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新疆監控多恐怖?百萬警察數據首曝光(三)(圖)

2021-02-03 11:11 作者:肖然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新疆乌鲁木齐一名维吾尔妇女站在警察前面抗争。(图片来源:Photo by Guang Niu/Getty Images)
新疆烏魯木齊一名維吾爾婦女站在警察前面抗爭。(圖片來源:Photo by Guang Niu/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2月3日讯】(接二)(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報導)繼美國國務院認定中共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後,1月29日,美媒「攔截」(theintercept)網站曝光了百萬警察數據庫,揭開中共在新疆觸目驚心、無處不在的監控的細節。

烏魯木齊的監視:

- 警察使用「反恐劍」工具下載烏魯木齊居民電話里的數據,有時一天下載3-4次。

- 去過外國的維族人和其親友都被監視,以熄滅其對自由或自治的渴望。

- 當局密切關注誰參加每週的「升旗」儀式,以此作為對中共忠誠度的試金石。

- 與新疆以外地區或與這些地區接觸的人們的接觸受到廣泛監視,這是令人懷疑的理由。

- 信奉伊斯蘭教被認為是危險信號,會導致被進一步調查。

面部掃描和DNA生物識別

當局努力迫使人們參加一項生物特徵識別計畫。根據「全民健康」計畫,要求公民掃瞄面部並分析語音簽名,並提供DNA。描述該程序的文檔表明它是警務系統的一部分。

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亞洲研究中心的人類學家和博士後研究員拜勒說,當局一直否認「全民健康」計畫是為了監控,並表示這只是一項公共衛生計畫。「文件清楚說明了這是警務系統的一部分,」Byler說。「很明顯,很明顯,這是他們想要控制人口的一部分。」

數據庫中的報告顯示,「全民健康」工作通過警察局「便利站」進行,導致市民對衛生狀況提出投訴。(據稱便利站使社區和警察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具有公共Wi-Fi和電話充電等設施,但它們是監視的中心。)它們還討論了未能提交生物特徵的公民被據報、面臨罰款、有時會被迫認錯。有關該計畫的一些文件主要針對移民或「講民族語言的人」。一個表明對學生進行的身體檢查用於維持治安。

數據庫中的文件還顯示,在IJOP系統的指導下,通過廣泛使用面部識別對公眾走動時的監視。其中一個報告寫道,「七道灣分局設40個便利站,警方使用反恐劍搜索了2057人,對935人進行面部識別,發送了237份情報報告。」

個人數據監視的一些最吸引人的證據來自存儲在資料庫中的計算機編程代碼,這些代碼似乎旨在生成報告。此報告代碼引用了The Intercept獲取的資料庫中未包含的大量材料,因此無法確認當局實際上收集了多少材料或將如何使用它們。

儘管如此,這些所謂的戰術或證據收集報告還是提供了有關數據庫信息的線索。該報告代碼包含對臉書、QQ、Momo、微博、淘寶的阿里旺旺等在線數據的引用,以及實際的電話錄音、照片、GPS位置和「高風險單詞」列表。

監控微信等社交媒體

文件還證實了警察對微信信息的訪問權。關於微信監控的討論出現在輔助社區警察會議記錄和警察調查記錄中。

在警察如何記錄微信功能的一個示例中,來自國家網際網路安全局的一份文件演示了警察搜索演練,在該演練中,出於此目的將一名警官標記為嫌疑人。他在整個城市中開車,而其他警察則使用他的微信歷史記錄和位置數據追蹤了他的車輛。當局似乎閱讀了模擬犯罪嫌疑人的微信文本,其中一則是「微信分析」,「他說他在汽油區吃午餐。」

監視的大部分目的是為了遏制任何可能導致維族和新疆其他少數民族渴望更大自由或自治。

例如,該材料證實了維吾爾人在中國境外受到監視,不僅是受監視的本人,其親友也被監視。

烏魯木齊水磨溝區的警察對一名年輕女子進行了調查,因為她的高中朋友去了斯坦福大學讀書,並且因為該女子有時在微信上與她交談。「根據調查,當她在我們地區居住和工作時,我們沒有發現任何違反規則或法律的行為,」威虎亮附近的2018年報告讀到。「雖然她在該地區居住,她積極參與社區工作,並積極參與其他活動,在社區,積極參與的提高授旗儀式在社區。我們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情況,她已從懷疑中獲釋。」拜勒將該事件稱為「關於該國居民對外國人的監視方式以及這些聯繫產生懷疑的「微觀線索」的重要確認。」

來自水磨溝安平社區的另一份文件提到,應檢查所有在城市以外探親的工人的電話和計算機,以查找未經授權的內容。

嚴格監控出國人員 防回流

中國當局擔心外界對新疆公民的影響與一項名為「防回流」(fanghuiliu)的倡議有關。這個想法是為了防止極端主義的「回流」或其他來自國外的惡性想法。

一個例子是2018年2月進入新疆大學民俗研究中心的中國學者馮思玉(譯音)被監禁。馮是漢人,最初來自杭州。但數據庫中2017年10月的警方情報記錄,她在國外學習,包括阿默斯特學院、倫敦SOAS大學和印第安納大學,因此受到烏魯木齊警方關注。記錄說,馮在她的OnePlus智能手機上裝有「外來模糊軟體」。該說明進一步指出,該軟體隨智能手機一起提供,而Feng並未使用它。

