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尋古奇俠錄》 (11) 第十回 彈琴明月照 蘭姑隱私情

2003-05-24 09:20 作者:作者:秦王客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報導專稿】
第十回 彈琴明月照 蘭姑隱私情

傳法本來要走,這時一看蘭姑哭將起來,竟心軟留步,便和世芊兩人繼續呆在這神秘的蘭竹居。

蘭姑哭罷,便說道:「本來我有些事要告訴您們倆,既然你們要走,便走吧!無心在此,留你們也無用。」

世芊一直覺得此處透著些甚麼怪異之處,但他與傳法自來心地純真,人事涉之未深,一向不曾無端生疑。這時雖覺怪異,卻又說不出來,於是只得和傳法兩人,聽一聽蘭姑會說些甚麼?

傳法問道:「令夫君是如何過逝的?」

蘭姑聽得此問,眼欲噴火、咬牙切齒地吼道:「都是龍教的女魔頭害的!」此時蘭姑心懷憤恨,竟失去清新脫俗的模樣!

傳法聽見「龍教」二字,忽然警覺了起來,便欲弄個清楚。於是和世芊坐了下來,要聽一聽蘭姑是怎麼說的。

蘭姑這時稍稍冷靜,重整姿態,便慢慢說起了一個故事∼

先夫少年時,是京城裡的富家子弟,好遊俠擊劍、喜會遊方僧人、諸方豪客,因此年紀輕輕便散盡家財,淪落於街頭行乞,只余身上一張祖上留下的錦緞裹身。

後來遇見一波斯胡商,見他身上那張錦緞價值連城,乃是天山冰蠶絲織成的,便出萬金買去。想不到先夫本性未改,過一二年,又揮霍殆盡。

此時,我師父尋著他,欲傳我們這門雙修之法,他卻執迷不悟。吾師問他有何難舍之事,他竟答曰:「此生願效孟嘗君,上忠君、下養士,不愧一世富豪。」

吾師當時便道:「你一出生,我便到你家看過你,當時你父親也頗懂風監之術,便說『此兒富貴至極,恐敗吾小富小貴之家』,富貴難求易失,你怎麼仍執迷不悟呢?」

當時先夫便道:「生於富貴,死於富貴,富貴乃吾之道,別人管不著。」吾師當時答道:「今生不幸,你竟降於富貴之家。你我有緣,我就幫你富貴吧!你要不要?」

先夫當時看見吾師的模樣,頗懷疑,想不到吾師給了先夫一個寶盆,說是先夫自己前世之物,如今物歸原主,愛怎麼用就隨便自己了!

先夫得此寶盆,不知有何用,便拿到當鋪去典當,那朝奉一見此物,心下大驚亦且大喜,料知並非凡品,看先夫不識貨色,便欲半買半騙,把這寶盆弄到自己手中,於是便騙先夫說道只直千金。

先夫一聽,竟直千金,二話不說,便賣了去!回頭依舊擺起富貴的排場。

說也奇怪,這千金似乎能生萬金,自此先夫雖然依舊揮霍無度,不事生產,錢卻多得怎麼花也花不完似的。而那當鋪卻日益衰敗,最後下場淒涼。

日後聽吾師說道,這個寶盆原是先夫之物,能聚四方之財。是以雖被先夫賤賣,舊物畢竟通靈戀主,仍能幫先夫聚財。

想不到,一起禍事,竟讓先夫浪子回頭,脫胎換骨∼

此時蘭姑頓了一頓,傳法和世芊一直靜靜地聽著,世芊見蘭姑說到關節,好奇心一起,便問道:「發生甚麼事?」

蘭姑說道,你們且等我一等,於是便入內取出一把古意盎然的琴來。只見那張古琴光澤如新,似有靈性,傳法一見心知必非俗物,便開口問道:「這張琴?」話還未問完,蘭姑雙手已撥弄琴弦,奏起一首幽中帶怨的清雅之曲。

