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公義路難 維權律師助港人以身犯險(圖)

2021-01-19 12:24 作者:李懷橘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當初答應為12港人辯護,再次以身犯險,任全牛說,自己責無旁貸,就如同港人對抗中共一樣,也許無力改變什麼,但也要堅持去做。(圖片來源:12港人關注組)
當初答應為12港人辯護,再次以身犯險,任全牛說,自己責無旁貸,就如同港人對抗中共一樣,也許無力改變什麼,但也要堅持去做。(圖片來源:12港人關注組)

【看中國2021年1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懷橘報導)協助12港人的大陸維權律師盧思位於本月15日遭四川司法廳吊銷律師執業證書,而另一位受港人家屬委託的維權律師任全牛也收到戶口所在地,河南司法廳的通知,將同樣被吊銷執業證書。任全牛任職律師10年,接手過多宗人權案件,比如維權人士謝文飛案、報導武漢疫情的公民記者張展案,以及法輪功案。當初答應接受12港人家屬委託,再次以身犯險,任全牛說,自己責無旁貸,就如同港人對抗中共一樣,也許無力改變什麼,但也要堅持去做。

上週,盧思位因被吊銷律師執照而要求召開聽證會,任全牛專程從河南去四川成都聲援盧思位,期間被公安帶去派出所,阻止他參與聽證會,事後任再坐十幾個小時車返回河南老家。而當局原計劃舉行的,就吊銷任全牛律師牌照的聽證會忽然因疫情原因取消。

近日,任全牛接受港媒《眾新聞》的專訪,談及日後無法再做律師,感到有些遺憾,「無法再以律師身份參與這個時代的事情」。回想當初接手12港人案,他直言當時並無半點猶豫,反而很高興,因為在網上了解到一些反送中的消息,和港人悲壯且轟轟烈烈的故事,而這12港人都曾因為參加反送中案而被捕。那一刻任全牛覺得自己責無旁貸,就如同當初反送中運動中的港人一樣,面對極權暴政,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他說,心理上崇敬這些參與抗爭的香港人,「就想能夠幫助他們也挺好」。

答應港人家屬委託後,任全牛兩次去鹽田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均遭拒絕,其後他去鹽田檢察院投訴,他也遭到當局的恐嚇、警告,要求他退出案件,但他堅持不退出。他說,以為代理維權案件均經歷過類似情況,不過今次更為嚴厲。

有國保曾警告過任全牛,繼續代理案件律師執照可能不保。他當時不以為意,沒想到當局的清算說到就到。但當局吊銷任全牛牌照的藉口不是12港人案,而是他當初代理的一宗法輪功案件。

河南省司法廳發出擬定吊銷律師執業證書通知書,指任全牛在2018年11月代理一宗法輪功案時,其庭審期間的行為違反了《律師法》。只因為當日在庭審結束後,庭長蒲升元在夜晚九、十點鐘大談政治,任全牛見已入夜,便舉手說時間已晚,這令蒲升元不悅,投訴指控他「否定國家認定的X教定性」。而河南司法廳形容案件為「X教案件」,指任全牛在庭審期間的行為「違法違規」,「嚴重損害律師行為形象」。對此任解釋說,沒有任何法律認定法輪功為「X教組織」,自己只是從事實、證據的角度為涉案人士進行了無罪辯護,當局因此處罰自己顯然是不當的,是構陷和打擊報復。

但任全牛認為自己被吊銷執照的真正原因跟12港人案有很大關係。當初委託任的,是12港人之一的黃偉然的家屬,當他們得知任遭清算,感到非常震驚和惋惜,他們形容任全牛,不畏強權,堅持陪伴家屬度過了最黑暗的四個月;而期間任全牛受到當局極大的壓力,他不但沒有退出,還安慰、鼓勵家屬,「聰明不能代替道德,智商不能代替良知;他被吊銷律師執照不是他的過錯,而是國人的損失。」對此任全牛感謝家屬的信任,他說這自己應該做的。

即將無法再做律師,任全牛覺得沒有後悔,但有些遺憾,因為不能再以律師身份參與這個時代有意義的事情。

談及當初成為人權律師的經歷,他說,在2010年正式成為律師後,接觸到一些因為維權而被捕的艾滋病人,慢慢就開始幫弱勢群體維權,代理了法輪功案件、強拆案等,他說這好像天意一樣,這樣一步步走過來。

任全牛代理最多的就是法輪功案件,他直言,接觸很多信仰法輪功的老人,都是非常好的人,就因為信仰而遭到當局十分嚴重的迫害。

作為人權律師的妻子,任全牛的妻子這些年總是在擔心他,但並沒有阻止他去尋求公義。任全牛說,的確有想過少些代理維權案件,但沒有想過退出,坦言自己不能改變結果,但看重過程,因此堅持在過程中去參與,做得時間久了,發覺這是自己的責任,做到什麼時候就到什麼時候,盡力去做。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