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盘点2021年最火热动听的华语歌曲(I)(图)

2022-01-19 09:00 作者:刘超祺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1/11-28/p3049072a894667313-ss.jpg
问世间情为何物(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正所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眨眼之间,2021年–一个疫症蔓延全球的一年、又是一个好事多磨、自救、自求多福的一年–又匆匆的走完了它的历史过程了。

今年,我就尝试回顾一下2021年在乐坛最火红、最动听的华语歌曲,作为对上一年的回顾,也好让大家轻松一下,向沉重的2021年说再见。

这一集《盘点2021年最火热动听的华语歌曲》可能是,也可能并不一定是2021年的新作品,因为网络的发达,令到一些几年前、或甚至更加旧的歌曲因为一些歌星、网红歌手、演艺界的姐姐、歌唱界新秀翻唱而再一度走红,成为了上年“2021年最火热、动听的华语歌曲”。

盘点2021年最火热动听的华语歌曲,《星辰大海》《错位时空》《白月光与朱砂痣》《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画心》,首首破亿点击率。

黄霄云主唱《星辰大海》

《星辰大海》的歌词表达出对爱情患得患失的心情,但是仍然维持着“明天会更好”这一个良好愿望。

《星辰大海》的歌词是这样子写的:

“我愿变成壹颗恒星,照亮你的心,每当你向我走来,告诉我星辰大海,遥遥微光与我同行,盛开在黎明。

会不会我们的爱,会被风吹向大海,不再回来。

会不会我们的爱,像星辰守护大海,不曾离开。”

作词人为了要表达“明天会更好”这一个良好愿望,歌曲的最后以“我向你奔赴而来,你就是星辰大海,我眼中炽热的恒星,长夜里照我前行。”

要表达“明天会更好”这一个良好愿望,我认为出自于清代文学家龚自珍编撰的《龚自珍全集》中《己亥杂诗》的其中第五首表达得最为透澈、动人。

整首诗是这样子的: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白话文意译这首诗应该是这样子的:

“连绵不绝的心境跌宕起伏的离愁别绪,又正值是白日西斜落山的时刻,令人倍感悲情;骑马挥鞭向着东方远去天之涯、地之角的故里。

就好像是从枝头上掉下来鲜嫩欲滴的花卉,花卉离开了枝头,并不表示花卉是无情无义的物件,只是它落到泥土便分化成了春天的土壤,还是更能够起着培育、看护植物的作用。”

这首诗原来是描写龚自珍辞官他去的情景,他于1839己亥年,即清朝道光19年,离别京城,告老还乡,他眼看着中国的壮丽河山,然而,人民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禁触景生情,思绪万千缕,久久不能平伏,于是决心回乡为社会作出贡献,培育下一代,比起在朝廷当官不是来得更有意义吗?

当今,很多人当这首诗为对爱人表达爱情的诗,当中两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表示自己能以心相许,以身相许,至死不渝的爱着对方,情比金坚。

艾辰演唱《错位时空》

《错位时空》的歌词是这样子写的: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那我们算不算相拥,可如梦初醒般的两手空空,心也空。

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是否看过同样风景,像扰乱时差留在错位时空,终是空,是空。”

宋代诗人晏殊有这样子的一首词,名字叫《玉楼春・春恨》。

《玉楼春・春恨》这首词是这样子的: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白话文意译《玉楼春・春恨》这首词应该是这样子的:

“在翠绿的杨柳树旁、在芳草萋萋的长亭古道上,年少的她轻易的、没有半点依恋的心就舍我而去。

楼头上的钟敲响了五更的钟声,把我从零零碎碎、依依稀稀的梦境中惊醒过来,心头上的离愁别绪就像三月里的春天、洒在花间之下的雨水。

没有堕入爱河的人,哪里懂得堕入情网而得不到爱情的、多情的人的苦恼,即使只是一寸那幺小的相思的愁绪还都会化作成为了千丝万缕的哀愁。

天之涯和地之角的相距这么遥远,也有穷尽的时候,只有思念恋人的相思之苦却是没有尽期的。”

但愿各位不会尝到晏殊在《玉楼春・春恨》这一首词所讲:“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这一种心境。

王琪演唱《可可托海的牧羊人》

这首歌曲讲出了一个有情无缘的故事。

金、元著名文学家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中的开头有这么两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情,令人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甚至肝肠寸断,“直教生死相许”。明代董说的一本怪异章回小说《西游补》第一回有这么两句:“总见世界情缘,多是浮云梦幻。”情,在前世因各位的因缘关系而已经有所安排,种善因得善缘,种恶因得恶缘,因此,缘分可能是今生的缘,亦可能是前世的债,究竟是缘、是债,就看各位的造化了。

胖虎主唱《白月光与朱砂痣》

《白月光与朱砂痣》的歌词是这样子写的:

“白月光在照耀,你才想起她的好。

朱砂痣久难消你是否能知道?

