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盤點2021年最火熱動聽的華語歌曲(I)(圖)

2022-01-19 09:00 作者:劉超祺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1/11-28/p3049072a894667313-ss.jpg
問世間情為何物(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正所謂「光陰似箭,日月如梭」,眨眼之間,2021年–一個疫症蔓延全球的一年、又是一個好事多磨、自救、自求多福的一年–又匆匆的走完了它的歷史過程了。

今年,我就嘗試回顧一下2021年在樂壇最火紅、最動聽的華語歌曲,作為對上一年的回顧,也好讓大家輕鬆一下,向沈重的2021年說再見。

這一集《盤點2021年最火熱動聽的華語歌曲》可能是,也可能並不一定是2021年的新作品,因為網路的發達,令到一些幾年前、或甚至更加舊的歌曲因為一些歌星、網紅歌手、演藝界的姐姐、歌唱界新秀翻唱而再一度走紅,成為了上年「2021年最火熱、動聽的華語歌曲」。

盤點2021年最火熱動聽的華語歌曲,《星辰大海》《錯位時空》《白月光與硃砂痣》《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畫心》,首首破億點擊率。

黃霄雲主唱《星辰大海》

《星辰大海》的歌詞表達出對愛情患得患失的心情,但是仍然維持著「明天會更好」這一個良好願望。

《星辰大海》的歌詞是這樣子寫的:

「我願變成壹顆恆星,照亮妳的心,每當妳向我走來,告訴我星辰大海,遙遙微光與我同行,盛開在黎明。

會不會我們的愛,會被風吹向大海,不再回來。

會不會我們的愛,像星辰守護大海,不曾離開。」

作詞人為了要表達「明天會更好」這一個良好願望,歌曲的最後以「我向妳奔赴而來,妳就是星辰大海,我眼中熾熱的恆星,長夜裡照我前行。」

要表達「明天會更好」這一個良好願望,我認為出自於清代文學家龔自珍編撰的《龔自珍全集》中《己亥雜詩》的其中第五首表達得最為透澈、動人。

整首詩是這樣子的:

「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即天涯。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白話文意譯這首詩應該是這樣子的:

「連綿不絕的心境跌宕起伏的離愁別緒,又正值是白日西斜落山的時刻,令人倍感悲情;騎馬揮鞭向著東方遠去天之涯、地之角的故里。

就好像是從枝頭上掉下來鮮嫩欲滴的花卉,花卉離開了枝頭,並不表示花卉是無情無義的物件,只是它落到泥土便分化成了春天的土壤,還是更能夠起著培育、看護植物的作用。」

這首詩原來是描寫龔自珍辭官他去的情景,他於1839己亥年,即清朝道光19年,離別京城,告老還鄉,他眼看著中國的壯麗河山,然而,人民卻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不禁觸景生情,思緒萬千縷,久久不能平伏,於是決心回鄉為社會作出貢獻,培育下一代,比起在朝廷當官不是來得更有意義嗎?

當今,很多人當這首詩為對愛人表達愛情的詩,當中兩句:「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表示自己能以心相許,以身相許,至死不渝的愛著對方,情比金堅。

艾辰演唱《錯位時空》

《錯位時空》的歌詞是這樣子寫的:

「我吹過你吹過的晚風,那我們算不算相擁,可如夢初醒般的兩手空空,心也空。

我吹過你吹過的晚風,是否看過同樣風景,像擾亂時差留在錯位時空,終是空,是空。」

宋代詩人晏殊有這樣子的一首詞,名字叫《玉樓春・春恨》。

《玉樓春・春恨》這首詞是這樣子的: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

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

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白話文意譯《玉樓春・春恨》這首詞應該是這樣子的:

「在翠綠的楊柳樹旁、在芳草萋萋的長亭古道上,年少的她輕易的、沒有半點依戀的心就捨我而去。

樓頭上的鐘敲響了五更的鐘聲,把我從零零碎碎、依依稀稀的夢境中驚醒過來,心頭上的離愁別緒就像三月裡的春天、灑在花間之下的雨水。

沒有墮入愛河的人,哪裡懂得墮入情網而得不到愛情的、多情的人的苦惱,即使只是一寸那麼小的相思的愁緒還都會化作成為了千絲萬縷的哀愁。

天之涯和地之角的相距這麼遙遠,也有窮盡的時候,只有思念戀人的相思之苦卻是沒有盡期的。」

但願各位不會嘗到晏殊在《玉樓春・春恨》這一首詞所講:「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這一種心境。

王琪演唱《可可托海的牧羊人》

這首歌曲講出了一個有情無緣的故事。

金、元著名文學家元好問的《摸魚兒・雁丘詞》中的開頭有這麼兩句:「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情,令人朝思暮想、牽腸掛肚,甚至肝腸寸斷,「直教生死相許」。明代董說的一本怪異章回小說《西遊補》第一回有這麼兩句:「總見世界情緣,多是浮雲夢幻。」情,在前世因各位的因緣關係而已經有所安排,種善因得善緣,種惡因得惡緣,因此,緣分可能是今生的緣,亦可能是前世的債,究竟是緣、是債,就看各位的造化了。

胖虎主唱《白月光與硃砂痣》

《白月光與硃砂痣》的歌詞是這樣子寫的:

「白月光在照耀,你才想起她的好。

硃砂痣久難消你是否能知道?

