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名主播揭秘:為何科學界媒體隱瞞疫源(圖)

2021-04-04 05:25 作者:肖然 桌面版 简体 14
    小字

福克斯新聞主持卡爾森
福克斯新聞主持卡爾森(圖片來源:Rich Polk/Getty Images for Politicon)

【看中國2021年4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報導)率先採訪閻麗夢的福克斯名主持人卡爾森(Tucker Carlson)是首位西方主流媒體報導COVID19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媒體人,在世衛疫源報告出臺之際,卡爾森在節目中解析為何科學界、媒體和世衛要隱瞞真實的病毒來源。


2020年在主流媒體鮮少觸碰疫源話題時,卡爾森就多次採訪了中國病毒學家閻麗夢,提出病毒源於武漢實驗室的說法。


卡爾森在3月30日《塔克秀》節目中,披露了世衛專家組唯一的美國成員達茲扎克於中共實驗室密切合作的背景,並再一次提出COVID19病毒可能來源於中共武漢實驗室。 


下面是節目主要內容的譯文:

2020年初,在中共當局報告武漢首例COVID19病例的幾天前,世界衛生組織的高級檢查員參加了一次訪談,並在YouTube上播出。

這名檢查員叫彼得.達茲扎克(Peter Daszak)。他談到了他在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的15年研究。達茲扎克還談到他的非營利組織,該組織獲得來自美國政府的數百萬美元的支持,其中很大一部分用於用於被其成為「最高標準世界級實驗室」-武漢實驗室。意味著美國納稅人的錢用於「功能獲取研究」,即在實驗室中處理病毒,以使其更易於傳播和致命。


達茲扎克說,「冠狀病毒非常好…您可以在實驗室中輕鬆操作它們。S蛋白可驅動冠狀病毒導致許多人畜共患病的風險。這樣就可以得到序列,構建蛋白質。我們與UNC的Ralph Barrack合作完成了此任務。插入另一種病毒的主幹,然後在實驗室中做一些工作。」

達茲扎克這番話於2019年12月9日被記錄下來。不久後,他便停止有關實驗室的採訪。人們開始問一些讓他不舒服的問題,比如武漢實驗室措施寬鬆,與第一次疫情爆發的地點很近等。於是,他和世衛的其他官員提出了對流行病的另一種解釋。

他們說,這種病毒極可能源於在武漢某海鮮市場出售的哺乳動物,媒體也接受了該解釋。後來我們發現那是不正確的。因為從來沒有任何證據表明COVID起源於食用穿山甲。

武漢人嘲笑這個解釋,但達茲扎克沒有道歉,他只是不斷轉移對實驗室的注意力,甚至稱實驗室起源說是陰謀論。

去年夏天,他在《衛報》上寫了一篇題為「忽略陰謀論:科學家知道Covid19不是在實驗室中製造的」的專欄文章,並在推特上反覆重申這一點。

「[功能增益]研究與COVID的起源無關,除非您相信陰謀論。如果病毒來自蝙蝠,為什麼要將兩者混合在一起?所有證據都表明這一點?」他說。

美國幾乎所有媒體都忠實地重複了達茲扎克的說法。甚至《國家地理》也確定病毒源頭問題已解決。

但仍有人對此有疑問。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Broad研究所的分子生物學家Alina Chan,注意到冠狀病毒有些奇怪,儘管病毒經歷了數萬億次的複製,但其基因組沒有發生很大變化。通常,從動物傳播到人類的病毒必須迅速適應其人類宿主。那是2003年薩斯(SARS)後期病毒的特點,早期和後期的SARS病毒有很大的不同。但是這一次新型冠狀病毒卻沒有那樣的表現,它似乎是為人傳人量身定制的。

當Chan的這篇論文發表後,達茲扎克攻擊她的結論「荒謬」和「陰謀論」。而且,大多數媒體都同意達茲扎克,這個故事便消失了。

在媒體眼裡,Alina Chan只是一位分子生物學家,她很容易被忽略。

後來,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中國病毒學家閻麗夢身上。閻被美國媒體打成「陰謀論者」。「走開,瘋狂的中國女士。」媒體說。

