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抗疫2年能增壽10天?清華教授言論驚人惹眾怒(組圖)

2022-05-16 20:07 作者:盧乙欣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李稻葵出席14日的「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
李稻葵出席14日的「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2年5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中共當局為清零推出極端封控措施引發民怨。但知名經濟學家、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竟公開說,這兩年抗疫下來,每個中國人平均增壽十天。其言論隨後引發炮轟。

李稻葵論壇上吹捧中共抗疫政策 引發反彈

5月14日,「2022清華五道口首席經濟學家論壇」開幕,這次主題為「全球與中國經濟及政策展望」。許多經濟學家齊聚,包括野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陸挺、被稱為中南海「國師」的經濟學家林毅夫,以及清華大學教授李稻葵等。

陸挺認為,中國經濟內部有不少風險。越來越多的國家大幅調整抗疫策略,改成不以清零為目標,中國在這種情況下,清零的難度更大、代價更高。

但是,李稻葵在會上除了聲稱,控制疫情「不談GDP、經濟發展、貨幣」,他還藉機吹捧中共當局的清零政策。

李稻葵說,「非常好的一個測度是人均壽命」,「經濟發展的根本目的之一是提高老百姓的平均壽命」。他還聲稱,通過計算,中共這兩年的抗疫挽救了400萬中國人的生命。「疫情主要影響的是中老年人和有基礎病的人,假設抗疫工作沒有做好,會使得失去的生命在60、65歲左右」。

李稻葵強調,「以平均壽命這個測度來看,過去兩年的抗疫是有成績的。」「每一個失去的生命的挽回,相當於讓每個人多增加了10天的壽命」。「過去兩年的偉大勝利,為每一個百姓的平均壽命延長了十天,平均每年五天」。

李稻葵的這一番言論引發網友反彈。有人質疑李稻葵所謂的十天壽命是怎麼算出來的,還有人批評:「我認為他的演算和結論相當於鬼畫符,跳大繩」、「李稻葵已經瘋了,但清華還有正常的經濟學教授。」

另有微博網友留言反諷說,「十四億裡只有他有這麼偉大的言論」、「感覺是李稻葵教授參觀了監獄之後靈光一閃……」

北京學者榮劍則表示:「我已轉告李教授了,關他一年,可以增加他的壽命60天。」

人口學家易富賢發推文評論說,「論證了2049年中國經濟將是美國3倍的李稻葵,現在又有高論。他不知道嚴厲的抗疫,中國損失了上百萬新生命,平均預期壽命78年,損失7800萬年生命,影響今後幾十年經濟」。他還說,「被封禁兩年多活10天,被封禁終生(70多年)多活一年。動物園籠養的動物也是比野生動物長壽的。」

推友「亞洲金融」問說:「哈佛博士李稻葵能否回答:1、生命質量是否比長度更重要?沒幸福指數的生活有什麼意義?2、李稻葵的經濟學模型,有沒有計算本來應看病,但封城直接耽誤死的?3、關閉瘋了和跳樓的計算了沒有?」

微博網友「常識流通處」表示:「經濟學家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樣,經他一提醒,才發現過去兩年,已經讓大家多活了10天,諸位,是不是感覺賺了?降薪、失業帶來的煩惱立馬煙消雲散了?」

「常識流通處」還重新計算了個帳:如果把每個人的生命比作一本存摺,每日比作一元錢,裡面餘額肯定是不一樣的。在正常情況下,這本存摺的餘額最多不會超過三萬元——抗疫已花了將近一千元,想想真心疼——按照李稻葵說法,「疫情主要影響的是中老年人和有基礎病的人,假設抗疫工作沒有做好,會使得失去的生命在60、65歲左右」。換言之,這些可能失去生命的人,存摺裡的餘額原本就不太多了。

「但是,那些死於防疫次生災害的人,比如那些因醫院拒診得不到及時救治而死去的嬰兒,乃至在媽媽腹中夭折的胎兒,他們剛剛領到這本嶄新的生命存摺,餘額充足,卻過早地被註銷了。如果可以人均的話,攤到每個人頭上,又意味著每個人減少了多少天壽命,或者說,每個人的生命存摺裡減少了多少餘額?」

