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公义路难 维权律师助港人以身犯险(图)

2021-01-19 12:24 作者:李怀橘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当初答应为12港人辩护,再次以身犯险,任全牛说,自己责无旁贷,就如同港人对抗中共一样,也许无力改变什么,但也要坚持去做。(图片来源:12港人关注组)
当初答应为12港人辩护,再次以身犯险,任全牛说,自己责无旁贷,就如同港人对抗中共一样,也许无力改变什么,但也要坚持去做。(图片来源:12港人关注组)

【看中国2021年1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怀橘报导)协助12港人的大陆维权律师卢思位于本月15日遭四川司法厅吊销律师执业证书,而另一位受港人家属委讬的维权律师任全牛也收到户口所在地,河南司法厅的通知,将同样被吊销执业证书。任全牛任职律师10年,接手过多宗人权案件,比如维权人士谢文飞案、报导武汉疫情的公民记者张展案,以及法轮功案。当初答应接受12港人家属委讬,再次以身犯险,任全牛说,自己责无旁贷,就如同港人对抗中共一样,也许无力改变什么,但也要坚持去做。

上周,卢思位因被吊销律师执照而要求召开听证会,任全牛专程从河南去四川成都声援卢思位,期间被公安带去派出所,阻止他参与听证会,事后任再坐十几个小时车返回河南老家。而当局原计划举行的,就吊销任全牛律师牌照的听证会忽然因疫情原因取消。

近日,任全牛接受港媒《众新闻》的专访,谈及日后无法再做律师,感到有些遗憾,“无法再以律师身份参与这个时代的事情”。回想当初接手12港人案,他直言当时并无半点犹豫,反而很高兴,因为在网上了解到一些反送中的消息,和港人悲壮且轰轰烈烈的故事,而这12港人都曾因为参加反送中案而被捕。那一刻任全牛觉得自己责无旁贷,就如同当初反送中运动中的港人一样,面对极权暴政,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说,心理上崇敬这些参与抗争的香港人,“就想能够帮助他们也挺好”。

答应港人家属委讬后,任全牛两次去盐田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均遭拒绝,其后他去盐田检察院投诉,他也遭到当局的恐吓、警告,要求他退出案件,但他坚持不退出。他说,以为代理维权案件均经历过类似情况,不过今次更为严厉。

有国保曾警告过任全牛,继续代理案件律师执照可能不保。他当时不以为意,没想到当局的清算说到就到。但当局吊销任全牛牌照的借口不是12港人案,而是他当初代理的一宗法轮功案件。

河南省司法厅发出拟定吊销律师执业证书通知书,指任全牛在2018年11月代理一宗法轮功案时,其庭审期间的行为违反了《律师法》。只因为当日在庭审结束后,庭长蒲升元在夜晚九、十点钟大谈政治,任全牛见已入夜,便举手说时间已晚,这令蒲升元不悦,投诉指控他“否定国家认定的X教定性”。而河南司法厅形容案件为“X教案件”,指任全牛在庭审期间的行为“违法违规”,“严重损害律师行为形象”。对此任解释说,没有任何法律认定法轮功为“X教组织”,自己只是从事实、证据的角度为涉案人士进行了无罪辩护,当局因此处罚自己显然是不当的,是构陷和打击报复。

但任全牛认为自己被吊销执照的真正原因跟12港人案有很大关系。当初委讬任的,是12港人之一的黄伟然的家属,当他们得知任遭清算,感到非常震惊和惋惜,他们形容任全牛,不畏强权,坚持陪伴家属度过了最黑暗的四个月;而期间任全牛受到当局极大的压力,他不但没有退出,还安慰、鼓励家属,“聪明不能代替道德,智商不能代替良知;他被吊销律师执照不是他的过错,而是国人的损失。”对此任全牛感谢家属的信任,他说这自己应该做的。

即将无法再做律师,任全牛觉得没有后悔,但有些遗憾,因为不能再以律师身份参与这个时代有意义的事情。

谈及当初成为人权律师的经历,他说,在2010年正式成为律师后,接触到一些因为维权而被捕的艾滋病人,慢慢就开始帮弱势群体维权,代理了法轮功案件、强拆案等,他说这好像天意一样,这样一步步走过来。

任全牛代理最多的就是法轮功案件,他直言,接触很多信仰法轮功的老人,都是非常好的人,就因为信仰而遭到当局十分严重的迫害。

作为人权律师的妻子,任全牛的妻子这些年总是在担心他,但并没有阻止他去寻求公义。任全牛说,的确有想过少些代理维权案件,但没有想过退出,坦言自己不能改变结果,但看重过程,因此坚持在过程中去参与,做得时间久了,发觉这是自己的责任,做到什么时候就到什么时候,尽力去做。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