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抗疫2年能增寿10天?清华教授言论惊人惹众怒(组图)

2022-05-16 20:07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11
    小字

李稻葵出席14日的“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李稻葵出席14日的“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2年5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中共当局为清零推出极端封控措施引发民怨。但知名经济学家、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竟公开说,这两年抗疫下来,每个中国人平均增寿十天。其言论随后引发炮轰。

李稻葵论坛上吹捧中共抗疫政策 引发反弹

5月14日,“2022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开幕,这次主题为“全球与中国经济及政策展望”。许多经济学家齐聚,包括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陆挺、被称为中南海“国师”的经济学家林毅夫,以及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等。

陆挺认为,中国经济内部有不少风险。越来越多的国家大幅调整抗疫策略,改成不以清零为目标,中国在这种情况下,清零的难度更大、代价更高。

但是,李稻葵在会上除了声称,控制疫情“不谈GDP、经济发展、货币”,他还借机吹捧中共当局的清零政策。

李稻葵说,“非常好的一个测度是人均寿命”,“经济发展的根本目的之一是提高老百姓的平均寿命”。他还声称,通过计算,中共这两年的抗疫挽救了400万中国人的生命。“疫情主要影响的是中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人,假设抗疫工作没有做好,会使得失去的生命在60、65岁左右”。

李稻葵强调,“以平均寿命这个测度来看,过去两年的抗疫是有成绩的。”“每一个失去的生命的挽回,相当于让每个人多增加了10天的寿命”。“过去两年的伟大胜利,为每一个百姓的平均寿命延长了十天,平均每年五天”。

李稻葵的这一番言论引发网友反弹。有人质疑李稻葵所谓的十天寿命是怎么算出来的,还有人批评:“我认为他的演算和结论相当于鬼画符,跳大绳”、“李稻葵已经疯了,但清华还有正常的经济学教授。”

另有微博网友留言反讽说,“十四亿里只有他有这么伟大的言论”、“感觉是李稻葵教授参观了监狱之后灵光一闪……”

北京学者荣剑则表示:“我已转告李教授了,关他一年,可以增加他的寿命60天。”

人口学家易富贤发推文评论说,“论证了2049年中国经济将是美国3倍的李稻葵,现在又有高论。他不知道严厉的抗疫,中国损失了上百万新生命,平均预期寿命78年,损失7800万年生命,影响今后几十年经济”。他还说,“被封禁两年多活10天,被封禁终生(70多年)多活一年。动物园笼养的动物也是比野生动物长寿的。”

推友“亚洲金融”问说:“哈佛博士李稻葵能否回答:1、生命质量是否比长度更重要?没幸福指数的生活有什么意义?2、李稻葵的经济学模型,有没有计算本来应看病,但封城直接耽误死的?3、关闭疯了和跳楼的计算了没有?”

微博网友“常识流通处”表示:“经济学家果然和普通人不一样,经他一提醒,才发现过去两年,已经让大家多活了10天,诸位,是不是感觉赚了?降薪、失业带来的烦恼立马烟消云散了?”

“常识流通处”还重新计算了个帐:如果把每个人的生命比作一本存折,每日比作一元钱,里面余额肯定是不一样的。在正常情况下,这本存折的余额最多不会超过三万元——抗疫已花了将近一千元,想想真心疼——按照李稻葵说法,“疫情主要影响的是中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人,假设抗疫工作没有做好,会使得失去的生命在60、65岁左右”。换言之,这些可能失去生命的人,存折里的余额原本就不太多了。

“但是,那些死于防疫次生灾害的人,比如那些因医院拒诊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去的婴儿,乃至在妈妈腹中夭折的胎儿,他们刚刚领到这本崭新的生命存折,余额充足,却过早地被注销了。如果可以人均的话,摊到每个人头上,又意味着每个人减少了多少天寿命,或者说,每个人的生命存折里减少了多少余额?”

在此之前,网上曾盛传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李玲的某次发言,她说:“通过疫情防控降低损失的收益,至少达到67万亿,这些隐形GDP也为中国人带来了信心、幸福感、安全感。”

对此,网友“常识流通处”表示:“一个清华经济学教授,一个北大经济学教授,一个告诉我们过去两年人均增加了10天寿命,一个告诉我们人均增加了5万元隐形收入。寿命收入双增加,你就偷着乐吧!”

李稻葵:一边隔离一边生产 网友讽“集中赢”

另外,李稻葵还在论坛上还谈论如何“保经济”,他表示,“不能只看到今天保住的生命,还要保住未来的健康、生命,所以产业链一定要保住”。

不过,中共当局如此严酷地执行清零措施,人都被隔离了起来,又该如何保住产业链呢?李教授建议,将一线工人“集中起来建板房,在工厂旁边隔离,一边隔离一边生产”。

针对李稻葵提的方案,微信公众号“海边的西塞罗”发文吐槽说:“叫‘集中赢’吧”。
针对“一边隔离,一边生产”方案,微信公众号“海边的西塞罗”发文吐槽说:“叫‘集中赢’吧”。(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对此,微信公众号“海边的西塞罗”发文吐槽说:“一边隔离,一边生产,既抓了防疫,又促了生产,我们一定能赢,李老师,这个方案名字我都替你想好了,就叫‘集中赢’吧”。

由于中共当局向来对网络舆论进行严格审核,因此“海边的西塞罗”最后还在文中不忘表示,“行吧,这篇文章也不知能不能存得住,对李老师的吐槽,我就说这么多算了。”

现居北京的作家韩浩月16日表示,“李稻葵被骂一点不冤。‘人均多活十天’,经济学家如此算帐自取其辱;‘集中赢’,典型的把人只当成生产工具,忽略了人的家庭、亲情需求;‘给老百姓发钱’,貌似为民请命,其实谁都知道,这一建议无异于与虎谋皮。经济学家要谈专业的事情,可以谈倒闭的工厂,物价上涨,失业率,外贸灾难,而不是当门客”。

5月16日,冰川思想库研究员连清川发布一篇题为“李稻葵们被骂,一点也不冤”的文章。

连清川在文中表示,“我数学不太好,不过李教授,李博士的算数我看着都觉得有问题。”并直言,“至于一边生产,一边隔离这种言论,也不知道李教授在美丽温柔的新英格兰剑桥的哈佛大学,是怎样的培养皿能够孕育出如此恶毒的精神病毒?”

连清川认为,“集中赢”是对李稻葵恰如其分的描述,虽然他与李玲等学者的简历光彩夺目,但就萨义德《知识份子论》中的论点来说,如“知识份子应当是一个社会永远的边缘人,既不屈从与权势,也不讨好于大众”,这些人“失去了作为知识份子的资格”;无论按照西方知识份子的定义,或按照中国人的士人传统,其行为都背叛了知识人的基本行为准则。

最后,他批评,他们是一群缺乏良心与职责的随波逐流者,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发表那些言论的目标,都不过是以这些言论,来换取属于他们自己的更大的安全、利益和上升通道。”

公开资料显示,李稻葵,出生于1963年12月,原籍安徽凤阳,生于北京,中共经济学家,无党派人士,中共全国政协委员。曾担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现任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金融系主任及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目前从事的项目包括“人民币国际化道路研究”。

李稻葵曾于1985年至1986年间,担任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访问学者;1992年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1992年至1999年间,担任美国密歇根大学助理教授;1997年9月1998年8月间,担任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国家研究员。

自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李稻葵曾多次获邀进入中南海参加经济工作座谈会。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