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海運混亂 全球第三大集裝箱港口深圳最糟糕(圖)

2021-06-22 20:45 作者:文龍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全球第三大集裝箱港口鹽田港擁堵重創全球供應鏈
全球第三大集裝箱港口鹽田港擁堵重創全球供應鏈。(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1年6月22日訊】(看中國記者文龍綜合報導)深圳因COVID-19疫情啟動嚴控措施,全球第三大集裝箱港口鹽田港擁堵重創全球供應鏈。對於外貿出口企業來說,疊加人民幣升值等因素已經令其成本超利潤。

自中國發往歐洲的40英尺櫃集裝箱運輸費,一週裡提價2500美元。由於集裝箱不運返中國,因此沒有足夠的集裝箱來滿足市場需求,從而導致集裝箱價格飆升。作為僅次於上海和新加坡的全球第三大集裝箱港口的深圳,最近出現的問題讓情況變得更糟。

據《華爾街日報》6月22日報導,排名全球第五大的德國貨櫃航運公司赫伯羅特(Hapag-Lloyd AG)指出,目前約有50艘船等待停靠鹽田港,數量低於上週的70艘。

赫伯羅特發言人Nils Haupt表示:「船隻排隊的情況有所緩解,但大家仍希望能盡快停泊。運能緊張的情況將延續到第4季度,這可能會影響到年底購物季,並對運費造成更多壓力。」

5月底,鹽田港開始堵塞,當時COVID-19疫情爆發迫使廣東省政府封閉部分城市和地區。而鹽田港是全球最繁忙的港口之一,也是汽車零部件、家用電器、電子產品、傢俱等商品的運輸重要港口。

鹽田當地官員指出,貨物搬運作業通常每日處理約3.6個貨櫃,但本月初的處理能力一度降至正常水平的30%,但目前已回升至70%。

部分船運公司更改計畫,將貨運地點改至深圳蛇口港、廣州南沙港等地。6月以來,南沙港的貨櫃量激增,碼頭堵塞,拖車運轉效率大幅降低、費用翻倍,且一車難求;蛇口港也出現類似情形,近期也針對接收出口貨櫃相關政策進行調整。

中國媒體《第一財經》引述一名做電器出口生意的企業主說法,由於鹽田港、蛇口港的收櫃減少,為了要讓貨物順利出口,近期已經將貨物轉往南沙港等待,「因為排隊進港時間過長,約7到8小時,使費用飆升。過去到南沙港的拖車費是每櫃人民幣900元,現在大幅提升到2800元。」

而全球最大的集裝箱航運公司馬士基(Maersk)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鹽田港口因COVID-19疫情導致嚴重擁堵數週後,供應鏈中斷的情況在全球貿易中仍然普遍存在。」

由於要等待長達16天的時間才能停靠鹽田,等待開往北美、歐洲和其它地方的貨物的集裝箱船不得不在深圳和香港外停泊。出口商試圖繞過鹽田導致的延誤,自身安裝了起重機的小型船隻已將許多集裝箱從珠江三角洲的河邊工廠碼頭直接運送到香港附近的集裝箱船上。

據《紐約時報》6月22日報導,總部位於香港的集裝箱航運公司文華航運(Mandarin Shipping)的董事長蒂姆.赫胥黎(Tim Huxley)表示:「現在好像是高峰期——有很多船在等著。」

他預測,可能要一直到年底才能解決鹽田和其它地方的所有航運延誤問題。

目前,已有中小外貿企業不堪種種負擔關門。《21世紀經濟報導》6月13日引述津某外貿企業的負責人周明的消息說,即便馬上就到了一年一度的出口旺季,市場上已經有無奈放棄訂單的小企業主。

官媒《中國經濟週刊》5月底報導,多家深圳和東莞的中小電子工廠,在重重壓力之下不得不歇業。

雖然人民幣升值有利進口貿易,但是,中國經濟更多的是依靠出口貿易並賺取外匯,因此經濟學界經常稱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是:出口、投資和消費。

天鈞政經智庫研究員任重道指出,中國外貿出口半壁江山是由民營企業支撐起來的,相較於國有企業和外資企業,它們抵擋市場風險的能力比較弱。在疫情的影響下,外貿企業在去年上半年基本沒有賺錢,很多企業甚至是虧損的,倒閉的也不少。中共政府去年5月開始控制人民幣對外升值對內貶值,眾多民營的外貿企業基本一年白干。轉過年來又碰上了原材料上漲,企業備受煎熬。同時,上半年人民幣還是處於升值通道。現在,物流成本又增加,外貿企業難上加難。

責任編輯: 辛荷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