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最高院差1票可審大選案 托馬斯鮑威爾回應(圖)

2021-02-24 08:24 作者:肖然 桌面版 简体 50
    小字

圖爲一貫按照《憲法》原意出具意見的保守派大法官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圖片來源:Steve Petteway, Collection of the SCOUS/Wikimedia/CC0)
圖爲保守派大法官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圖片來源:Steve Petteway, Collection of the SCOUS/Wikimedia/CC0)

【看中国2021年2月24日讯】(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綜合報導)2月22日,美國最高法院以6:3拒絕審理多個2020年大選訴訟案。大法官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對此提出書面異議,律師鮑威爾則認為,最高法院的不作為只會鼓勵更多的濫用。 

實際上,只需4票就可以使最高院接受審理。反對駁回案件的還有大法官塞阿利托(Samuel Alito)和戈薩奇(Neil Gorsuch)。川普提名的卡瓦諾(Kavanaugh)和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都投了贊成票。

保守派非裔大法官托馬斯表示,選舉系統存在問題,最高法院的決定不足以恢復選民信心,並可能給美國未來的大選帶來災難性後果。

「一個缺乏清晰規定的選舉系統會令選民不清楚應該遵從誰的規定;更糟糕的是,當出現多個選舉規定時,參選人可能會根據不同的選舉系統宣布自己獲勝。」托馬斯在書面異議中寫道。 

托馬斯也提到大選存在舞弊和違規現象。 

「關於2020大選的很多案件似乎只提訴了不恰當地修改選舉規則的行為,而非舞弊現象;但是這種觀察結果並不足以讓人安心。只是認為此次大選缺乏強大的、證實大選舞弊的證據並不足以恢復選民對大選的信心,選民仍然需要被確保大選中的舞弊現象沒有被遺漏。」他說。 

駁回的案件中包括共和黨人凱利的有關賓州的訴訟。托馬斯以賓州為例,指出幾個州存在違憲。 「美國憲法授予了各州議會決定如何本州舉行聯邦大選的權力,然而在2020年大選前後,數個州的非立法官員自行設立了相關規定,其結果是最高法院收到了非同尋常數量的、挑戰這些決定的訴狀和緊急處理申請,而賓州案就是其中的一個明顯例證。

「在大選期間修改大選規定本身就很糟糕,更何況修改這些規定的人是並沒有權利這樣做的行政官員。

「賓州議會的規定明確要求接收郵寄選票的最後日期為大選日晚8時;但是在賓州行政官員對此表示不滿後,賓州最高法院下令將最後日期延長了三天,還下令該州的選舉官員根據新最後日期計讀選票,哪怕沒有證據例如郵戳顯示那些選票是大選日寄出的。這個修改規定的決定似乎隻影響了很少一部分選票,以至於不足以影響任何聯邦大選的選舉結果,但是未來可能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了。其實賓州最高法院的一個獨立的決定可能已經改變了大選的結果。」

鮑威爾批評最高院不作為

《網關專家》報導,被推特封禁的律師鮑威爾(Sidney Powell)在電報(Telegram)上對此做出回應。 

她將最高法院的決定分為兩類:有異議的駁回和無異議的駁回。

三位大法官對駁回持有異議的是賓州共和黨訴德格拉芬雷德(Degraffenreid)案;以及科曼(Corman)訴賓州民主黨案。

她引用托馬斯大法官的話,「這些案件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理想的機會,以解決非立法官員有什麼權力制定選舉規則,並且在下一個選舉週期之前就這樣做。拒絕這樣做令人費解。」

全部大法官支持駁回的有眾議員凱利(Mike Kelly)訴賓州案;以及川普訴德格拉芬雷德(Degraffenreid)案。

鮑威爾在社媒Techno Fog上也援引了托馬斯的意見,「這不是建立信任的辦法。在比賽中改變規則已經夠糟了。由無權這樣做的官員來改變規則就更糟糕。當這些變化改動了選舉結果時,它們會嚴重損害我們的自治所嚴重依賴的選舉制度。如果州政府官員擁有他們所聲稱的權力,我們就必須明確表示。如果沒有,我們需要在後果變得災難性之前,現在就結束這種做法。」

「明智之言:托馬斯大法官對最高法院拒絕受理賓夕法尼亞州選舉案表示異議。最高法院的不作為只會鼓勵更多的濫用。」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