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豐縣事件帶來的覺醒(圖)

2022-02-21 11:50 作者:維舟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光明和黑暗之間的選擇
豐縣事件是當下社會心態的試紙和路標,全社會的權利意識已經難以再被壓制。(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2年2月21日訊】昨天下午,在早春的峭寒中,我去和一位朋友會面。他大學剛畢業,來上海既是會友,也意在探尋自己未來的方向。地點是我選的,本來只是想找個對彼此都方便的地方,但後來想想,那家書店的名字「神獸之間」倒也剛好契合我們對談的話題:人的境況。

落座後,我們很自然地就談及最近的豐縣事件。為什麼它會激起如此大的波瀾?我說,這事可能放在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都很容易被淹沒在很多「大事件」當中,而這一次甚至連春節和冬奧會都未能沖淡它,這本身就是我們在關注此事時的關鍵點之一。

這次事發後,2007年上映的電影《盲山》因為揭示婦女被拐賣後的悲慘遭遇而騰於眾口,還有人挖出唐寧、徐冬梅1988年的報告文學《黑色漩渦》,開篇就引用當時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書記處的說法,談到那些年拐賣婦女猶如一股黑色漩渦,而「江蘇徐州就是這股黑色漩渦的中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作品在當初問世時,都不曾引發這麼大的公眾關注。

因此,在我看來,公眾的反應,以及這種反應所基於的社會結構和群體心理,至少和事件本身一樣重要。

雖然豐縣事件中那位女性的境遇格外令人震驚,但事實是,拐賣婦女並不是新鮮事,抨擊農村社會愚昧也是老話題,為什麼這一次不一樣?

聽到這裡,那位朋友沉默了一下說:「這可能對你不是新鮮事,但對象我這樣的年輕人來說,這種衝擊真是震撼性的,因為我們不知道、甚至不能想像現在竟然還有這樣的事——為什麼啊?這都2022年了。」

他給我看了一篇《目睹了豐縣事件,一個上海女孩決定醒過來》,文中那個女孩Shelli從小生於富足又幸福的家庭,「一直被社會優待,從未被社會毒打」,

所以,當豐縣「鐵鏈媽媽」的故事迎面襲來,對她造成的衝擊就可想而知了。她以前連家暴都沒有概念,一下子見到這種事,她感覺價值觀完全被顛覆了。她的心靈家園,被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摧毀了。

以前,這最多是影視作品或傳說中的事件,又或是在「過去那個年代」,和自己的生活是有距離的,但現在卻赫然發現近在咫尺,就在自己身邊,甚至可能降臨到自己頭上。

這種迫在眉睫的真實感所喚起的恐懼感是震撼性的,「歲月靜好」已地動山搖。她想知道這都是為什麼。

這很好地幫助我理解了一點:一個事件的影響力,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所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激發什麼樣的公眾反應。

年少時讀到楊乃武與小白菜案、法國的德雷福斯事件,我不時會感到困惑:這些案子其實並不複雜,為什麼竟會轟動一時,甚至推動社會進程發生改變?後來我才慢慢意識到,關鍵之處並不在於案情本身如何曲折離奇,而在於社會各方力量通過這一事件展開博弈,是它們「找上」了案子。

從這一意義上說,豐縣事件是當下社會心態的試紙和路標,在未來回顧時或許能更清晰地看到,這標誌著全社會的權利意識進入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儘管有人諷刺說,很多城市中產女性這次「反應過度」,畢竟「中國仍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國家」,還有人說,事件所激發的不同反應表明瞭中國社會的折疊與撕裂,以至於在當地視為理所當然的事,「城裡人」已感到完全不可思議,但事實是:此事之所以激發那麼大反響,很大原因之一正在於這種強烈的反差。

在一個相對同質化、人們默認這些為「現實」的年代,這是難以引發震撼的,那不過是生活常態。我那位朋友也說,他小時候在江西老家,大人們有時會開玩笑說:「你不好好讀書,將來沒錢討老婆,就只能買個貴州女人了。」那時沒人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妥,現在回想起來才感受到其中隱含的殘酷。

作為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生還者,義大利作家普裡莫.萊維在自傳體小說《元素週期表》回憶自己這一家猶太人在戰前的太平歲月時說,「無知讓我們活下去,像你在登山,你的繩子磨損得快斷了,但你不知道,還覺得很安全。」

他意識到,當無法制止惡的時候,普通人的善良是有代價的:

我承認我們都非生來勇敢。一個世界充滿像他那樣誠實而不防禦的人,可以令人忍受,但這不是真的世界。在真正的世界裡,存在著手執武器的人,他們建造奧斯維辛,而那些誠實而不防禦的人為他們鋪路。

有更多人意識到「這有什麼地方不對」當然是好的,畢竟人的覺醒是關鍵的第一步。至於他們的理解和認識在細節上的分歧,那是次要的,沒必要為他們規定一個標準答案(在當下也沒有),只要不斷關注、反思,每個人可以去為自己找尋答案。

現在,還有人想要做更多,我的另一位年輕朋友正在徵集各地誌願者和愛心人士前往徐州,旨在解救並妥善安置被拐女性,與之訪談並幫助其回憶慘痛經歷,並調查周邊地區廣泛存在的同類狀況,推動制定解決方案。

我本人不會因此去徐州,但我欽佩他們的勇氣,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這種自發自願的民間力量,意味著人們不願意再接受原有的現實了。不管它在當地、在長久以來被視為理所當然,但如果它有損於人的尊嚴,那現在是時候對它說不了。

我想起但丁《神曲.地獄》中,當尤利西斯開始最後一次航行時,他對船員們所說的話:

你們要考慮你們的起源,
你們生而為人,
並非就像禽獸般活著,
一無所成,
而是要追求知識與善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維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