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新疆監控多恐怖?百萬警察數據首曝光(二)(圖)

2021-02-01 11:10 作者:肖然 桌面版 简体 18
    小字

新疆乌鲁木齐一名维吾尔小孩看着警察走过。(图片来源:Photo by Guang Niu/Getty Images)
新疆乌鲁木齐一名维吾尔小孩看着警察走过。(图片来源:Photo by Guang Niu/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2月1日讯】(接上)(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報導)繼美國國務院認定中共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後,1月29日,美媒「攔截」(theintercept)網站曝光了百萬警察數據庫,揭開中共新疆觸目驚心、無處不在的監控的細節。由於信息量大,我們會陸續提供系列報導。 

烏魯木齊公安局中央數據庫

通過監視獲得的數據庫似乎由烏魯木齊市公安局和新疆公安局維護和使用,還包含來自國家互聯網安全和保護局單位的文件。

蘭登公司(Landasoft)將數據庫後台的軟件稱為“ iTap”,這是它公開銷售的大數據系統。

該數據庫有52GB,包含近2.5億行數據。數據源向約12種應用程序提供數據,包括:

- 中共警方迫使維族人下載手機文件監視程序“Jingwang Weishi”。

- “百姓安全”程序,已被公民和警察使用,公民能相互竊聽。

- “取證收集管理”程序,從微信和Outlook等應用程序收集“證據” 。

- ZhiPu,是人際關係的圖形界面,也是當局對人際關係感興趣的程度(數據庫僅包含有關ZhiPu的很少信息)。

數據庫的主要組成部分之一是收集來自「社區穩定」會議的大量會議記錄。警察輔助人員或由公民警察討論了他們所在地區一週前發生的事情。還包含各種相關文檔,概述了治安和情報優先事項以及情報摘要,檢查的當地設施,探視被拘留者的家人以及社區可疑人員的最新信息。每週還有情報和拘留報告,其中包括調查線索和可疑人員的信息。

數據庫還提供許多其他工具的信息,這些工具可用於數字監視分析。如數據庫文檔引用了一個名為「聯合行動平臺」(IJOP)的中共政府系統。IJOP一直是人權組織廣泛關注的主題。它收集新疆居民的監視信息,將其集中存儲,並使用它來做出自動警務決策,被稱為「推送」或推送通知。IJOP是就是第一集報導提到的用以發布調查微信群的的平臺。

其他文件則提供有關使用「三類人」標籤的信息,這些人被認為是嚴重程度不同的恐怖份子或極端分子。

數據庫反複使用「iXvWZREN」來標記維族人,將其歸於恐怖份子和前罪犯一組。漢族則沒有標記。

從檢查站到聊天監控:烏魯木齊的監視

眾所周知,新疆的監視範圍廣泛,是世界上監視最多的地區之一。數據庫揭示了在地面上進行何種不間斷監視及其目的(通常為遏制任何未經認可的影響力,從實踐伊斯蘭教到外國的想法)。

人們在一定距離內被觀察,從其電話等數字設備中蒐集信息,甚至水龍頭和感測器中收集到的其他數據,從社區中親戚和線人那裏獲得更多信息。警察文件中用嚴厲和挑釁性的措辭來描述反維族人和伊斯蘭教習俗的運動。關於外部影響或其他各種有害影響的妄想症的詞彙反覆出現。

資料庫中某些最具侵入性的數據來自「反恐之劍」電話檢查工具。遍佈城市的檢查站的警察讓人們將手機插入這些來自不同製造商的設備中。他們從電話中收集個人數據,包括聯繫人和簡訊,並根據違禁物品清單檢查圖片、視頻、音頻文件和文檔。他們可以顯示微信和簡訊。然後將提取的數據集成到IJOP中。

一個2018年的烏魯木齊東北部報告提到,在3月的一週,當局開展對1,860人的搜索。在短短的反恐劍在三月。報告還詳細說明4月的一週,該地有2,057人的手機被檢查。根據政府統計,那裏(七島灣)約有3萬人居住。

這種檢查在烏魯木齊的其他區也頻繁被運用。有時候一晚上警察檢查電話多達三、四次,民眾對此很反感。這在2017年8月和10月的警察報告里都有體現。

文件還提到,為避免電話被檢查,有人開始用老式電話。

丹麥人類學家斯坦伯格(Rune Steenberg)專注於新疆和維吾爾族,直到2016年才在喀什進行研究,他說他在2014年轉而使用簡單的手機而非智能手機,而且許多維吾爾族也這樣做。他說:「這不僅僅是讓他們在您的手機上發現東西。」「他們可以在您的手機上放置東西,以使您入罪。而且,您以後再也無法證明這是放在您手機上的,不是您發來的。因此,擁有智能手機實際上變得非常危險。」

斯坦伯格說,警察經常會耍花招,讓民眾放棄智能手機,假裝說手機里有宗教內容,並問是否是對方的手機,因為警察知道他們為避免麻煩不會認為已有。「他們會說,'不,那不是我的電話,不,我沒有把手機帶到這裡,'」。警察就會將這部電話據為已有,然後出售。

該數據庫還有助於量化在烏魯木齊周圍部署電話監控的範圍。如在1年零11個月內,當局收集了近1100萬條短信消息。1年零1個月里,收集了1180萬條有關通話時間和通話參與者的記錄。在1年11個月中,他們在電話上收集了700萬個聯繫人和大約255,000條記錄,其中包括用於識別蜂窩網路中電話的IMSI號碼;手機型號和製造商;計算機網路標識符,稱為MAC地址;另一個蜂窩網路標識符,IMEI號。

跟蹤的電話信息包括通話人員、接聽人姓名、以及每通電話的開始和結束時間。並記載在線約會信息、電子商務購買和電子郵件聯繫人也可以從電話中提取。

語言學家和詩人阿卜阿尤普(Abduweli Ayup)說:「由於手機的原因,您在任何地方都不會感到安全。你必須24小時打開手機,如果警察打電話給你,你必須隨時接聽電話。」他說,通過監視聊天應用程序,維吾爾人在家里也沒有隱私。 

待續 下篇將報導「監視中的人工智能」以及「超級監視系統」

相關報導 新疆監控多恐怖?百萬警察數據首曝光(一)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