據信,馮在2018年2月被判處兩年徒刑。可在shahit.biz(新疆受害者資料庫)網站上查到相關信息。

人類學家斯坦伯格說,他認為馮受到了嚴格的審查,因為她在美國和烏魯木齊之間旅行並且講流利的維吾爾語,也因為她在民間研究中心及其創始人Rahile Dawut的工作。Dawut是一位著名的學者,收集了人種學數據,包括新疆南部的民間故事和口頭文學,以及有關蘇菲伊斯蘭教習俗的信息。Dawut於2017年12月失蹤,據信是被拘留。

對「防回流」的推動力也體現在對那些離開中國的安全威脅的識別中。烏魯木齊歷史中心維吾爾族據點塞馬場的一份報告討論了出國併申請恐怖份子政治庇護的前居民,證實了維吾爾人在中國境外受到監視的報導。

拜勒說,「有確鑿證據表明,對恐怖主義或極端主義的指控不符合恐怖主義或極端主義的國際標準。」「就大多數定義而言,申請政治庇護並不是恐怖主義的標誌,但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當局認為)這是恐怖主義。」這也證明了當局保有維吾爾人在國外的詳細信息。

阿義普的故事

阿義普(Ayup)有這種監視的經驗。在喀什喀爾期間,他運營著維吾爾語幼兒園,並促進了維吾爾語教育。在被拘留15個月後,他逃離了中國。拘留期間他遭到審訊和酷刑。出國後,阿義普說他加入了中國大使館的微信群。「當我去中國大使館時,他們要我加入他們的微信群,我加入後,在烏魯木齊的中國間諜找到了我;他跟我說話,並威脅我。」阿義普說。

持有護照也被視為可疑。數據庫文件顯示,維族人護照持有者比沒有護照的被當局更頻繁地檢查。

對於新疆以外生活的了解都被標記為可疑。例如,一名叫Weihuliang的警察注意到在週報告中,有四人曾去北京反映當地問題,因此「需要特別注意」,「其他人從未離開當地,因此他們被認為更安全。」 拜勒說。 

甚至涉及外部國家的電話或文字聊天也需要新疆當局的審查。天山當局報告稱,一名職業司機在打給「關鍵國家」電話後,被送去「再教育」。曾茨認為,「關鍵國家」是當局監視的26個主要是穆斯林「重點」國家中的一個。人權觀察的一份報告稱,新疆當局將與這些國家有聯繫的人作為目標,進行審訊、拘留甚至監禁。這些國家包括阿富汗、阿爾及利亞、亞塞拜然、埃及、印度尼西亞、伊朗、伊拉克、哈薩克斯坦、肯尼亞、吉爾吉斯斯坦、利比亞,、來西亞、奈及利亞、巴基斯坦、俄羅斯、沙特阿拉伯、索馬里、南蘇丹、敘利亞、塔吉克、泰國、土耳其、土庫曼斯坦、阿聯酋、烏茲別克和也門。

人工智能監視

數據庫資料還顯示,近年來越來越多地使用人工智能進行監視。天山和水磨溝地區烏魯木齊當局的文件顯示,IJOP發送了推送通知,指導當地警察進行調查。一份文件顯示,2018年僅一個警察轄區就收到40份此類通知。

在一張美媒「攔截」的截圖中,顯示了烏魯木齊警察局或檢查站使用的警察智能手機應用程序來辨識人。有13項信息,包括搜索結果;姓名;性別;身份證號;身份特徵;處理結果;人臉資料庫:長期居民;注意事項;詳情;出生日期;身份證號碼;身份:「防回流」的邊境管制主題。(表明該人被標記為遏制來自國外的危險思想湧入的一部分。);處理:如果是此人,立即逮捕,否則收集信息;

「數據表明,它已經開始以某種方式實現自動化,尤其是在面部監視方面,」Byler說。他補充說:「如果他們在面部監視周圍使用900個檢查點,那麼現在他們就在很大程度上使用AI,」他指的是七道灣區一週內進行935次面部掃瞄。

文件顯示,警方還往IJOP添加了大量檢查站數據,包括從反恐劍下載的電話內容。2018年和2019年的文檔顯示了來自IJOP的越來越多的推送通知。「很明顯,該系統開始以新的方式提醒他們並指導他們的警務工作。」拜勒說。 

待續 下篇將報導「市民融入“超警”系統」以及「基於不確定性和前後矛盾的拘留系統」

相關報導 新疆監控多恐怖?百萬警察數據首曝光 (一)

新疆監控多恐怖?百萬警察數據首曝光 (二)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