傳法和世芊相顧一眼,各自無言,便靜靜地聽蘭姑彈琴。傳法心中知覺,這曲子裡面有玄機,便刻意警覺了起來。

那曲子似乎平淡無奇,以圓示於外,其實波鋒轉折之處,卻是藏劍含鋒之所,傳法自幼習武,對這等路勢再熟悉不過,便運起本門渾厚的內功,化解蘭姑曲調裡一陣一陣突襲而來的劍意。

曲罷!蘭姑挈琴一迴旋,轉身為禮,向傳法和世芊說道:「得罪了!你們小小年紀,竟然有這麼高的功夫,我真是沒看錯人。」

蘭姑說道:「這張琴乃是漢代司馬相如的綠綺琴!」

蘭姑見傳法與世芊兩人,一副渾然不知的模樣,料想兩人年幼識淺,未必能知此琴價值連城。便接著說:「司馬相如是漢代的詞賦大家,少時家境貧寒。當時,梁王請他作賦,相如寫了一篇『如玉賦』相贈。梁王便以這張『綠綺』琴回贈。司馬相如以此琴操歌《鳳求凰》與卓文君締結良緣,傳為千古佳話。後來,這『綠綺』琴輾轉流落,不知是怎樣的緣分,就到了先夫手中。」

剛才我操這首『幽蘭』是先夫以前最喜愛的。說完,便又撫琴弄弦一番,傳法看在眼裡,不知這蘭姑為何有此番言語,正凝神傾聽∼

蘭姑將琴一張,裂弦聲揚,大聲說道:「我與先夫就是被琴給害了!」

傳法本就知曉這張琴多半有玄虛,只等著蘭姑自行吐露。

蘭姑說道:「先夫自得此琴以來,廢寢忘食,朝夕撫琴,絕游息交。這對先夫而言,本來不是甚麼壞事。只不過,這綠綺琴的名頭太響,過不多時,消息便傳到龍教吳長老耳中去了。」

蘭姑接續道:

「吳長老有個愛妾-靜仙,說是前朝王公之後,靜仙身系亡國之恨,滅族之仇,流落於城門口賣唱求食,這吳長老見其清麗絕倫,琴音美,歌聲悲,便不以為忌,買來當小妾。日日彈琴弄曲!」

世芊問道:「那便如何?」

蘭姑答曰:「這吳長老得到風聲,說先夫有綠綺琴,便親自上門來,說是要以千金之資買回府中,讓靜仙操琴吟曲,享那人間至樂。」「先夫愛琴如命,如何捨得,但知性命交關,還是忍痛獻了出去。琴真是害人哪!」

此時,「琴怎麼會害人?」世芊睜著圓圓的雙眼,不解地問道。

蘭姑答的倒也簡單:「琴不害人;人若戀琴可就完了,小姑娘你自然不懂!」

蘭姑見兩人不□世事,便不多解釋,繼續說道:

先夫自獻上這張綠綺琴後,自然大得吳長老的賞識,收服為身邊的心腹,一時間成為京城裡的大紅人,人稱綠綺孟嘗。

有一天,先夫被邀至吳長老府中,適巧靜仙在座焚香操琴,奏的正是司馬相如的《鳳求凰》。

先夫見得綠綺琴本已神智恍惚,一見靜仙更是魂不守舍,聽見靜仙所操之曲時,先夫已然情慾心動,孰知這正是殺身之機!

此時,蘭姑取出一方淺紫的手帕,四方平整妥貼,顯然蘭姑珍惜萬分。蘭姑說道:「先夫不顧性命之危,竟然趁人不備之時,將這手帕,塞到靜仙的懷中,並附耳做那月夜相會之約!」

「當時,靜仙心裏簡直是驚呆了,臉上卻不露聲色,依舊整琴弄弦。這份鎮定功夫,蘊含了多少風霜啊!」蘭姑平靜地道出當時的情景。

「先夫」蘭姑話剛出口,世芊猛然醒覺,大驚道:「我知道了,你就是靜仙!」

詩曰:「竹林客撫琴,此中有情因,琴聲誰能解,世芊已知音」

(待續)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