窗前的明月照,你獨自一人遠眺。

白月光是年少,是她的笑。」

其實,「白月光」和「硃砂痣」這兩個名稱出自現代著名女小說家張愛玲的一部名為《紅玫瑰與白玫瑰》的小說。《紅玫瑰與白玫瑰》裡面就有這麼一段:「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牀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小説《紅玫瑰與白玫瑰》講述了男主角佟振保跟兩位女士的情感糾葛。作為情婦的「紅玫瑰」嬌蕊和作為妻子的「白玫瑰」煙鸝都同時愛上了男主角佟振保,既然她們投放在佟振保身上的感情一下子收不回來,就惟有卑躬屈膝的去侍奉和討好佟振保,只可惜,在戀情中,佟振保愛自己更勝她們兩人,最終佟振保還是辜負了她們兩位勇於奔向愛情的女子。

根據張愛玲的說法,我猜想張愛玲認為:每個男子在他的一生中都會遇到最少兩個,或者是兩種在愛情的路上特別重要的女士,一個是「白月光」,另一個卻是「硃砂痣」。「白月光」代表著一位純真、情竇初開、白璧無瑕的女子,給男子帶來一段刻骨銘心、難以磨滅的愛情,或甚至於是激情。「硃砂痣」卻代表著一位世故、成熟穩重、體貼入微的女子,是一位能夠與男子靈魂相通、同甘共苦、同諧到老的女士。但是,不管是「白月光」還是「硃砂痣」,都不能與她們深愛的男仕長伴一生。

各位讀者:你們認為以下這兩句說話對還是不對:最令人難放下的是真摯的愛情,最令人難忘記的是戀上了心的人。在這首《白月光與硃砂痣》的歌曲中,「白月光」代表著你戀上了心而無法擁有的人,而「硃砂痣」代表著可以與你同患難、共生死、與你共度餘生而沒有激情去擁抱的人。那麼!你們找到了你們的「白月光」或者是「硃砂痣」呢?不管是「白月光」還是「硃砂痣」,是否也相伴你們一生的?

「白月光」和「硃砂痣」現今已經成為網路流行術語,「白月光」在網路術語中,是指相愛卻不能擁有的人,「硃砂痣」在網路術語中,是指曾經擁有卻不能再擁抱的人,不管是「白月光」還是「硃砂痣」,兩個詞語都比喻那些得不到而遺忘不掉的人或事物。

張靚穎演唱電影《畫皮》主題曲《畫心》

《畫心》的歌詞是這樣子的:

「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顔色;愛著你,像心跳難觸摸;畫著你,畫不出你的骨骼;愛如生命般莫測,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我的心,只願爲你而割捨。」

《畫皮》是清代著名小說家蒲松齡的著作《聊齋誌異》中的一篇,收錄在《聊齋誌異》的第一卷第四十回,是中國古代鬼怪故事中著名的作品之一。

《聊齋誌異》是清代蒲松齡所著的一本短篇小說集,全書共491篇,內容主要是蒐集民間仙、狐、妖、鬼等故事編寫而成的小說集,藉此反映清代的社會面貌。

《畫皮》大概講述:在太原這個地方,有一位名叫王生的男士,他在路上碰到一名貌美如花的女子,可憐她無家可歸,加上對她動了色心,就收留了她回家,雖然他的太太陳氏極力勸阻他,勸他不要收留來歷不明的女子,但是,王生還是一意孤行。一天,王生目睹一名面目猙獰的厲鬼用彩筆在一塊人皮上描繪出一位漂亮女子的面貌,繪畫完之後,就將那塊人皮貼接在自己的面上,頓時之間,那隻厲鬼就變成了一位可愛、美麗的女子,就是王生收留的那一位。最終,王生還是被那厲鬼挖去心臟吃掉而死,戴上「畫皮」的厲鬼亦最終被道士收進葫蘆裡。

這個《畫皮》的故事反映出:一、人不可以貌相,人很多時會用美麗的外表去掩蓋醜惡的一面;二、人要正念正行,不要貪圖對方的好處而心生惡念;三、萬惡淫為首,色字頭上一把刀,稍生邪念或會招來橫禍,甚至招來殺身之禍。

小結

祝願各位「身體健康、新年進步」!

来源:看中國投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