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財富之路:建立屬於自己的「徵稅權」(圖)

2021-01-27 10:5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21年1月27日訊】個人的財富之路實際就是建立屬於自己的「徵稅權」的過程,這是所有人一生的巔峰之戰。

我們知道,政府之所以被稱為是政府,就在於它在很多領域是壟斷的。比如當代社會中,印鈔是很多政府專屬的壟斷行業。向企業和居民徵稅也是政府的壟斷權力,這些稅收最後用於外交、國防、公共服務和其它。另外,對於企業和個人來說,繳稅帶有強制性,國家機器為徵稅部門背書。

這就是徵稅權的基本特點:「壟斷+強制」。

世界上主要有兩類政府,也就形成了兩種建立個人徵稅權的模式:

第一類是,政府完全是受選民的委託而組成的,也就是在選舉制下產生的政府,政府的主要職能是為社會服務,此時的經濟活動就是市場行為。

這種情形下,稅收收入主要用於社會(個人和政黨難以在其中牟利),財政支出就會廉潔高效,社會的綜合稅賦水平就比較低,美國獨立之初的幾十年間就接近這種模式,當時沒有個人所得稅,依靠關稅等間接稅收就可以維持政府的運作。

賺更多的錢、滿足個人的私慾是人的本性,既然在政府系統中無法獲得更多的財富,社會精英中的絕大部分就會在市場中通過努力勞動或發明創造聚集財富。

比如有一間早點鋪,小籠包做的特別好(壟斷),我們離不開它,每天早晨一定要到這間早點鋪吃早點(我們資源被強制),這間早點鋪實際就在我們身上建立起屬於它的專屬「徵稅權」,因為具有了「壟斷+強制」的特徵。

當今時代的那些大型企業與早點鋪的原理一樣。比如現在的谷歌、推特之所以這麼牛,根源就在於在他們所從事的領域內建立了壟斷地位,很多人離不開他們,就具有了「壟斷+強制」的特點。

個人也一樣,一旦企業或政府離開了你的服務就無法運轉,你就建立了「壟斷+強制」的特點,就具有了徵稅權。比如,當今時代網路維護已經是全球性的課題(難題),如果國防部的網路防護離不開您(就可能被別人攻破),您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對國防部徵稅,因為您實現了「壟斷+強制」,您就可以牛X。

個人的財富之路實際就是建立屬於自己的「徵稅權」的過程
個人的財富之路實際就是建立屬於自己的「徵稅權」的過程(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還比如,有些企業和個人建立起了卓越的信用,原本人們可以在別的地方獲得一樣的服務或購買一樣的商品,但基於信任因素,他們卻一定要將自己的需求交給這些企業或個人來完成,這些企業和個人也就擁有了自己的徵稅權,因為具備了「壟斷+強制」的特徵。

一旦企業或個人所提供的服務具有了上述兩項特徵,即「壟斷+強制」,就建立了排它性,就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徵稅權。

要注意的是,在網際網路時代,個人的力量比過去要強大的多。藉助網際網路就可以讓個人憑藉自己的信用服務於全世界,可以向全球銷售自己的商品,這與傳統社會截然不同;也可以憑藉自己的技能服務於全世界,最典型的是那些名醫可以藉助網際網路為全國甚至全球所有的病人提供診斷服務;還比如有些人有數千萬忠實的粉絲,他可以輕易地建立起屬於自己的類似推特那樣的網際網路平臺,也可以以自己為核心組建政黨等等。所以,在網際網路時代,個人的力量、影響力比傳統社會大大的放大了。

政府可以建立自己的徵稅權,本質上來源於全民的認可和國家機器的背書。個人要建立徵稅權,就需要其他的因素做支撐,這個因素就是屬於企業和個人的排它性(護城河),信用、獨到的技術、創新能力、歷史元素等都可以起到相應的作用。

