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習國師」性騷擾沒事 受害者怒揭內幕(圖)

2020-12-05 07:35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鄭永年
鄭永年(圖片來源:免費圖片 維基百科/CC BY-SA 3.0/Zheng Yongnian)

【看中國2020年12月5日訊】被指是習近平的「經濟國師」之一的東亞研究所前所長鄭永年,早前遭多名女研究員指控性騷擾,但新加坡國立大學卻宣稱經調查,有關指控不實。一名受害女研究員日前向外界揭露詳細內情。

新加坡國立大學11月17日曾發公告,宣布國大成立的調查委員會,已完成對鄭永年騷擾女職員事件的調查,稱對鄭永年的性騷擾指控不實。

該校聲明說,鄭永年在工作會議上,未經同意擁抱女職員,違反了國大職員行為守則,給予鄭永年書面警告,國大將此次的內部調查結果記錄在案。

據臺媒《上報》12月3日報導,當初率先報警揭鄭永年性騷擾的女研究員Charlotte,在2018年到東亞所任職的第1個月內就被時任所長鄭永年的性騷擾。事發後,她雖慘遭所內同仁百般詆毀、言語霸凌,但至今仍選擇繼續留在東亞所工作。她接受了《上報》越洋電訪,回憶起遭到鄭永年性騷擾的過程,依舊是充滿驚恐及不解,對於校方調查輕放鄭脫身,更是難掩憤怒及失落之情。

據Charlotte控訴,該案於2018年5月30日發生,當時她去鄭永年辦公室談話。她敲門進去後,鄭永年從位子上站起來,很緊地摟著她,並將她往鄭的身上拉過去,當她正要離開時,鄭永年又摟住她,然後將手放在她的臀部上面,多次拍打。

Charlotte說,「當時我感到特別、特別的震驚,整個人都空白掉,我也不知道當時是什麼反應,然後我就趕緊衝出了他的辦公室。」

離開鄭永年的辦公室後,Charlotte說,她非常害怕,因為自己才剛到東亞所工作,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去向校方報告這件事,也擔心被鄭報復。因此,她依照建議去到當地一家NGO作諮詢。

過程中,鄭永年還發了一段意義不明的訊息給她,稱「上善若水的哲學是有很多問題的」,她不解地反問鄭是什麼意思?

Charlotte又傳訊告知鄭永年希望能夠尊重她,「用擁抱拍屁股的方式來打招呼的情況,我實在無法接受。」

Charlotte表示,當天到NGO作了心理諮詢,諮詢師開導她不要害怕,「但我還是真的很害怕,不敢去報警」。

事發後不久,所內一位與鄭永年關係非常密切的女性主管,突然約她吃飯,並在用餐過程中對她說,社會上性騷擾的事件很多,如果說出來可能會被報復。

聽到這一番話後,Charlotte霎時感到非常驚恐,她覺得這是在軟性威脅她。接下來,她在上下班的路上,也會莫名地遇到與她住處方向完全相反的其他男性研究助理,還曾發現自己的電腦疑似被人動過、個人郵箱也被駭客入侵過。「發生這麼多事,我一開始就想說服自己可能是巧合吧,但就是太巧了,一系列的事情,我的生活從住家到辦公室,好像都被人監視著!」

Charlotte說,她非常害怕和無助,身處這樣的環境中,真的快要被逼瘋了。2019年5月13日,她向新加坡一個公益的法律諮詢中心求助,法律顧問建議她應該去報警,當天她就到警察局報案舉發鄭永年。

直到2020年4月底,警方作出調查結果,給予鄭永年一個「嚴厲警告」。

但事情並未就此結束,Charlotte說,就在警方調查期間,東亞所內曾經威脅過她或密切關注她的這些人,開始對外散佈謠言,誣指她不願意跟同事合作、不尊重別人及精神狀況異常,並將她被鄭永年性騷擾一事,扭曲成她是因為主動討好鄭永年不成,才對鄭展開打擊報復。
她說,本來以為警方的調查結果出來後,這件事情就會有一個了結,沒想到她的處境卻更艱難、更無助。後來她將自己的親身經歷發在推特上,希望尋求外界的建議、支持或幫助。

該案逐漸受到大家關注,媒體報導也慢慢發酵起來,國大校方因此展開內部調查工作。但國大校方最終的調查結果,竟是稱鄭沒有性騷擾。甚至在調查結果正式發布數天前,鄭永年就透過他的關係提前得知。

Charlotte在受訪時怒稱,她曾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校方進行內部調查時,提供鄭永年對她強抱及拍臀的道歉對話訊息、接受心理諮詢記錄等具體事證。但是校方最終調查報告仍以性騷擾查無證據,草率地結案、縱放鄭永年,令她完全無法接受此結果,希望校方能還她公道,以正視聽。

Charlotte說,更離譜的是,鄭永年不僅絲毫沒有悔意,還不斷操縱輿論,利用他的合作媒體幫忙寫新聞辯解,「明明是有事實證據的東西在這邊,他卻能說成他什麼都沒有做」,像是鄭在接受媒體專訪時提及,他是因為Charlotte談完工作離開的時候,提出要他把女兒介紹給Charlotte做朋友,但當時他女兒已經返回美國,對此Charlotte表示失望,因此他才給予一個禮節性的擁抱以示安慰和告別。

Charlotte還指出,她在東亞所的檔案信息也遭到泄露,並被曝光在網路上,還有聲稱是東亞所同事及知情人士扭曲事實、污蔑爆料,不斷對她進行抹黑、攻擊及羞辱,對她造成了巨大的身心創傷,甚至一度產生輕生念頭。

Charlotte表示,她會在諮詢法律專家後再作出決定。她說在報警之後,聽聞過去也有其他離職的女職員,遭鄭永年伸出狼爪騷擾,如果她們願意站出來或想尋求幫助,她會很願意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支持。

Charlotte強調,明明有記錄證明鄭永年對她做出性騷擾的行為,「這是鐵一般的事實,至少不會說沒有任何證據發現他沒有實施性騷擾」。當國大校方調查結論出來之後,她看到鄭永年還一直在狡辯,塑造自己遭迫害、被迫離開新加坡返回中國的形象,並不實指控反咬她們這些被他騷擾的受害者都是有「政治背景」的人,以政治因素來為他的「咸豬手」背鍋,真的令她覺得非常無語及荒謬。

58歲的鄭永年是浙江省余姚縣人,他1997年到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當研究員,2008年升任所長,2019年5月卸任,任期長達11年。他被視為在境外撐共的新左派人物。去年香港反送中期間,黨媒《人民日報》曾引述鄭永年的話說,香港人成不了氣候,只需要威脅斷水就可以終結亂局,引起輿論反彈。

在性騷擾醜聞曝光後鄭永年已辭職。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全球與當代中國高等研究院院長。即使醜聞纏身,鄭永年仍然獲中國官方重用,早前上海交通大學新成立政治經濟研究院,聘鄭永年為名譽院長。

習近平今年8月底與9名經濟學者舉行會議,這9人被認為是習的「經濟國師」,其中就包括鄭永年。

来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