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封給李瑩母親的公開信值得每個人看(圖)

2022-02-22 08:15 作者:雅可夫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徐州八孩目前與失蹤少女李瑩的照片對照
徐州八孩目前與失蹤少女李瑩的照片對照。(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2年2月22日訊】尊敬的梁女士(李瑩媽媽):

您好!抱歉打擾您。我是「寶貝回家」的早期志願者,也是這個組織的創辦者之一,「寶貝回家」名字就是我起的。在徐州鐵鏈女事件傳遍全國前,我與您和李瑩並無任何交集,請不要顧慮我寫這封信有什麼心懷叵測之嫌。

那麼,為什麼寫這封信呢?要從十七年前我決心從事「寶貝回家」行動說起。那一年某日我午休時外出散步,在某大商場門口見到一位趴在地上乞討的女孩,大概十二三歲模樣,腳腕生生折斷了,骨頭清晰可見,趴在特製的滑車上乞討。見狀可憐,我給了幾元錢就繼續散步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一週或兩週後的一天散步時,我在同一地點又看到了這位女孩。等我走近,發現她的傷有變化——原本骨折處已化膿,似有蛆蟲蠕動;小腿多了兩道長達約二十厘米的刀痕,皮肉翻捲。我忽然意識到這有問題。因為,我認為這麼可怕的傷口絕不可能是女孩自己割的,也不可能是女孩的父母割。那麼是誰割的?

可以說,這一刻我忽然覺醒了——從千千萬萬在她面前走過、出於憐憫給幾塊錢或乾脆視而不見的人中覺醒了。從那時起我就決心挺身而出,為這些被拐賣、被殘害、被虐待的孩子們做點什麼。之後幾年,我利用幾乎所有午休、雙休時間走街串巷,先後找到幾百個疑似被拐兒童拍照上網,並號召人們行動起來幫這些孩子找親人;還為志願者們制訂了行動綱領、召集方式與統一口號,並給這個志願者行動賦予了名稱——寶貝回家。

之後幾年,越來越多的志願者被動員起來,在全國四十多城市建立分支組織,併發起了十萬人簽名呼籲制訂法律,嚴懲拐賣婦女兒童犯罪。我曾與其他志願者一道把疑似人販子扭送公安機關,也曾孤身被多名人販子圍攻。雖然付出了代價,但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2009年公安部開展了打擊拐賣婦女兒童的專項治理,2010年兩高兩部聯合制訂《關於依法懲治拐賣婦女兒童犯罪的意見》,對過去打擊拐賣婦女兒童工作中存在的一些司法盲點進行補充修正,從那以後,操縱、殘害、強迫兒童賣藝乞討的現象基本迅速絕跡。

歲月不饒人,我漸從當年的年輕人成了上有老下有小,肩負養家餬口重擔的中年,逐漸淡出了志願者圈。但我並沒忘記初心,始終關注「打拐」,希望每個離散家庭團聚,希望每個孤兒找到親人。所以當我瞭解到徐州鐵鏈女與您的女兒李瑩相貌相近,並且李瑩的叔叔李大成想奔赴徐州認親和申請重做DNA比對時,我又一次多管閑事,利用我與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陳士渠是微博互粉好友的身份寫了封公開信,代為轉交了李大成的申請及戰友證言。如今這份公開信閱讀量1200萬,留轉讚十幾萬,讀者一邊倒支持李大成的合理要求。

然而與李大成及戰友們聯繫過程中,我得知了一些令我困惑的信息,那就是您對此事的態度。按說親骨肉失蹤二十六年不知死活,現在千里之外出現了個酷似她的人,作為母親怎麼也得想方設法去見見,但您沒有。當然您有您的理由,「作為母親的直覺」令您覺得鎖鏈女不是李瑩,並舉出「內雙眼皮」、口音等例子。但問題是李瑩出走時不過12歲還未成年,若鎖鏈女真是李瑩,經26年歲月流逝和暴力摧殘,外貌發生點變化難道不正常嗎?在外地生活26年,口音有點變化難道不正常嗎?當然您認為DNA比對已做了,所以沒必要多此一舉,但問題是這個鎖鏈女的DNA樣本是誰提供的?是豐縣啊,就是這個豐縣先後出了幾版「情況說明」,可漏洞百出、前後矛盾,這才有省委省政府的第五次調查。

