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寻古奇侠录》 (11) 第十回 弹琴明月照 兰姑隐私情

2003-05-24 09:20 作者:作者:秦王客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报道专稿】
第十回 弹琴明月照 兰姑隐私情

传法本来要走,这时一看兰姑哭将起来,竟心软留步,便和世芊两人继续呆在这神秘的兰竹居。

兰姑哭罢,便说道:“本来我有些事要告诉您们俩,既然你们要走,便走吧!无心在此,留你们也无用。”

世芊一直觉得此处透着些甚么怪异之处,但他与传法自来心地纯真,人事涉之未深,一向不曾无端生疑。这时虽觉怪异,却又说不出来,于是只得和传法两人,听一听兰姑会说些甚么?

传法问道:“令夫君是如何过逝的?”

兰姑听得此问,眼欲喷火、咬牙切齿地吼道:“都是龙教的女魔头害的!”此时兰姑心怀愤恨,竟失去清新脱俗的模样!

传法听见“龙教”二字,忽然警觉了起来,便欲弄个清楚。于是和世芊坐了下来,要听一听兰姑是怎么说的。

兰姑这时稍稍冷静,重整姿态,便慢慢说起了一个故事~

先夫少年时,是京城里的富家子弟,好游侠击剑、喜会游方僧人、诸方豪客,因此年纪轻轻便散尽家财,沦落于街头行乞,只余身上一张祖上留下的锦缎裹身。

后来遇见一波斯胡商,见他身上那张锦缎价值连城,乃是天山冰蚕丝织成的,便出万金买去。想不到先夫本性未改,过一二年,又挥霍殆尽。

此时,我师父寻着他,欲传我们这门双修之法,他却执迷不悟。吾师问他有何难舍之事,他竟答曰:“此生愿效孟尝君,上忠君、下养士,不愧一世富豪。”

吾师当时便道:“你一出生,我便到你家看过你,当时你父亲也颇懂风监之术,便说‘此儿富贵至极,恐败吾小富小贵之家’,富贵难求易失,你怎么仍执迷不悟呢?”

当时先夫便道:“生于富贵,死于富贵,富贵乃吾之道,别人管不着。”吾师当时答道:“今生不幸,你竟降于富贵之家。你我有缘,我就帮你富贵吧!你要不要?”

先夫当时看见吾师的模样,颇怀疑,想不到吾师给了先夫一个宝盆,说是先夫自己前世之物,如今物归原主,爱怎么用就随便自己了!

先夫得此宝盆,不知有何用,便拿到当铺去典当,那朝奉一见此物,心下大惊亦且大喜,料知并非凡品,看先夫不识货色,便欲半买半骗,把这宝盆弄到自己手中,于是便骗先夫说道只直千金。

先夫一听,竟直千金,二话不说,便卖了去!回头依旧摆起富贵的排场。

说也奇怪,这千金似乎能生万金,自此先夫虽然依旧挥霍无度,不事生产,钱却多得怎么花也花不完似的。而那当铺却日益衰败,最后下场凄凉。

日后听吾师说道,这个宝盆原是先夫之物,能聚四方之财。是以虽被先夫贱卖,旧物毕竟通灵恋主,仍能帮先夫聚财。

想不到,一起祸事,竟让先夫浪子回头,脱胎换骨~

此时兰姑顿了一顿,传法和世芊一直静静地听着,世芊见兰姑说到关节,好奇心一起,便问道:“发生甚么事?”

兰姑说道,你们且等我一等,于是便入内取出一把古意盎然的琴来。只见那张古琴光泽如新,似有灵性,传法一见心知必非俗物,便开口问道:“这张琴?”话还未问完,兰姑双手已拨弄琴弦,奏起一首幽中带怨的清雅之曲。

传法和世芊相顾一眼,各自无言,便静静地听兰姑弹琴。传法心中知觉,这曲子里面有玄机,便刻意警觉了起来。

那曲子似乎平淡无奇,以圆示于外,其实波锋转折之处,却是藏剑含锋之所,传法自幼习武,对这等路势再熟悉不过,便运起本门浑厚的内功,化解兰姑曲调里一阵一阵突袭而来的剑意。

曲罢!兰姑挈琴一回旋,转身为礼,向传法和世芊说道:“得罪了!你们小小年纪,竟然有这么高的功夫,我真是没看错人。”

兰姑说道:“这张琴乃是汉代司马相如的绿绮琴!”

兰姑见传法与世芊两人,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料想两人年幼识浅,未必能知此琴价值连城。便接着说:“司马相如是汉代的词赋大家,少时家境贫寒。当时,梁王请他作赋,相如写了一篇‘如玉赋’相赠。梁王便以这张‘绿绮’琴回赠。司马相如以此琴操歌《凤求凰》与卓文君缔结良缘,传为千古佳话。后来,这‘绿绮’琴辗转流落,不知是怎样的缘分,就到了先夫手中。”

刚才我操这首‘幽兰’是先夫以前最喜爱的。说完,便又抚琴弄弦一番,传法看在眼里,不知这兰姑为何有此番言语,正凝神倾听~

兰姑将琴一张,裂弦声扬,大声说道:“我与先夫就是被琴给害了!”

传法本就知晓这张琴多半有玄虚,只等着兰姑自行吐露。

兰姑说道:“先夫自得此琴以来,废寝忘食,朝夕抚琴,绝游息交。这对先夫而言,本来不是甚么坏事。只不过,这绿绮琴的名头太响,过不多时,消息便传到龙教吴长老耳中去了。”

兰姑接续道:

“吴长老有个爱妾-静仙,说是前朝王公之后,静仙身系亡国之恨,灭族之仇,流落于城门口卖唱求食,这吴长老见其清丽绝伦,琴音美,歌声悲,便不以为忌,买来当小妾。日日弹琴弄曲!”

世芊问道:“那便如何?”

兰姑答曰:“这吴长老得到风声,说先夫有绿绮琴,便亲自上门来,说是要以千金之资买回府中,让静仙操琴吟曲,享那人间至乐。”“先夫爱琴如命,如何舍得,但知性命交关,还是忍痛献了出去。琴真是害人哪!”

此时,“琴怎么会害人?”世芊睁着圆圆的双眼,不解地问道。

兰姑答的倒也简单:“琴不害人;人若恋琴可就完了,小姑娘你自然不懂!”

兰姑见两人不□世事,便不多解释,继续说道:

先夫自献上这张绿绮琴后,自然大得吴长老的赏识,收服为身边的心腹,一时间成为京城里的大红人,人称绿绮孟尝。

有一天,先夫被邀至吴长老府中,适巧静仙在座焚香操琴,奏的正是司马相如的《凤求凰》。

先夫见得绿绮琴本已神智恍惚,一见静仙更是魂不守舍,听见静仙所操之曲时,先夫已然情欲心动,孰知这正是杀身之机!

此时,兰姑取出一方浅紫的手帕,四方平整妥贴,显然兰姑珍惜万分。兰姑说道:“先夫不顾性命之危,竟然趁人不备之时,将这手帕,塞到静仙的怀中,并附耳做那月夜相会之约!”

“当时,静仙心里简直是惊呆了,脸上却不露声色,依旧整琴弄弦。这份镇定功夫,蕴含了多少风霜啊!”兰姑平静地道出当时的情景。

“先夫”兰姑话刚出口,世芊猛然醒觉,大惊道:“我知道了,你就是静仙!”

诗曰:“竹林客抚琴,此中有情因,琴声谁能解,世芊已知音”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