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兩大金融平臺被查封:1.2億人斷了後路(組圖)

2021-04-02 10:20 作者:財經冷眼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看中國2021年4月2日訊】我們都知道,在中國的醫保體系是非常不健全的,不僅收費高,而且保障的範圍非常有限,很多藥品都進不了保障體系,都是需要自費的。最終綜合算下來,生病還不如自己掏錢划算。所以很多人拒絕進入醫保。如果不是因為職工的強制繳納,很多人都不會繳納醫保費用。

醫保不行,商業保險的坑也多,很多人就像找其他途徑來防止生重病,導致整個家庭被拖垮的問題。一場大病拖垮一個家庭在目前的中國是非常普遍的現象,我們經常可以在網上看到這樣的視頻和消息。既然中國沒有這樣面的措施和福利,那麼民間就只有自救了。這就是這些年網際網路眾籌以及互助組織風生水起的主要原因。有些平臺會員高達上億人,一年只要交10塊錢左右,生大病後就能得到救助,可以說完全是替代了醫保和商業保險的功能,當然也動了很多人的乳酪。

網路互助計畫是一種互助性經濟組織,利用網際網路的信息撮合功能,會員之間通過協議承諾承擔彼此的風險損失,並採取小額保障,避免個人負擔過重。在這種情況下,擁有「一人患病,眾人分攤」理念的網路互助,開始得到越來越多人,特別是三線及以下城市和農村用戶人群的關注和認可。

最近,兩個非常大的互助平臺被取消了,一個就是水滴互助,另外一個就是輕鬆互助,可以說在國內引發了非常大的反響。今天我們就來討論一下中國官方取消這些互助平臺的情況以及背後的目的,看看這件事對中國普通老百姓的影響,同時也分析一下最近中國的貧富差距問題。

3月26日,國內最早成立的網路互助社群之一的水滴互助宣布關停
3月26日,國內最早成立的網路互助社群之一的水滴互助宣布關停(網路圖片)

3月26日,水滴互助在其官方公眾號發布了關停公告。公告稱,原互助計畫將於2021年3月31日18點正式終止。在會員的解決方案中,水滴互助表示,在此之前,不幸確診大病的會員,自首次診斷之日起180天內,可繼續向平臺發起申請,若符合原互助條件,將由平臺提供合理賠付。對於用戶賬戶內的餘額,平臺將從3月26日起5日內發起退款。

3月24日,國內一家致力於互助共濟、共享健康的互助平臺—輕鬆互助宣布關停
3月24日,國內一家致力於互助共濟、共享健康的互助平臺—輕鬆互助宣布關停(網路圖片)

而在這個事件發生的前兩天,3月24日,輕鬆互助官方網站突然發布關停公告。公告稱,關停後,對於關停前符合互助條件的會員,將核定合理的互助金額進行最後一次均攤。對於2021年3月31日前不幸確診大病並在此之前提交救助申請的會員,輕鬆互助將繼續提供合理的互助金妥善救助。這些都是關閉之後的一些補救措施,也就沒什麼好細說的。

從2017年開始,同心互助、17互助、蒲公英互助等等眾多平臺業務均已陸續關停。百度的燈火互助在2020年8月份就已關停。今年1月15日,美團互助發布公告稱:因業務調整,美團互助將於2021年1月31日24點正式關停。但是與美團互助提前公告的做法不同的是,輕鬆互助的關停十分突然。儘管不論是水滴互助還是輕鬆互助,這兩家背後有比較大的資本集團在作支撐。

我們先來看一下水滴互助,它在2016年5月上線,是國內最早成立的一批網路互助社群之一。截至目前,上線近五年來,累計服務了8000多萬會員,其中70%以上來自國內三線以下的城市和地區,都是經濟條件比較困難的地區的人群。

除了水滴互助之外,水滴公司旗下還有水滴保、水滴籌、水滴健康等業務。其實對於水滴互助關停,確實還是讓人比較吃驚,因為近期有市場報導說水滴公司正在計畫上市前的新一輪融資。據路透社3月10日報導,水滴公司計畫在(今年)三月進行一輪美國上市前融資,融資額約5億美元。

