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你們還相信「多難興邦」的謊言嗎?(圖)

2021-07-27 05:50 作者:喵喵媽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鄭州水災
2021年7月22日河南省鄭州市遭遇暴雨後,京廣路隧道入口處一片狼藉(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7月27日訊】前幾天我一直努力屏蔽關於河南水災的消息,不是因為我不care,而是因為我知道自己看了會受不了。可是連日來各種信息讓我不能不走出自己的「隔離罩」去一探究竟,看河南到底發生了什麼。結果,只幾眼,胃裡一下子就堵得要吐了。

假如我願意相信「五千年不遇的大洪水」(河南省水利廳官網)、「一千年不遇的大洪水」(鄭州氣象局)、百年不遇的大洪水,那我就安心了。至少,知道人定勝不了天,事實啪啪打了說能勝天的人的臉,也就認了。

可是,這幾天發生的一切,僅僅是因為天災嗎?

一般來說,中原大地發大水是平地不起浪,更不可能有急流險灘,就泡著,有時候很久都排不出去,因為地平。這叫內澇。可是這一次的大水,眼見得公共汽車、大卡車、轎車都被每秒十幾米的洪流捲走,京廣隧道不到十分鐘就被灌滿,這得是多大的雨量才能達到的速度啊?虎跳峽啊?這真的是因為暴雨嗎?僅僅因為是暴雨嗎?

感謝現代電子科技,感謝人手一個的手機,感謝無數河南人無畏地向外傳播信息,真相終於像被淹沒在十幾米水下隧道中的汽車一樣,慢慢露出了一些端倪,人們的疑惑終於有了回答。掖不住藏不了的河南官方最終不得不扭扭捏捏羞羞答答地說了點兒實話:

看了這個,我非常不好意思但是理直氣壯地坦承,我罵髒話了。你們7月20日上午10點半開始泄洪,7月21日凌晨1點才發布消息,老百姓該淹的已經淹了,就是沒淹的,半夜一點誰還上網看你說什麼呀?又不是日本鬼子,夜半三更偷偷摸摸地進村。為了保護水庫安全,你們就向「下游」泄洪。誰是下游?下游有誰?那是成千上萬的人,人啊!和他們的財產,對你們來說都是零嗎?

7月20日,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發出了一個「內部明電」,「為了確保南水北調安全」,半環繞鄭州、為鄭州沿線民眾供飲用水的常莊水庫要泄洪了。其實,早在暴雨到來之前幾天,河南省氣象局就已經七次發出紅色預警。按規定,接到一次紅色預警就應該三停了(停學停工停運),而這七次紅色預警就如同掉進黑洞,無人響應,一切如常。南水北調的常莊水庫不肯提前放水做好準備,才會在暴雨來臨之際出現水位超高的情況,不得不向「下游」放水。

據百度百科介紹,「常莊水庫始建於1959年,1960年底竣工投入運行,該庫為100年一遇設計,萬年一遇校核,位於淮河流域沙潁河水系的賈魯河支河賈峪河下游,壩址在鄭州市西南中原區須水鎮王垌村東,水庫控制流域面積82.5平方公里,總庫容1740萬立方米,興利庫容866萬立方米。校核洪水位135.34米;歷史最高洪水位128.85米;興利水位128.50米;……水庫距省會城區西環路僅2公里。(水庫大壩實際高程135.74米,比市中心二七塔處地面高程99米,高36.74米,比鄭東新區地面高程83米,高差52.74米)。」所以,對於鄭州來說,常莊水庫實際上是個「懸庫」,難怪水一來就那麼湍急、那麼大的水量。

2021年7月20日上午10:30,常莊水庫開始向下游泄洪。在泄洪過程中,最大的出庫流量曾經有525立方米每秒。到7月21日下午兩點時,水庫的水位已經從危急時刻的131.31米下降到128.06米,在不到30個小時內下降了3.25米。哪位網友數學好請幫忙算算,一個82.5平方公里的水庫,3.25米的水大約是多少立方?這些水被泄洪了,泄到「下游」,泄到鄭州、漯河、開封、新鄉、鶴壁、安陽各地的鄉鎮和城市,在那裡有無數的平民百姓,泄下來的洪水使他們的身家毀於一旦、性命懸於一線。

按理說,理想中的鄭州市本不應該遭此大難的。2013年底,中共中央召開了城鎮化工作會議,習近平在會上提出:提升城市排水系統要優先考慮把有限的雨水留下來,建設自然積存、自然滲透、自然淨化的「海綿城市」。2014年起,中央財政對海綿城市建設試點給予專項資金補助,一定三年,具體補助數額按城市規模分檔確定,直轄市每年6億元,省會城市每年5億元,其他城市每年4億元。2018年到2020年,鄭州市政府斥資534.8億元,要把鄭州也打造成一個「海綿城市」。但是,這個海綿城市在常莊水庫的衝擊下,和那534億元一起,化為泡沫。這就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結果。現在中原發大水了,習近平竟然卻直接跑上了世界屋脊!

關於鄭州地鐵五號線、京廣線幾條隧道中發生的慘劇,已經有很多媒體和自媒體報導,我就不再重複了,再提起來還是心裏堵得慌。最危急的時候沒有看到政府派出救援的人,隧道裡的水抽完以後,卻跑來了一隊一隊的軍人,赤手空拳地跑進隧道去「清淤」,而隧道一線則被大量的警察(類)人員則全面封鎖,不准市民靠近,不管你是找家人的還是找私家車的還是觀望的,一律不准靠近,也不准拍照或錄視頻,難道他們也心知肚明自己做了見不得天日的事嗎?

有人說,河南省各級政府抗洪不利,犯了瀆職罪。但我覺得這個罪名輕了些,應該說他們犯的是謀殺罪——他們無預警泄洪導致無數(因為永遠不會知道準確的數字)平民百姓喪生、財產流失,事發後又使出它們最拿手的那一套,控制輿論、封鎖消息、掩飾真相,它們是天下最無恥的執政者。

這讓我聯想起2011年7月23日,那個在整整十年前發生的溫州動車事故,當局的處理手段如出一轍。兩列動車高速追尾,當局卻把事故推給天氣造成的信號燈故障,而且在一天半以後,在救援尚未完成、事故原因沒有找到的時候,就急急忙忙地把掉下高架橋的車頭和車廂搗毀,就地掩埋。但是,那一次至少還有一大批官員為此受到懲處,受害者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經濟賠償。再想到去年發生的疫情,到現在則仍然沒有真相、沒有人為此承擔責任,也沒有任何賠償,連個說法都給不出來。這一次河南的水災,如果不是拜現代科技提供的便利,恐怕又會像1975年駐馬店水庫潰壩事件那樣,無人知曉,被掩蓋在層層的淤泥之下不得見天日了。

多災多難的河南人民啊,你們還相信「多難興邦」的謊言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華夏文摘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