但是,未來要再駁斥實驗室起源說可能要困難得多。前美國疾控中心CDC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剛剛告訴CNN,他也相信COVID19病毒很可能來自武漢實驗室(報導鏈結)。

雷德菲爾德說,「我仍然認為武漢這種病原體最可能的意識形態是從實驗室逃脫的。其他人不相信沒關係。科學最終將證明這一點。在實驗室工作的呼吸道病原體感染實驗室工作人員並不少見。」

雷德菲爾德(Redfield)是前陸軍軍官,一生都在研究病毒學。調查記者應該對他的觀點進行調查,特別是對這個國家有巨大影響的主張。

然而,MSNBC和CNN那些讓Chan沈默的科學家們又立即開始反駁。科學家和美國情報界達成一致:病毒不是來自實驗室。有趣的是,病毒來源的兩種說法都沒有確鑿證據。那麼,為什麼這些所謂的醫生和媒體為何立即將其政治化,並堅持他們無法證明的事情。《紐約時報》立即就雷德菲爾德的說法發表了一篇文章,稱「情報機構……[沒有證據表明冠狀病毒已從實驗室逃逸」。

不過,這是謊言。去年四月,國家情報局局長辦公室發表聲明,指出情報界尚未排除武漢實驗室的洩漏。上個月(2月),國家情報局局長仍支持該聲明。

那麼,為什麼這些人要立即放棄實驗室之說呢?當然,部分答案就是-保護中國(中共)。世界衛生組織(WHO)由中國(中共)資助,本週,世衛發布所謂的病毒起源「報告」。猜猜參與病毒溯源調查的唯一的美國人是誰?就是達茲扎克。

猜猜達茲扎克和同事在「調查」中發現了什麼?在120頁的報告中,只有2頁專門討論了病毒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

「儘管很罕見,但確實發生了實驗室事故,世界各地的不同實驗室都在研究蝙蝠冠狀病毒。武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實驗室於2019年12月2日搬到[濕]市場附近的新地點。這種搬遷可能會破壞任何實驗室的運作。」報告說。

報告又說,由於沒有找到紙質痕跡(因為中國沒有留下痕跡。),所以該病毒「極不可能」來自實驗室。「在2019年12月之前,在任何實驗室中都沒有與冠狀病毒密切相關的病毒記錄,也沒有可以共同提供SARS-CoV-2基因組的基因組。」

世界衛生組織還希望您知道,如果有人能阻止致命病毒逃逸到世界其他地方,那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的三個實驗室都[冠狀病毒]診斷和/或[冠狀病毒]分離和疫苗開發,都擁有高質量的生物安全水平的設施,並得到了良好的管理。」報告寫道。

但是,這與美國外交官的第一手證詞相牴觸,他們直接進入實驗室並說:「哇,這看起來很危險。」但據世衛的說法,中國和世衛沒有做錯任何事,所以不要問任何問題。

然而,人們不會就這麼停止問問題。週日,一名前國家安全官員告訴CBS,世衛報告只具有朝鮮聞的可信度。

曾在克林頓政府任職、世衛諮詢委員會委員梅茨(Jamie Metzl)說,「我真的不會將現在發生的事情稱為調查。從本質上講,這是一次精心策劃的遊學活動…全世界都認為這是全面的調查,不是的。這群專家只看到了中共政府希望他們看到的。」

為什麼這麼多處於科學界權威地位的人如此堅決的下結論呢?

去年,羅格斯大學的微生物學家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向《波士頓雜誌》解釋了科學界可能想隱藏大流行病起源的原因。他說:「對於進行功能獲得研究的大部分病毒學家來說,避免對研究經費的限制,避免實施適當的生物安全標準以及避免進行適當的研究監督是強大的動力。」

麻省理工學院的科學家雷加拉多(Antonio Regalado)說,如果確定病毒來自實驗室,它將「自上而下地粉碎科學建築」。

科學建築是華盛頓每個人都希望保存下來的。正是這些賦予政客過去一年來濫用權力,以改變選舉規則、消滅成千上萬的小企業,以及使某些行業變得更強大。

中共的謊言使美國脫離了全球領導地位,並奪去了數百萬人的生命,而中國(中共)不必為此付出任何代價,甚至沒有人提議中共對此做出賠償。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