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中共太空計畫看武漢實驗室真相(圖)

2021-05-09 12:44 作者:肖然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2020年5月27日,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空拍。(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7日,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空拍。(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5月9日讯】(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報導)中國長征五號火箭碎片的墜落地成為全球焦點之際,美媒《國家評論》報導,中共太空計畫事故頻發提醒人們審視COVID19病毒源於武漢實驗室的說法。 

中共政府告訴我們,中國太空計畫與中國病毒研究計畫一樣謹慎和安全。然而,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武漢實驗室的確存在洩漏病毒。

是的,正如邁克爾.布倫丹.多爾蒂(Michael Brendan Dougherty)和其他所有人所說,您應該拿出43分鐘時間,閱讀尼古拉斯.韋德(Nicholas Wade)的文章,深入探究COVID-19不僅源自武漢實驗室的可能性,而且很可能是故意通過增強功能研究使其易於感染人類,並且美國政府很可能已為一些研究提供了資金。

在我們進入武漢實驗室之前,請注意本週《紐約時報》的這個故事:

上週,中國長征五號火箭日前失控偏離軌道。預計該火箭將在週六或週日的某個時候掉落到地球上,這被稱為「不受控制的重入」。

它是在海洋中無害地飛濺還是會影響人類居住之地,還不清楚為什麼中國太空計畫再次發生事故。考慮到中國計畫的發射時間表,未來幾年可能還會有更多此類不受控制的火箭重入。

文章指出,中國的太空計畫是唯一「將如此大的火箭級提升到軌道並使其隨機落入某處」的計畫,預計殘骸會在東部時間週六晚上11:43重新進入,碎片可能會灑落在非洲東北部,蘇丹上空。

好消息是蘇丹有很多空曠的沙漠。壞消息是,截至今天上午,航空航天公司地圖上的圓圈中心距喀土穆不遠,喀土穆有520萬人居住。

而且,這種中國製造的空間碎片降落在人口稠密地區的情況已經發生。一年前,當世界與COVID-19大流行搏鬥時,中國(中共)發射試驗飛船,碎片最終降落在象牙海岸。如果在重返過程中20噸重的核心部分在15至20分鐘前通過地球大氣層,那麼火箭碎片可能已落在紐約市。

該文引用天體物理學家的話,稱中國航天計畫的管理不善和「不負責任」。這很有趣,因為在過去的一年半,關於中共政府管理的科學計畫的過失和不負責任的討論很多。為什麼呢,這幾乎就像是不負責任的專制政權的一種行為模式!

如果傷害或殺害其他國家的人,中共政府不會給老鼠打招呼。它只想要它想要的東西,它不在乎誰付出代價。

哦,《紐約時報》文章中的另一點是:「儘管全世界都在關注和擔憂,但自那時以來,中國航天官員還沒有公開處理過失控的重返太空問題。」

當中共政權面臨問題時,其默認設置是否認問題的存在。

中國政府的官方統計數據會讓您相信,COVID19大流行已於2020年3月在中國結束。官方統計數據表明,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超14億)染疫在全球排名第96位,剛好超過9萬人,死亡僅4,636人。按照中共官方數字,自2020年4月以來,全國共4人死於COVID19,過去一年中每天從未超過1000例活躍病例。根據中共的說法,COVID19的任何變體從未嚴重侵襲過中國。

不過同時,在中國邊境附近的印度卻報告了(一天)414,188例感染病例和3,915例死亡。

不錯,就是今天(5月7日)。

華盛頓大學一個獨立的全球健康研究中心健康度量與評估研究所發布了對COVID19造成的總死亡人數的新估計, 試圖解釋早期遺漏的病例以及不可靠數據所遺漏的數據政權。該報告得出結論:「我們的分析估計,到2021年5月3日,COVID19死亡總數為693萬,比報告的324萬死亡人數高出兩倍以上。」其唯一提到中國的地方是註腳。

同樣,《經濟學人》整理了一個引人入勝的詳細圖表,顯示了每個國家(從2020年1月到2021年4月)每個月超額死亡人數增加的百分比。但是裡面沒有中國的數據。因為該出版物只能使用來自發布各種原因死亡數據的國家和地區的數據。

從洩漏的文件中我們已經知道,中國低估了病例和死亡人數,並在大流行的頭幾週掩蓋了至少三分之一的真實情況。為什麼現在每個人都只是對荒謬的、令人難以置信的官方數字聳聳肩?