窗前的明月照,你独自一人远眺。

白月光是年少,是她的笑。”

其实,“白月光”和“朱砂痣”这两个名称出自现代著名女小说家张爱玲的一部名为《红玫瑰与白玫瑰》的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里面就有这么一段:“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牀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讲述了男主角佟振保跟两位女士的情感纠葛。作为情妇的“红玫瑰”娇蕊和作为妻子的“白玫瑰”烟鹂都同时爱上了男主角佟振保,既然她们投放在佟振保身上的感情一下子收不回来,就惟有卑躬屈膝的去侍奉和讨好佟振保,只可惜,在恋情中,佟振保爱自己更胜她们两人,最终佟振保还是辜负了她们两位勇于奔向爱情的女子。

根据张爱玲的说法,我猜想张爱玲认为:每个男子在他的一生中都会遇到最少两个,或者是两种在爱情的路上特别重要的女士,一个是“白月光”,另一个却是“朱砂痣”。“白月光”代表着一位纯真、情窦初开、白璧无瑕的女子,给男子带来一段刻骨铭心、难以磨灭的爱情,或甚至于是激情。“朱砂痣”却代表着一位世故、成熟稳重、体贴入微的女子,是一位能够与男子灵魂相通、同甘共苦、同谐到老的女士。但是,不管是“白月光”还是“朱砂痣”,都不能与她们深爱的男仕长伴一生。

各位读者:你们认为以下这两句说话对还是不对:最令人难放下的是真挚的爱情,最令人难忘记的是恋上了心的人。在这首《白月光与朱砂痣》的歌曲中,“白月光”代表着你恋上了心而无法拥有的人,而“朱砂痣”代表着可以与你同患难、共生死、与你共度余生而没有激情去拥抱的人。那么!你们找到了你们的“白月光”或者是“朱砂痣”呢?不管是“白月光”还是“朱砂痣”,是否也相伴你们一生的?

“白月光”和“朱砂痣”现今已经成为网络流行术语,“白月光”在网络术语中,是指相爱却不能拥有的人,“朱砂痣”在网络术语中,是指曾经拥有却不能再拥抱的人,不管是“白月光”还是“朱砂痣”,两个词语都比喻那些得不到而遗忘不掉的人或事物。

张靓颖演唱电影《画皮》主题曲《画心》

《画心》的歌词是这样子的:

“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爱着你,像心跳难触摸;画着你,画不出你的骨骼;爱如生命般莫测,你是我一首唱不完的歌,我的心,只愿为你而割舍。”

《画皮》是清代著名小说家蒲松龄的著作《聊斋志异》中的一篇,收录在《聊斋志异》的第一卷第四十回,是中国古代鬼怪故事中著名的作品之一。

《聊斋志异》是清代蒲松龄所著的一本短篇小说集,全书共491篇,内容主要是搜集民间仙、狐、妖、鬼等故事编写而成的小说集,借此反映清代的社会面貌。

《画皮》大概讲述:在太原这个地方,有一位名叫王生的男士,他在路上碰到一名貌美如花的女子,可怜她无家可归,加上对她动了色心,就收留了她回家,虽然他的太太陈氏极力劝阻他,劝他不要收留来历不明的女子,但是,王生还是一意孤行。一天,王生目睹一名面目狰狞的厉鬼用彩笔在一块人皮上描绘出一位漂亮女子的面貌,绘画完之后,就将那块人皮贴接在自己的面上,顿时之间,那只厉鬼就变成了一位可爱、美丽的女子,就是王生收留的那一位。最终,王生还是被那厉鬼挖去心脏吃掉而死,戴上“画皮”的厉鬼亦最终被道士收进葫芦里。

这个《画皮》的故事反映出:一、人不可以貌相,人很多时会用美丽的外表去掩盖丑恶的一面;二、人要正念正行,不要贪图对方的好处而心生恶念;三、万恶淫为首,色字头上一把刀,稍生邪念或会招来横祸,甚至招来杀身之祸。

小结

祝愿各位“身体健康、新年进步”!

来源:看中国投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