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驚人證據:三次大戰中共計畫用生物武器(圖)

2021-05-10 11:19 作者:肖然 桌面版 简体 35
    小字

中共病毒
中共病毒(图片来源: Adobe stock图)

【看中国2021年5月10日讯】(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報導)據《澳大利亞週末》報導,美國國務院在調查COVID19病毒溯源時獲得一份驚人文檔,暗示第三次世界大戰將使用生物武器進行。 

這份263頁的文檔由中共軍方科學家和公共衛生高級官員撰寫,美國國務院在調查COVID19病毒溯源時獲得。報導指出,軍事科學家注意到,在生物武器襲擊期間,需住院的病人突然激增,「這可能會導致敵人的醫療系統崩潰」。

文檔寫道,SARS冠狀病毒可能預示著一個「基因武器的新時代」,並指出它們可以「被人為操縱成一種新型人類疾病病毒,然後被製成武器,並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釋放出來。」

英國和澳大利亞外交事務和情報委員會主席圖根哈特(Tom Tugenhat)和派特森(James Paterson)表示,該文檔引發人們對中共在病毒起源問題上缺乏透明度的嚴重擔憂。

這篇題為《非典的非自然起源與人造病毒作為遺傳生化武器的新物種》的論文概述了中共在生物戰爭研究領域的進展。

「隨著其他科學領域的發展,生物製劑的交付已經取得了重大進展,」論文寫道,「例如,凍干微生物的新發現使儲存生物製劑和在襲擊時將其霧化成為可能。」

根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國防大學跟蹤」,該研究的10位作者是隸屬於西安空軍醫科大學的科學家和武器專家,該大學的國防研究水準被評為「極高風險」。

2017年,在習近平的軍事改革中,空軍醫科大學(又稱第四醫科大學)被劃歸軍方指揮。《人民日報》總編徐德忠的網上個人簡介顯示,2003年非典期間,他向中共軍委和衛生部最高領導層匯報了24次,準備了3份報告。

該報告稱,曾為美澳加政府工作的數位取證專家波特(Robert Potter)表示:」我們能夠驗證它的真實性,這是一份由特定軍方研究人員和科學家撰寫的。我們在中共網路上找到了它的起源。」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其首席中國事務顧問余茂春(Miles Yu)2月在《華爾街日報》的專欄文章中就引用了這份文檔。「2015年解放軍的一項研究將2003年SARS冠狀病毒爆發視為外國軍隊發動的』當代基因武器』。」文中寫道。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主任詹寧斯(Peter Jennings)告訴news.com.au,該文件已接近我們所掌握的「煙槍」(指確鑿證據)。「我認為這很重要,因為它清楚地表明,中國科學家正在考慮將軍事應用應用於冠狀病毒的不同株系,並思考如何部署這種病毒。」

他還說,該文檔可能解釋了為何中共不願外界對COVID19起源發起調查。

釋放生物武器的最佳條件也是研究內容之一。「生物武器攻擊最好在黎明、黃昏、夜晚或陰天進行,因為強烈的陽光會破壞病原體,」報告稱,「在乾燥的天氣裡應該釋放生物製劑。雨或雪可以導致氣溶膠顆粒沉澱...一個穩定的風向是理想的,這樣氣溶膠就可以飄到目標區域。」

綜合多個媒體的報導,福西(Anthony Fauci)領導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已資助了一些有武漢病毒研究所(WIV)科學家參與的專案,包括武漢實驗室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大部分工作。

據《每日通訊》(Daily Caller)報導,2017年,福西的機構在沒有獲得政府監督機構批准的情況下,恢復了一項有爭議的撥款,用於武漢的轉基因蝙蝠冠狀病毒。2014年,奧巴馬政府暫停了對蝙蝠冠狀病毒功能增強性研究的聯邦資助。在做出這一決定的四個月前,NIH通過向達茲紮克(Peter Daszak)領導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撥款,有效地將這項研究轉移到了武漢病毒研究所(WIV)。

NIH在2014年6月支付了生態健康370萬美元撥款的第一批666,442美元,在「瞭解蝙蝠冠狀病毒出現的風險」專案下,截至2019年5月的類似年度撥款。

《華盛頓郵報》曾提醒,WIV「在與美國大學和機構合作的情況下公開參與了功能增益研究」已有數年之久。

現在我們有了一份2015年中共軍方的檔案,稱將COVID19作為生化武器,而在COVID19大流行爆發的4年前,距離一家致力於讓蝙蝠冠狀病毒更易傳染給人類的實驗室僅幾英里。然而,如果你認為他們之間可能有關聯,就會被扣上一頂兜售謊言的陰謀論者的帽子。

對於那些說「COVID19不可能是人為的,因為實驗室製造的病毒會有被操縱的明顯跡象」的人,情況恰恰相反。正如韋德(Nicholas Wade)三天前在《原子科學家公報》上指出的那樣,被稱為「無縫」的新方法不會留下任何(人為)定義的痕跡。其他操縱病毒的方法,如連續傳代,即將病毒從一種細胞培養物重複轉移到另一種細胞培養物中,也不適用。如果病毒被操縱,無論是通過無縫方法還是通過串列傳代,都沒有辦法知道情況是否如此。」

這個痛苦而明顯的答案似乎就在我們面前,卻被親共政客、大型科技公司和媒體掩蓋著這個星球上最簡單的串連遊戲。幸運的是,《原子科學家公報》敢於打開武漢病毒的「潘朵拉盒子」,一年前還被視為禁忌的真相很快將公之於眾。

《澳大利亞週末》的報導發表在news.com.au。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