而且,如果起源於中國的病毒最終對全世界所有國家(尤其是美國和印度)的生命、公共衛生、經濟和社會造成了災難性的破壞,這難道不是北京一直以來想要的嗎?

我們毫不懷疑地知道,我們正在面對一個行為失職和不負責任的政權,它幾乎不在乎保護本國公民的生命,也絕對不在乎保護外國公民的生命,並且無論其言論多麼不可信,它都會否認並掩蓋其惡行和錯誤。但是,有些人仍然認為實驗室洩漏是一種瘋狂的陰謀論。真正瘋狂的態度是相信中共對此的否認!

有時我不知道自然傳播理論的廣泛信仰是否部分地取決於西方對中國地理面積的遺忘-「他們在中國洞穴中的蝙蝠中發現了一種類似的病毒,而且一定是從那裡傳播的。」 

韋德這樣寫道:「從地理開始。SARS2病毒的兩個最接近的已知親戚是從中國雲南山洞的蝙蝠收集的。如果SARS2病毒首先感染了居住在雲南溶洞附近的人們,那將強烈支持該病毒自然擴散到人類的想法。然而,大流行卻在1500公里以外的武漢爆發。」 

那大約是從華盛頓特區到密蘇里州堪薩斯城的距離。想像一下,在紐約市爆發了一次病毒爆發,有人爭辯說病毒從田納西州孟菲斯郊外洞穴中發現的蝙蝠自然的跳到人類身上。然而,迄今還沒發現任何中間的證據和案例。

以上理論的另一個複雜之處是:我們尚未找到更早、更溫和、更弱毒的SARS-CoV-2版本。這是一種蝙蝠病毒,以近乎理想的形式爆發在現場,對人類造成傷害。幾天前,一份尚未經過同行評審的新研究論文得出結論:

-在對2019/2020年SARS-CoV-2和2003年SARS-CoV的進化動力學進行並排比較時,我們驚訝地發現SARS-CoV-2在2003年後期類似於SARS-CoV SARS-CoV為人類傳播制定了幾種有利的適應方法後,這一流行病就流行了。我們的觀察結果表明,到2019年末首次檢測到SARS-CoV-2時,它已經預先適應了人類傳播,其程度與晚期流行SARS-CoV相似。但是,尚未檢測到源自人類適應性較差的SARS-CoV-2-like病毒的進化前體或進化分支。

那些看了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的樣本的遺傳標誌的研究人員說,這甚至不是什麼大新聞。

-市場樣本並未與人類SARS-CoV-2基因組形成單獨的簇。我們將市場樣本與人類武漢-Hu-1分離株進行了比較,併發現了>99.9%的基因組同一性,即使是在S基因上也顯示出先前CoV人畜共患病進化的證據。在SARS-CoV暴發中,僅在很短的時間內從同一物種內收集到的分離株中觀察到了>99.9%的基因組或S同一性(圖5)(15)。在時間和跨物種傳播的地點收集得最緊密的2003/2004年暴發的人類和貓科動物分離株,僅具有高達99.79%的S身份(圖5)(37)。因此,一月份的市場分離株不太可能起源於中間動物宿主,這些分離株與12月的人類SARS-CoV-2都具有99.9-100%的基因組和S身份,特別是如果最新的共同祖先跳入人類的話早在10月,2019(54,55)。市場樣本中的SARS-CoV-2基因組最有可能來自被SARS-CoV-2感染的人,他們是市場上的賣方或訪客。如果市場上有中間動物宿主,那麼可用的遺傳樣品中就沒有證據。

如果海鮮市場的病例爆發不是由動物引起,則意味著是由人引起的,此人也將在武漢的其他地方旅行,從而感染其他人,因而源頭無法追溯到市場。這個人或許就是從事蝙蝠新冠病毒研究的實驗室研究人員。

相關報導:阎丽梦坚称病毒是生化武器 中共急了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