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你们还相信“多难兴邦”的谎言吗?(图)

2021-07-27 05:50 作者:喵喵妈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郑州水灾
2021年7月22日河南省郑州市遭遇暴雨后,京广路隧道入口处一片狼藉(图片来源:NOEL CELIS/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7月27日讯】前几天我一直努力屏蔽关于河南水灾的消息,不是因为我不care,而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看了会受不了。可是连日来各种信息让我不能不走出自己的“隔离罩”去一探究竟,看河南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只几眼,胃里一下子就堵得要吐了。

假如我愿意相信“五千年不遇的大洪水”(河南省水利厅官网)、“一千年不遇的大洪水”(郑州气象局)、百年不遇的大洪水,那我就安心了。至少,知道人定胜不了天,事实啪啪打了说能胜天的人的脸,也就认了。

可是,这几天发生的一切,仅仅是因为天灾吗?

一般来说,中原大地发大水是平地不起浪,更不可能有急流险滩,就泡着,有时候很久都排不出去,因为地平。这叫内涝。可是这一次的大水,眼见得公共汽车、大卡车、轿车都被每秒十几米的洪流卷走,京广隧道不到十分钟就被灌满,这得是多大的雨量才能达到的速度啊?虎跳峡啊?这真的是因为暴雨吗?仅仅因为是暴雨吗?

感谢现代电子科技,感谢人手一个的手机,感谢无数河南人无畏地向外传播信息,真相终于像被淹没在十几米水下隧道中的汽车一样,慢慢露出了一些端倪,人们的疑惑终于有了回答。掖不住藏不了的河南官方最终不得不扭扭捏捏羞羞答答地说了点儿实话:

看了这个,我非常不好意思但是理直气壮地坦承,我骂脏话了。你们7月20日上午10点半开始泄洪,7月21日凌晨1点才发布消息,老百姓该淹的已经淹了,就是没淹的,半夜一点谁还上网看你说什么呀?又不是日本鬼子,夜半三更偷偷摸摸地进村。为了保护水库安全,你们就向“下游”泄洪。谁是下游?下游有谁?那是成千上万的人,人啊!和他们的财产,对你们来说都是零吗?

7月20日,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了一个“内部明电”,“为了确保南水北调安全”,半环绕郑州、为郑州沿线民众供饮用水的常庄水库要泄洪了。其实,早在暴雨到来之前几天,河南省气象局就已经七次发出红色预警。按规定,接到一次红色预警就应该三停了(停学停工停运),而这七次红色预警就如同掉进黑洞,无人响应,一切如常。南水北调的常庄水库不肯提前放水做好准备,才会在暴雨来临之际出现水位超高的情况,不得不向“下游”放水。

据百度百科介绍,“常庄水库始建于1959年,1960年底竣工投入运行,该库为100年一遇设计,万年一遇校核,位于淮河流域沙颍河水系的贾鲁河支河贾峪河下游,坝址在郑州市西南中原区须水镇王垌村东,水库控制流域面积82.5平方公里,总库容1740万立方米,兴利库容866万立方米。校核洪水位135.34米;历史最高洪水位128.85米;兴利水位128.50米;……水库距省会城区西环路仅2公里。(水库大坝实际高程135.74米,比市中心二七塔处地面高程99米,高36.74米,比郑东新区地面高程83米,高差52.74米)。”所以,对于郑州来说,常庄水库实际上是个“悬库”,难怪水一来就那么湍急、那么大的水量。

2021年7月20日上午10:30,常庄水库开始向下游泄洪。在泄洪过程中,最大的出库流量曾经有525立方米每秒。到7月21日下午两点时,水库的水位已经从危急时刻的131.31米下降到128.06米,在不到30个小时内下降了3.25米。哪位网友数学好请帮忙算算,一个82.5平方公里的水库,3.25米的水大约是多少立方?这些水被泄洪了,泄到“下游”,泄到郑州、漯河、开封、新乡、鹤壁、安阳各地的乡镇和城市,在那里有无数的平民百姓,泄下来的洪水使他们的身家毁于一旦、性命悬于一线。

按理说,理想中的郑州市本不应该遭此大难的。2013年底,中共中央召开了城镇化工作会议,习近平在会上提出:提升城市排水系统要优先考虑把有限的雨水留下来,建设自然积存、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海绵城市”。2014年起,中央财政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给予专项资金补助,一定三年,具体补助数额按城市规模分档确定,直辖市每年6亿元,省会城市每年5亿元,其他城市每年4亿元。2018年到2020年,郑州市政府斥资534.8亿元,要把郑州也打造成一个“海绵城市”。但是,这个海绵城市在常庄水库的冲击下,和那534亿元一起,化为泡沫。这就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结果。现在中原发大水了,习近平竟然却直接跑上了世界屋脊!

关于郑州地铁五号线、京广线几条隧道中发生的惨剧,已经有很多媒体和自媒体报道,我就不再重复了,再提起来还是心里堵得慌。最危急的时候没有看到政府派出救援的人,隧道里的水抽完以后,却跑来了一队一队的军人,赤手空拳地跑进隧道去“清淤”,而隧道一线则被大量的警察(类)人员则全面封锁,不准市民靠近,不管你是找家人的还是找私家车的还是观望的,一律不准靠近,也不准拍照或录视频,难道他们也心知肚明自己做了见不得天日的事吗?

有人说,河南省各级政府抗洪不利,犯了渎职罪。但我觉得这个罪名轻了些,应该说他们犯的是谋杀罪——他们无预警泄洪导致无数(因为永远不会知道准确的数字)平民百姓丧生、财产流失,事发后又使出它们最拿手的那一套,控制舆论、封锁消息、掩饰真相,它们是天下最无耻的执政者。

这让我联想起2011年7月23日,那个在整整十年前发生的温州动车事故,当局的处理手段如出一辙。两列动车高速追尾,当局却把事故推给天气造成的信号灯故障,而且在一天半以后,在救援尚未完成、事故原因没有找到的时候,就急急忙忙地把掉下高架桥的车头和车厢捣毁,就地掩埋。但是,那一次至少还有一大批官员为此受到惩处,受害者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经济赔偿。再想到去年发生的疫情,到现在则仍然没有真相、没有人为此承担责任,也没有任何赔偿,连个说法都给不出来。这一次河南的水灾,如果不是拜现代科技提供的便利,恐怕又会像1975年驻马店水库溃坝事件那样,无人知晓,被掩盖在层层的淤泥之下不得见天日了。

多灾多难的河南人民啊,你们还相信“多难兴邦”的谎言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华夏文摘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