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徐州八孩之母事件 無數網友不放棄追問(組圖)

2022-02-12 06:15 作者:呦呦鹿鳴的鹿鳴君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徐州
徐州八孩之母(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2年2月12日訊】當人們呼喚人性時,將會驚醒多少妖魔鬼怪?到了2月10日的第四次通報,徐州豐縣「八孩媽媽」事件來到了一個節點:徐州調查組確認存在拐賣婦女

第一次通報:不存在拐賣行為;

第二次通報:楊某俠是被董的父親收留,結婚登記時沒有核實身份信息,鐵鏈是因為防止女方犯病,沒有發現拐賣行為;

第三次通報:楊某俠是雲南人,叫小花梅,因為言語行為異常,父母委託老鄉桑某「帶她到江蘇治病並找個好人家嫁了」,到江蘇後走失,未報警也未通知家屬;

第四次通報:涉嫌拐賣婦女罪、非法拘禁罪,三人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由此,這一事件具有了里程碑意義,因為這是中國第一起由網友從社交媒體發現並持續關注、不懈追問後被確認的拐賣婦女案。

沒有無數網友的仗義執言,這個可憐女人恐怕還在鐵鏈之下,帶著謎一樣的身世。

「這個世界不要俺了」?無數陌生人給出了答案:不拋棄、不放棄。

我怎麼能不為此激動呢?

看看對面的是什麼吧。

首先,這些陌生人的追問,要克服過年時節直面惡事件的心理關。人們必須鼓起十足的勇氣,才能面對那一個又一個罪惡纍纍的拐賣婦女事件,面對無比粗糲的醜陋。

比如,這幾天,我詳細閱讀了《中國拐賣人口問題研究》等學術著作,看了各大媒體各個時期的打拐新聞報導,看了《古老的罪惡》《喊山》《極花》等拐賣婦女主題小說/報告文學,看了《盲山》《狗鎮》等電影……這個過程中,沒有一部作品我是可以一口氣看完的,都不得不中途停下然後強打精神再回來。因為工作原因,我是一個見慣了世間真實醜惡的人,相對一般人而言,具有更強一些的抗擊打能力,因此,我相信,許多人和我一樣,面對那撲面而來的古老罪惡,不由把心揪緊。誰不願意過一個歡樂祥和的年?但是,誰又能把被囚禁在窯洞的女大學生在牆壁上寫下的那幾百個「跑」字輕輕鬆松地放到一旁呢?

其次,這些陌生人的追問,要面臨「有關方面」的直接壓力。

第三,這些陌生人的追問,要面臨與周遭世界的格格不入。要知道,之前,「八個孩子的爸爸」是以正面形象出現的,他的家成為網紅打卡地,獲得大批讚揚和支持(包括一些主播),他的直播間有幾萬粉絲,他還接了廣告,裝修公司的、婚慶公司的……這種現象說明,他有「群眾基礎」,土壤肥沃。當網友們在朋友圈提問質疑,要面對的不是這位董某,而首先是環繞自己的那些董式思維擁躉。

舉別人的例子不合適,還是以我自己為例吧。比如,2月4日,我就此寫了第一篇文章《百花羞公主的孩子如何安置?》,探討被拐賣婦女所生孩子的撫養權問題。結果,在我自己的評論區也遭到不小抨擊,為此我不得不拉黑了一大批關注者。比如這位(他在這裡也獲得144個點讚圖片):

拐賣婦女

他們認為我「侵犯了人家的幸福平靜」,要我尊重董某一家「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他們認為我應該給董家多捐錢,他們質問我「吃人血饅頭」「該刪除了,非要別人妻離子散你才滿意嗎?」……

拐賣婦女
拐賣婦女

這種意見很是有一批人。我是如此,其他人也差不多。

可想而知,當人們在朋友圈呼喚人性時,要驚醒多少妖魔鬼怪。

第四,這些陌生人的追問,要觸動的是一個難以觸動的體系。

這一點比較關鍵,需要重點說。先舉一個例子,也是豐縣的一個真實故事。

2019年12月24日,中央電視臺CCTV-1《等著我》節目播出,幫助劉環環——一位29歲徐州豐縣女子尋找媽媽

在節目中,劉環環說:媽媽有精神疾病,被人販子從哈爾濱帶到徐州,因為沒有賣出去,就被拋棄了,一個人在流浪。爸爸看著這個人很可憐,把她收留,結婚,爸爸是大齡,有殘疾,所以很重視她。10歲左右,媽媽走失了,5年之後,表姐在山東收蒜時偶然在一家包子店看到打工的媽媽,就把她帶回來,一家人團聚了。家裡從不留錢,不放交通工具,也不讓媽媽單獨出門。沒想到,3年之後,2011年,媽媽又走失了,因為,這一次劉環環從縣城帶回了一輛自行車,媽媽騎自行車走了。