當然,假如您認定鎖鏈女不是李瑩,旁觀者應尊重您的意見。但我困惑的是,您為什麼要阻撓李瑩的叔叔去做DNA比對呢?為什麼要阻撓戰友們作證呢?考慮到李大忠已去世多年,李大成就是李瑩父系方面血緣最近的親人,他覺得鎖鏈女像李瑩,想去現場見見,並在有公信力的上級機關主持下做公開透明的DNA比對,這難道不是人之常情?李瑩是個活生生的人,尋找她的蹤跡是親人理所當然的權利和義務,無論是您還是她叔叔,誰也沒有資格對是否放棄尋找一錘定音,對不對?如果鐵鏈女真的不是李瑩,放手讓李大成在公信力機構主持下做一次比對又有什麼不好?如果比對不上,不正好讓李大成死了這條心,平息親人內部的分歧嗎?不正好也平息了洶湧澎湃的輿論質疑嗎?

尊敬的梁女士,您面對財新記者時曾說,現在網上李瑩的照片是被修改過的,不足為憑。但問題是,2011年您(或李大忠)在寶貝回家網站上傳的就是這張照片。此外,如果您沒放棄尋找,大可利用全國人民對李瑩案的關注,放出更多照片來幫助人們尋找——我想這將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集體尋人事件。事實上,已有多位失去兒女的父母,正在藉機做這樣的事。可鎖鏈女事件已發酵一個多月,我始終沒見到更多照片流出(除了據說是同學上傳的一張模糊的小學班級合影照),我不知道您在顧慮什麼?

尊敬的李瑩媽媽,我聽李大成說,他也沒100%確定鎖鏈女就是李瑩,他只是想為這個苦命的侄女爭取個機會。若DNA比對不符,他也算為亡兄盡力了;萬一比對成功,他願撫養李瑩終生。至於那八個孩子,相信我們的民政部門不會撒手不管;萬一不管,此事關注度這麼高,發動億萬網友捐款也不是問題。所以我希望您打消顧慮,即使您已認定不是,請別阻撓李大成的努力——話說,要萬一是呢?

尊敬的梁女士,我知道您在失去女兒的這些年也一定揹負了太多的苦痛。但不得不說,您所受的苦比李瑩或鎖鏈女所受的,是九牛一毛。董某民等人殘害婦女的行徑,堪稱踐踏人類道德底線,激起了全國人民的公憤。不管鎖鏈女到底是誰,我們都該幫她找到真正的親人,對不對?

尊敬的梁女士,我記得以前曾看過一部叫《末日危途》的電影,講述在末日降臨、人類相食的可怕環境中,一對父子掙扎求生的故事。在連正常食物都無法取得的情況下,父親一邊用愛保護年幼的兒子直到生命耗盡,一邊小心翼翼保持著做人底線,不與同類相食者合污。片中他與兒子的一段對話深深感動了我,他們是這麼說的:

父親:「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該變成壞人。」

「任何時候嗎?」兒子不解。

「任何時候。」父親堅定地說,「你必須守住內心的火焰。」

尊敬的梁女士,我知道人在世上生存不易,有很多人因這樣那樣的原因,如同影片中的食人族般主動或者被動地變成了「壞人」,所以這世上會有各種各樣的惡;正是這種惡,吞噬了李瑩的一生。但我們是人不是野獸,我們任何時候都不該變成壞人,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守住內心的火焰。

早日找到親骨肉

寶貝回家志願者:雅可夫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玉亮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雅可夫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