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COVID-19病毒溯源 左媒爭先恐後轉向(圖)

2021-05-25 21:51 作者:成容 桌面版 简体 28
    小字

石正麗
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圖片來源: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5月25日訊】(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自由左派媒體在花了一年時間嘲笑之後,終於承認,COVID-19可能源自武漢的一個實驗室,而中共一直在不遺餘力地掩蓋真相。

據《每日郵報》5月25日報導,中國國家媒體於2020年1月11日報導了COVID-19的首例死亡病例,當時一名61歲的男子是武漢海鮮市場的常客,他死於COVID-19。美國的第一個確診病例是在10天後,當時一名男子從武漢返回華盛頓州。

在一週之內,即2020年1月26日,《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發表了第一篇文章,指責武漢病毒研究所應對疫情負責。

然而,大多數主流媒體對這些說法提出異議,直接否定它們,甚至斥之為種族主義者。

川普(特朗普)在2020年5月1日說,他「高度相信」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逃出來的時候,《紐約時報》、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迅速嘲笑他的言論。

CNN在川普政府結束時,公然敵視川普總統和他的顧問,在嘲笑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的想法時幾乎是幸災樂禍的。

《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和國家公共廣播電臺,同樣對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的說法不屑一顧。

一些媒體,如《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甚至將任何關於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的說法稱為「有毒的陰謀論」。

很少有人在暗示COVID-19可能源自一個研究機構時不引起反感,但這並不妨礙包括《每日郵報》在內的一些媒體對這種說法提出質疑。福克斯新聞的卡爾森(Tucker Carlson)也明確要求調查它是否可能從實驗室裡逃出來。

最後,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出現了敘事開始改變的第一個跡象。

1月,世界衛生組織(WHO)在北京嚴格控制訪問和研究人員的談話對象後,只是令外界提出了更多問題。

世衛組織團隊只被允許在武漢實驗室內停留三個小時,並且無法檢查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任何安全日誌或對其工作人員的測試記錄。中國的行動導致拜登的白宮呼籲提高透明度。

即使是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也說,這次訪問沒有結論,並補充說「所有的假設都是開放的」,值得在未來進行研究。

到5月11日,美國主要的公共衛生專家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已經承認,病毒從實驗室中逃脫的想法被過快地否定了。

當被問及該病毒是否自然產生時,福奇回答說他想更仔細地研究這個問題。他說:「我對這一點並不確信。我認為我們應該繼續調查在中國發生的事情,直到我們繼續盡最大努力找出發生了什麼。

「當然,調查的人說這很可能是從動物宿主中出現的,然後感染了個人,但也可能是其它原因,我們需要找出這一點。所以,你知道,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完全支持任何調查病毒的來源的理由。」

福奇的披露讓許多左派人士感到震驚,他們接受了北京的說法,即自從中共病毒首次出現以來,它就是從一個海鮮市場傳播的。當然,北京繼續堅稱COVID-19並不是源自武漢的病毒實驗室。

中國外交部在5月24日的一份書面聲明中說:「美國不斷捏造不一致的說法,並吵著要調查武漢的實驗室。這充分表明,美國的一些人不關心事實和真相。」

CNN

2020年5月5日,他們的特約編輯西利扎(Chris Cillizza)對這一建議進行了嚴厲的抨擊,題為:「福奇剛剛粉碎了川普關於冠狀病毒起源的理論」。

西利扎寫道:「在我們玩遊戲之前,請記住這一點。這兩個人中只有一個是世界知名的傳染病專家。而且不是川普。簡而言之,福奇對疾病起源的看法比川普對疾病來源的看法重要得多。」

「特別是因為,在川普和他的親信之外,大多數瞭解情況的人都非常、非常懷疑川普關於病毒來自實驗室的說法,無論是意外泄漏還是故意釋放的。」

西利扎四天前的一篇文章,標題是:「川普與美國情報界相矛盾,聲稱他看到了冠狀病毒源自中國實驗室的證據」。然而,快一年了,語氣已經大大改變。

今年3月26日,CNN的首席醫學記者古普塔(Sanjay Gupta)博士,採訪了美國疾病控制和保護中心(CDC)的前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

雷德菲爾德說,他已經得出結論,病毒是從實驗室逃出來的。他說:「我的觀點是,我仍然認為武漢的這種病毒最可能來自實驗室,你知道,是逃出來的。現在,其他人不相信,那也沒關係。科學最終會把它弄清楚的。在實驗室裡正在研究的呼吸道病原體,感染實驗室工作人員的情況並不罕見。」

5月23日,《華爾街日報》報導,根據此前未披露的美國情報報告,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11月病倒了,以至於他們尋求醫院治療。

第二天,該報報導了武漢市外約80英里處的一個神秘礦井,2012年4月,這裡的六名礦工在進入礦井清除蝙蝠糞便後生病。其中三人死亡。

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中國科學家被要求進行調查,並在對礦井中的蝙蝠進行取樣後,發現了幾種新的冠狀病毒。然而,他們並不願意透露他們的信息。

5月24日,CNN承認,武漢實驗室的情況可能比最初認為的要多。

他們發表了一個更新:關於武漢研究人員疾病的新信息加劇了關於大流行病起源的辯論。

《紐約時報》

當任何支持川普的國會議員,說武漢實驗室的理論值得進一步探討時,《紐約時報》就會很快否定他們的說法。

在大流行的第一個月,他們抓住了阿肯色州的共和黨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提出的問題。

