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品行不端豈能可愛?(圖)

2021-06-06 11:20 作者:斯洋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圖片來源: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6月6日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日要求中國官員「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有人認為,習近平此番是要對此前的「戰狼外交」作出調整,以扭轉由此而來的負面形象。美國之音採訪的幾位中國問題專家指出,中國是否「可信、可愛、可敬」,與外交風格關係不大,更重要的是取決於中國的行為,也就是中國外交的實質。他們說,如果實質不改,無論風格怎麼變,西方也不太可能「愛上」中國。

問: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前不久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集體學習中要求中國官員「加強和改進國際傳播工作,展示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中國目前在西方國家的形象越來越負面,是西方不夠瞭解中國嗎?他還要求中國官員「既開放自信,也謙遜謙和,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這意味著中國會改變此前的「戰狼」外交和其他的咄咄逼人的做法?

澳大利亞堪培拉查爾斯特大學公共倫理學教授,《無聲入侵:中國如何將澳大利亞變成傀儡國家》一書作者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中央政治局學習會發言的一個問題是,他們不認為自己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世界的看法。所以,共產黨必須改變世界其他地方對中國的看法,而不是改變自己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做法,所以,習近平強調要為中國共產黨爭取更大的話語權。在中國共產黨的想法中,既然中國是完美的,那麼,有問題是外國人的看法和外國人的理解,所以他們必須通過更大的話語權和海外宣傳來教育我們。在我看來,這是對現實局勢的深刻誤解和誤讀。……他認為教育我們,我們就會回轉過來,這是妄想。」

香港大學中國傳媒研究計畫主任班志遠(David Bandurski)在「勸說的力量」一文中分析說:「集體學習的內容就有很多讓我們停下來思考的地方:他將目前的挑戰描述為‘輿論鬥爭’,這是毛澤東時代的術語;他持續不斷地強調必須要教育外國人看到中共的好處;他談到動員、加大財政投入和培訓,更重要的是,他強調,地方領導人要把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納入意識形態工作中,這些都很難讓人相信中共在(宣傳)語調上會有大的改變。在擴大‘國際輿論朋友圈’的下一句,他又強調‘輿論鬥爭’。在這樣的鬥爭中,勢必有順從的媒體和為其辯護的人,這是他們的朋友,也有堅持批評的記者、學者和政治家,這是他們的敵人,這些人正是他們這些外宣行動旨在要消弭的。」

班志遠還說,從中共中央政治局學習會邀請復旦大學張維為教授為其提出工作建議就可以看出,中共不會改變自己的行徑。「張維為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體制,即所謂中國模式的堅定的捍衛者。他認為這比其他任何模式都要好。2011年,在與美國學者弗朗西斯.福山進行辯論時,張維為盛讚中國體制,認為西方民主體繫在人類歷史中‘可能只是短暫的存在’」。

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戴維.藍普頓(David Lampton):「我希望他們能改變,我也願意以開放的胸襟來看他們未來的行動,但是,他們的對外行動沒有改變。如果你看看馬上到來的共產黨的20大,習近平必須要讓中國看上去強硬……

……首先,我們看看中國與那些‘中等強國’的關係,加拿大、澳大利亞、紐西蘭、歐盟等,中國對這其中相當數量的國家都比較強硬,而這些國家恰好又是美國的盟友或與美國關係密切的國家。你從最近中歐關於投資合作安排的協議中也可以看出,這個協議被推遲了,一些中等強國也支持對將技術轉移到中國實施更加嚴格的限制。我不認為中國正在改變其對這些‘中等強國’的行為。只要中國被認為對美國盟友和朋友強硬,美國就很難對中國非常包容。中國與外部世界關係的另一個重大問題是中國對待香港和新疆的問題,我不認為習近平會因為外國人不高興而改變他治理中國的方法。」

問:在學習會上,習近平說,「要加強對中國共產黨的宣傳闡釋,幫助國外民眾認識到中國共產黨真正為中國人民謀幸福而奮鬥,瞭解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馬克思主義為什麼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麼好。」中國共產黨認為自己的威權體制要比西方民主體制優越,你覺得西方民眾會接受中國的說法嗎?