此前據國內媒體報導,2018年3月,輕鬆互助健康會員數就已經突破3300萬,累計發放互助金超過1.1億元。資料顯示,輕鬆互助的母公司為輕鬆籌,輕鬆籌體系還包含輕鬆籌、輕鬆e保。所以目前,單單就是這兩家平臺的會員就高達上億人,加上管理的龐大的資金,都不是小數目。網路互助曾一片繁榮,2019年是「最高光時刻」,中國網路互助平臺的實際參與人數為1.5億人,約佔全國人口的1/10。規模很大,影響面也非常廣。

那麼,中國官方為什麼要關閉這些民間互助組織呢?也就是說,政府自己不投入,為什麼也要禁止民間來做這樣的好事呢?當然,中國政府也給出了冠冕堂皇的理由:網路互助平臺會員數量龐大,消費者權益保護處於監管真空,涉眾風險不容忽視。2020年9月8日,銀保監會打非局發文《非法商業保險活動分析及對策建議研究》,點名批評了一些平臺,明確將相互寶、水滴互助等網路互助平臺定義為非持牌經營的非法商業保險活動,並提出堅持對所有保險活動實行嚴格准入、持牌經營,嚴厲打擊各類非法商業保險活動。

大家注意到沒有,主要理由是「沒有持牌」的經營活動,意思就是沒有持有保險牌照,而這樣做顯然是在搶保險生意。如果這些平臺做起來或者說做得更大,保險就更加沒人買了。所以,銀保監會當然會打壓。

當然,銀保監會官員指責這些平臺的另外一個問題就是,部分前置收費模式平臺形成沉澱資金,存在跑路風險,如果處理不當、管理不到位還可能引發社會風險。當然,這個算是一個風險,但可以說風險非常小。一年十多塊錢或者幾十塊錢,還沒有共享單車的押金多。只要能保證生大病得到治療,這種風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更何況,只要國家監管部門加強監管,控制這樣的風險可以說都不在話下的,不會因為這種理由而關閉這樣利大於弊的平臺,可以說是典型的因噎廢食,居心不良。

銀保監會關閉的另外一個理由就是網路互助平臺「理賠難」。認為目前互助行業沒有形成行業性的理賠解決方案,互助平臺的用戶數量有的以億為單位,之前保險公司的理賠調查方案很大程度上難以滿足網路互助行業的需求;二是調查的嚴格程度比保險公司更高,因為互助金需要所有成員分攤,因此要做到透明化,這導致用戶感覺比保險公司理賠更難,影響理賠體驗。

其實,這些也都不是大問題,說理賠難,誰能難得過中國的商業保險。互助平臺只要建立更透明的理賠標準和機制,在平台上公開,按照事先確定的標準理賠。相信這個也不是難事。

當然,這些平臺也不是說就是完美無瑕。以上說的問題都有,也存在一些做流量,實現資本套現的目的。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資本投入這樣的平臺,當然是希望獲得回報的。但是只要在利他的同時,獲得合理回報,實現利己的目的,其實也無可厚非。而且這些問題可以通過監管以及改革來改進的,不是一刀切叫停的理由。

目前,中國銀保監會以監管難為理由,叫停了這些網路互助平臺。在我看來,監管難、風險高都是幌子,真正的理由是這些平臺動了保險和醫保的乳酪,所以才受到打壓,切斷這些窮人的退路。最終的目的是將更多的人逼到商業保險和醫保裡去,來收割更多的韭菜。可以說用心非常惡毒。自己不投入錢給百姓看病,反而還反對百姓自救,縱觀全世界歷史,幾乎沒有這樣的政府。

這又讓我想到了前兩天的一件事,就是招行金葵花卡體現出的貧富分化問題。

3月19日,招商銀行公布的2020年報告顯示,佔比僅1.96%富有客戶掌握了82.15%的財富,也就是說,大約2%富人掌握了80%的財富。而98%的人,只佔有20%的財富。這就是人們常說的「二八分化」,也就是2%的人掌握了80%的財富。

對比2019年,佔比1.84%的金葵花及以上客戶掌握了81.2%的財富。2020年比例均有所提升,表明中國的貧富差距還在繼續擴大。

再聯想到前面我講的中國政府關停水滴互助等這些草根的互助組織,可以說就是在對越來越多的窮人趕緊殺絕,確實非常可悲!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