科頓說:「我們沒有證據表明這種疾病起源於那裡。但由於中國從一開始就兩面三刀,不誠實,我們至少需要提出這個問題,看看證據是什麼,而中國現在根本沒有就這個問題提供證據。」

他在2020年2月17日說的話,將被證明是有先見之明的。然而《紐約時報》在其報導的標題上寫道:「參議員科頓重複了冠狀病毒起源的邊緣理論」。

到2020年4月30日,該報將川普政府為查清病毒來源所做的努力描述為一場政治迫害。

據現任和前任美國官員稱,「川普政府高級官員已推動美國間諜機構尋找證據,以支持一個未經證實的理論,即中國武漢的一個政府實驗室是冠狀病毒爆發的起源。這一努力是在川普總統升級了公開活動,將這一流行病歸咎於中國之際進行的。」

這篇報導的標題是:「據說川普官員要求間諜將病毒和武漢實驗室聯繫起來」。

然而,在5月,該報的兩名前科學記者,2012年退休的韋德(Nicholas Wade)和今年早些時候在指導秘魯之行時,因語言問題發生爭執而離職的麥克尼爾(Donald McNeil)都表示,他們現在覺得病毒來自實驗室是可能的,事實上也許很可能。

麥克尼爾在Medium上寫道:「2020年初春,我為《紐約時報》寫了一篇文章,我在上面寫了一個試探性的標題:《科學家們說,新的冠狀病毒‘顯然不是實驗室泄漏的’》,它從未被發表過。」

他說,在是相信川普官員說的是實驗室泄密,還是相信科學家說的不是實驗室泄密的問題上,報社出現了尖銳的分歧。

麥克尼爾寫道:「實驗室泄密理論又回到了右派一開始就聲稱的那些主張,這些主張是由那些給我們帶來披薩門、瘟疫、禽流感、Q-Anon、停止偷竊(大選)和1月6日國會入侵的人所提出的。我們仍然不知道這種可怕的大流行病的來源。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

「但是,與一年前相比,它可能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或武漢的一個姐妹實驗室泄露出來的說法,已經變得相當強烈,當時的呼聲非常響亮,淹沒了嚴肅的討論。而中國的不坦誠讓人不安。」

韋德得出了同樣的結論。

他寫道:「自然出現和實驗室逃逸的假說都還不能被排除。兩者都還沒有直接的證據。所以不能得出明確的結論。也就是說,現有的證據比另一個更傾向於一個方向。讀者將形成他們自己的觀點。但在我看來,支持實驗室逃逸的人,比支持自然出現的人更容易解釋所有關於SARS2的現有事實。」

華盛頓郵報

記者在2020年4月30日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對武漢實驗室的工作進行了細緻深入的分析,並強調了其中的風險。

然而他們的標題是:「中國實驗室對致命的蝙蝠病毒進行了廣泛的研究,但沒有證據表明存在意外泄漏」。

第二天,這種輕蔑的語氣繼續:「新的冠狀病毒是由武漢的一個實驗室意外釋放的嗎?這很值得懷疑」。

到了今年5月24日,該報非常接近於承認他們被矇蔽了。

布萊克(Aaron Blake)寫道:「鑒於我們所知道的關於川普如何處理這種事情的一切,就產生了謹慎和懷疑。這種(非常有必要的)謹慎和懷疑態度溢出,產生了一些過度簡化,特別是在總結通常更加謹慎的報導時。」

他承認:「我們可能永遠無法真正瞭解真相。」

赫芬頓郵報

當人們對2020年春天的病毒越來越關注時,《赫芬頓郵報》迅速嘲笑所有關於其起源的問題。

他們在2020年4月7日的一篇報導中以此為標題:「一場有毒的‘傳染病’,COVID-19陰謀論的病毒式傳播」。

然而,一年多以後,今年5月24日,該網站對《華爾街日報》關於2019年武漢實驗室工作人員住院的報導,以及由此引發的問題進行了跟進。

他們寫道:「報告:武漢的研究人員在大流行前因COVID-19的症狀而住院」。

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NPR)

2020年4月23日,NPR稱:「病毒研究人員說,幾乎沒有任何可能性,新的冠狀病毒是由於在中國或其它地方的實驗室事故而釋放出來的。」

該新聞網決心證明武漢實驗室泄漏論沒有可信度,並製作了一系列「解釋」,堅持認為COVID-19是由動物傳染給人類的。

他們在2020年4月15日報導:「這個冠狀病毒起源於哪裡?病毒獵手在蝙蝠身上找到了基因線索」。

然而,一年多以後,國家公共廣播電臺饒有興趣地關注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及其令人擔憂的結論。

他們總結說:「COVID來自中國實驗室的理論,在世衛組織的報告中獲得了新的生命。」

3月31日,他們報導:「呼籲對COVID-19從實驗室泄漏的可能性進行公開調查」。

看著不斷變化的新聞線的人中,包括川普的國務卿蓬佩奧。

蓬佩奧在5月20日發推文說:「一年多以前,我告訴@MarthaRaddatz,武漢病毒很可能來自實驗室泄漏。她就差點說我陰謀論了。中共說我是人類的敵人。那現在呢?嗯,現在,左翼媒體正爭先恐後地站在真相的一邊。」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