漢密爾頓:「你知道在西方,自由的理念,日常的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和行動自由,這些都是非常珍貴的。我的意思是深入人心的,是生活在民主社會中的人的本質。當他們看到從中國傳來的消息,對新疆的鎮壓,尤其在香港的暴行,不斷威脅用暴力佔領臺灣等等,人們就會說,‘好吧,你知道這不是我喜歡的制度’。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在中國無緣無故地被捕或監禁,被長期監禁。在西方,即使是中國的支持者也很難為北京的行為辯護。北京永遠不可能讓大多數人,絕大多數西方人接受中國制度優越的說法。他們贏得這場戰鬥的唯一方法是通過懲罰、鎮壓和懲治那些敢於直言的人。

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S)的亞洲項目負責人葛萊儀(Bonnie Glaser):「中國體制的某些方面確實是西方國家的人不可能接受的,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會譴責的。中國對待少數民族的方式,對待那些批評習近平政策的人的方式。希望幫助他人的律師們僅僅因為說出心中的想法而被投入監獄。毫無疑問,西方人會強烈反對這種做法。我們永遠不會認為中國制度的這一方面是可愛的。西方人不喜歡中國政治制度的其他方面還有很多,包括對國企的補貼,包括中國女性的待遇,一胎化政策,強制墮胎,諸如此類的事情。……中國政策的某些方面,他們執行國內政策方式,是的,西方總是不能接受的,不會覺得可愛。

我認為,美中現在處於意識形態之爭的初級階段,很多年來,大家都在關注經濟和軍事競爭,但是意識形態的競爭越來越強烈。有關哪種政治制度更好競爭也越來越強烈。中國對自己的民眾、對西方國家也說自己的制度好,這已經引起了大家的強烈反應,特別是美國總統拜登。」

問:如果您是習近平的外交政策顧問,如果中國真的希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應該怎麼做?

漢密爾頓:「北京如果想塑造一個‘可信、可愛、可敬中國形象’,那麼,它必須改變自己的行為方式,改變中國共產黨的行為方式,這是通過公關和營銷活動無法實現的。現在的問題不是訊息兜售的方式,而是從中國,從北京傳出的基本訊息。這是一種不容忍、威脅和侵略的訊息。這樣的中國和中國共產黨沒有什麼可愛的。這也是西方民眾和精英在過去三四年不再支持中國的原因。」

葛萊儀:「我認為最重要的不是中國的外交風格,而是中國外交實質。即使中國外交官的語氣更加溫和,如果政策本身不改變,這也不會有多重要。戰狼外交只是一種風格,在使用的語言上更加自信或咄咄逼人。是的,如果他們決定放棄那種風格,而採用更友好的語言,我們應該歡迎,但我認為我們不能說這會解決存在的問題,如果他們不開始解決中國外交的(實質)問題。

這些例子包括對澳大利亞的經濟脅迫,在南中國海地區用海警或是海上民兵船隻恐嚇和霸凌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菲律賓和越南等國,對臺灣進行軍事威嚇等。這些例子在我看來都是需要改變的中國的行動、中國的外交政策。如果中國的行動不改變,我不認為,我們可以說,因為中國現在語氣好了,中國就可愛了。」

藍普頓:「我想說一個‘更可愛的中國’政策的關鍵是想辦法改進他們處理香港、新疆、西藏的方法,這是一個方面。其次,很明顯,保持經濟增長,關心世界其他地區的發展,開始轉向令人放心的外交政策,而不是威懾和統一的外交政策,轉向合作的外交政策……世界是要看行動,而不是言辭上的。」

香港大學中國傳媒研究計畫主任班志遠在給美國之音的郵件上說:「講好中國故事最大的挑戰之一是這個故事的構思太狹隘,受到太多的限制。一個國家的真正力量來自思想和聲音的多樣性,但是,這卻被浪費在追求形式的一致上。

在我看來,認為一個國家的形象應該是正面的,應該‘可信可愛可敬’,這個觀點本身就有問題。並認為這樣的形象是可以塑造和維護的更是愚蠢。中國領導人說他們希望有西方享有的話語權,但在西方有哪個國家只是享有正面形象,而不受社會、政治、文化和經濟現實影響?這是海市蜃樓。」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