,成爲大多数人意愿的牺牲品。代议制成爲实现公民权利的手段,是必然的事。

  我们国家应该说实行的也是一种代议制,按照某些权威的解释,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的权力机构,而惯以“人民代表”之名,并且在实际的操作中,“人民”是还要进行一下选举的。虽然很多人在批评“人民代表大会”是橡皮图章,但从理论上说,这些人毕竟代表了我们,构成了权力机构。

  我在一个新兴的小区中生活,在上次的选举中,我家门上有了一个纸条,是一个区人大的候选人来拉选票的宣传单。在这个单子上,他列举了自己爲了这个小区所做的事,告诉大家曾爲小区争取了多少权利,并且承诺自己如果选上了,一定要给小区争取更多的权利。并且这位元候选人把自己的住址与联络方式公布出来,承诺只要是他选上,欢迎他的选民随时来找他。

  虽然这次选举,因爲各种原因我没有去投票,但如果去,我相信自己一定会投票给他。不论他是否真的能够解决所有人不同的需求,但至少会有人爲你的要求而尽力。

  我所了解的代议制就是如此:一部分人推举出一个代表,让这个代表去与其他代表或政府来进行一种协商与博奕,以最大限度的保证这部分人的权利不受到伤害。而这种模式最重要的是,作爲选民,要知道代表自己的人是谁、他在干什么。

  很多朋友可能会不以爲然,因爲在我们这里,所谓的“人大”并没有真正的权利与地位,往往是个摆设。但我个人所知,已经有某些人开始让人大这个法律机构恢复其在法律上的地位。具体的做法就是不再让那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人来代表我们,而是在选举的时候,让大家都了解将要代表我们的权利的人。

  在这种政治游戏里,有两种不同的角色。一种是作爲水面上的代表,一种是作爲让代表浮出水面的选民。浮出水面的代表是并不难找到的,毕竟从游戏的角度来说,希望能作爲主角出现的人还是不少。不论出于什么目的,只要有人不是上面指派的而来参选,就有成爲真正代表民意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水面下庞大的选民。很多人认爲(曾经我也是),自己投票与不投票并不重要,因爲不论怎样,这些人我们并不知道他是谁,即使知道他是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找到并替自己说话。

  这种想法可能是正确的,但随着大量的独立候选人参与这个政治的游戏,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已经有些人在挺身而出来爲自己以及自己的邻居来争取应该具有的权利了。现在的情况,是这些人还没有多少来自民间的支援与信任。

  作爲一个普通的人,我们的力量都是有限的,而如果我们真正把这些愿意爲自己以及邻居争取权利的人选上去,我们的权利就有那么一点保障的可能。要是不如此,在这个国家的政治生活的层面上,就永远没有普通百姓的声音。

  所以,在这些独立候选人出来的时候,我要去了解他们,我要去知道他的电话并且知道他的住址或者E─MAIL,以便可以在自己权利受到侵害的时候,可以告诉他:“我是你的选民,希望你能代表我的权利说话。”这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至少不比我一个人抗拒整个国家机器困难。作爲个人,我知道这种行爲未必有效,甚至在很长的时间中,也不会对政府起到足够的约束作用。但只要每个选民都知道是谁在代表自己,并且把这些希望他们做的事反应出来,就能形成这种氛围。

  在下次选举中,找到可以代表自己权利的人是我的任务。要是不行的话,就印上一堆纸条,找到支持者后自己干这事。(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