第二類是,經濟活動是行政權力主導下的行為。

在這樣的社會體系中,權力主導著生產要素的分配,也主導著社會財富的分配,既然如此,就必須與國家的徵稅權綁定在一起,這是致富的唯一道路。

國家的徵稅權是通過什麼來實現的哪?當然是行政權力,所以,這是一種與權力綁定、分享國家徵稅權的致富模式。

官商是自古以來都是最主要的致富模式,通過官員手中的權力(具有「壟斷+強制」)支持經營活動,我們最熟悉的就是清朝的胡雪岩。古話說,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當掌握了行政權力之後,也就掌握了國家部分徵稅權或一個地區的徵稅權,就可以實現自己的利益,劉瑾、嚴嵩、和珅和無數地方大員都是他們當中的典型。

通過掌握公共資源(比如醫療、教育等資源,還有各種罰款權等)來獲取利益,背後的依托也是行政權力。

通過行政手段建立壟斷企業,為社會提供不可或缺的服務,能源、保險、銀行、通訊服務、交通運輸、供水供電等行業在很多國家都是高度壟斷的,這就讓它們所提供的的服務具備「壟斷+強制」的特徵,它們掌握的就是徵稅權(這是各國稅收欄目之外的隱形徵稅權)。

對於這種致富模式來說,在國家財政收支比較穩定的時期,個人致富的速度非常快,有時貪腐收入在十幾、二十多年就可以積累富可敵國的財富;有些官商可以快速登上首富的地位或進入福布斯的榜單,可一旦國家財政緊缺的時候,行政權力也可以隨時收回他們手中的財富,這就是人人熟知的打土豪,在背後推動這些行為的都是權力之手,不足為奇。

要注意的是,雖然徵稅權是由最高權力掌握的,但它又是分散的,分布於全社會的各個角落,類似金字塔,由行政權力來掌控。因此,社會上的無數人就可以通過掌控部分徵稅權、蠶食徵稅權來實現企業或個人的利益。

說到這,很多人會想到,掌握了行政權力就掌握了部分徵稅權,就可以撈錢致富。這種思考問題的模式是十分狹隘的。掌握了行政權力,就通過徵稅權掌握了社會財富,權力就是終極財富,何必一定還要通過獲取更多的錢來獲得社會財富哪? 

上述所說的「第一類」和「第二類」都是比較極端的模式,在當今世界上屬於這兩種模式的國家並不多,多數國家處於這兩類模式之間。如果將第一類看成0,第二類看成是100,或許英國日本相對來說比較靠近零,朝鮮相對更靠近100,而其他絕大多數國家都處於他們之間,兩種建立徵稅權的模式也是混合存在的。

現在的世界各國貧富差距已經嚴重惡化,以前曾經說過,未來必然是社會主義飛速崛起的時代(這意味著高稅收、均貧富),美國2020年大選就是左轉的過程。未來,世界各國都會向第二類模式轉移(但各國移動的幅度不同),這是時代的大潮。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看到這樣的人,很長時間默默無聞,甚至看似在一段時間內窮困潦倒,但一夜間天上掉下了「餡餅」,從此快速走上了致富路。本質是,建立徵稅權的過程往往是漫長的,是長期積累的結果,甚至期間會經歷很多挫折,一旦建設完成就到了收穫的時候,就會在財富之路上突飛猛進。人們願意「投資」高官的秘書、願意對高科技企業進行風險投資,實際就是投資一些個人、企業「建立徵稅權的過程」。

這就是徵稅權之戰,全社會所有人都在其中,個人在社會上的地位也會嚴格按照爭奪的結果而定。籠統來說,社會只有兩個階層,一類是建立了徵稅權的人(無論多少),一類是完全沒有徵稅權的人,這就是人類社會的二元結構。

今年以來,deep state、大重構等詞彙成了熱門,其核心就是前者要通過大重構等手段在全球建立起自己的徵稅權,為什麼會形成這種現象?國家因宗教信仰和傳統文化而形成,當各國(族群)的宗教信仰和傳統文化因經濟全球化而日趨暗淡之後,自由主義大行其道,全球主義者的慾望就會空前膨脹,就會窺視全球的徵稅權。

徵稅權之戰就是人類社會的大舞臺,所有人都依自己的能力而定位。

責任編輯: 宇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