這個故事的蹊蹺就在於:劉環環一家都知道媽媽來自哈爾濱,知道她被拐賣,她寫下很多字,其中寫得最多的字,就是「哈爾濱」。「從我記事起,我就知道,我媽媽有一個很大的願望,就是要找到她自己的家(哈爾濱的)」。當劉環環2019年打電話給哈爾濱電視臺,很快就找到了媽媽的家人。那麼,之前二三十年,當地各有關部門在做一些什麼?

拐賣婦女
劉環環媽媽在哈爾濱(圖片來源:網路)

拐賣婦女
劉環環媽媽在豐縣(圖片來源:網路)

那麼,當初是如何收留的?精神病人如何完成的婚姻登記?是不是《婚姻法》規定的自願?很可惜,在節目中,央視沒有提出這些問題。

在這些年中,梁希在哈爾濱的父母和哥哥也一直在找她,「東奔西跑尋找,到處打聽也找不著。」直到去世,父母親都不知道她困在豐縣一個農村裡。如今,哥哥也年過70。

後面的故事更加離奇。2021年10月,「環環媽媽梁希已回家」微博發出控訴說:「媽媽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欄杆鎮王莊村張莊被一個老頭收留,當地違規上了戶口把名字梁希改成了張興榮,落戶在一個單身漢戶口上,說是撿到的,小孩都知道撿到一分錢需要交給警察呢,這樣撿到一個活人(是不是撿到的還要調查),安徽省宿州市埇橋區欄杆鎮派出所戶籍處就能有權利直接上戶口,不需要調查核實?不需要採血入庫?公安機關辦戶口不需要發聲明?」

微博控訴說,徐州打拐辦和央視欄目組在解救梁希時被打,遭到鎮政府和村委圍攻,經過高層協調,第二次接人成功,但被當地索要3萬塊,給了1萬塊現金才把人帶走。此時,梁希滿口已只剩下一個牙齒。

昨天,「環環媽媽梁希已回家」微博還在,今天已經看不到了。

這個故事最令人唏噓之處是:阻擾解救的人竟如此理直氣壯。請注意,在人販子之後,明確說自己家在哈爾濱的梁希兩次被「收留」,兩次被成功「落戶」,在媒體、豐縣地方各部門、宿州地方各部門的眼中,這種收留和落戶都是合法的,她仍然被當作「合法妻子」。

今天,當人們發出質疑,在他對面,橫亙著一個長期存在的、根深蒂固的龐大體系。那些未被解救的婦女是如何「合法化」、如何長期存在的?這些「合法化」措施和理念體系如何將嚴酷的拐賣問題遮掩?又如何讓拐賣案生生不息?

這是更大的挑戰,也是更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也許,到了這裡,您會更明白,為什麼第一次通報說沒有拐賣;會更明白,為什麼董某有那麼多粉絲可以接那麼多廣告;會更明白,為什麼董某已經成年的長子可以在地方機構打電話給一些微博作者威脅要封號;會更明白,為什麼像我這樣只是寫一篇探討文章就要在後臺受到那麼多自發攻擊。

也許,到了這裡,您會更明白:全國各地的人們,衝破重重阻力牽掛一個遠方陌生女子的苦難,有多麼難能可貴。

選擇直面問題的劉環環是一個好女兒,特別是,當她說出這句話時:「正義不該被隱藏」。

是的,那些妖魔鬼怪將會被驚醒,但正義不該被隱藏,正義應該被伸張。是的,黑暗裡的眼睛將被陽光刺痛,但那些無法發聲的人應該被聽見,那些被困在某個洞裡的人應該被看見。

他們不該被拋棄,不該被放棄,正如我們不會拋棄自己,放棄自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呦呦鹿鳴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呦呦鹿鳴的鹿鳴君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