在此之前,網上曾盛傳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經濟學教授李玲的某次發言,她說:「通過疫情防控降低損失的收益,至少達到67萬億,這些隱形GDP也為中國人帶來了信心、幸福感、安全感。」

對此,網友「常識流通處」表示:「一個清華經濟學教授,一個北大經濟學教授,一個告訴我們過去兩年人均增加了10天壽命,一個告訴我們人均增加了5萬元隱形收入。壽命收入雙增加,你就偷著樂吧!」

李稻葵:一邊隔離一邊生產 網友諷「集中贏」

另外,李稻葵還在論壇上還談論如何「保經濟」,他表示,「不能只看到今天保住的生命,還要保住未來的健康、生命,所以產業鏈一定要保住」。

不過,中共當局如此嚴酷地執行清零措施,人都被隔離了起來,又該如何保住產業鏈呢?李教授建議,將一線工人「集中起來建板房,在工廠旁邊隔離,一邊隔離一邊生產」。

針對李稻葵提的方案,微信公眾號「海邊的西塞羅」發文吐槽說:「叫『集中贏』吧」。
針對「一邊隔離,一邊生產」方案,微信公眾號「海邊的西塞羅」發文吐槽說:「叫『集中贏』吧」。(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對此,微信公眾號「海邊的西塞羅」發文吐槽說:「一邊隔離,一邊生產,既抓了防疫,又促了生產,我們一定能贏,李老師,這個方案名字我都替你想好了,就叫『集中贏』吧」。

由於中共當局向來對網路輿論進行嚴格審核,因此「海邊的西塞羅」最後還在文中不忘表示,「行吧,這篇文章也不知能不能存得住,對李老師的吐槽,我就說這麼多算了。」

現居北京的作家韓浩月16日表示,「李稻葵被罵一點不冤。『人均多活十天』,經濟學家如此算帳自取其辱;『集中贏』,典型的把人只當成生產工具,忽略了人的家庭、親情需求;『給老百姓發錢』,貌似為民請命,其實誰都知道,這一建議無異於與虎謀皮。經濟學家要談專業的事情,可以談倒閉的工廠,物價上漲,失業率,外貿災難,而不是當門客」。

5月16日,冰川思想庫研究員連清川發布一篇題為「李稻葵們被罵,一點也不冤」的文章。

連清川在文中表示,「我數學不太好,不過李教授,李博士的算數我看著都覺得有問題。」並直言,「至於一邊生產,一邊隔離這種言論,也不知道李教授在美麗溫柔的新英格蘭劍橋的哈佛大學,是怎樣的培養皿能夠孕育出如此惡毒的精神病毒?」

連清川認為,「集中贏」是對李稻葵恰如其分的描述,雖然他與李玲等學者的簡歷光彩奪目,但就薩義德《知識份子論》中的論點來說,如「知識份子應當是一個社會永遠的邊緣人,既不屈從與權勢,也不討好於大眾」,這些人「失去了作為知識份子的資格」;無論按照西方知識份子的定義,或按照中國人的士人傳統,其行為都背叛了知識人的基本行為準則。

最後,他批評,他們是一群缺乏良心與職責的隨波逐流者,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們發表那些言論的目標,都不過是以這些言論,來換取屬於他們自己的更大的安全、利益和上升通道。」

公開資料顯示,李稻葵,出生於1963年12月,原籍安徽鳳陽,生於北京,中共經濟學家,無黨派人士,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曾擔任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現任清華大學經管學院金融系主任及弗里曼經濟學講席教授。目前從事的項目包括「人民幣國際化道路研究」。

李稻葵曾於1985年至1986年間,擔任美國哈佛大學國際發展研究所訪問學者;1992年獲得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1992年至1999年間,擔任美國密歇根大學助理教授;1997年9月1998年8月間,擔任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國家研究員。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李稻葵曾多次獲邀進入中南海參加經濟工作座談會。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