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习国师”性骚扰没事 受害者怒揭内幕(图)

2020-12-05 07:35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郑永年
郑永年(图片来源:免费图片 維基百科/CC BY-SA 3.0/Zheng Yongnian)

【看中国2020年12月5日讯】被指是习近平的“经济国师”之一的东亚研究所前所长郑永年,早前遭多名女研究员指控性骚扰,但新加坡国立大学却宣称经调查,有关指控不实。一名受害女研究员日前向外界揭露详细内情。

新加坡国立大学11月17日曾发公告,宣布国大成立的调查委员会,已完成对郑永年骚扰女职员事件的调查,称对郑永年的性骚扰指控不实。

该校声明说,郑永年在工作会议上,未经同意拥抱女职员,违反了国大职员行为守则,给予郑永年书面警告,国大将此次的内部调查结果记录在案。

据台媒《上报》12月3日报导,当初率先报警揭郑永年性骚扰的女研究员Charlotte,在2018年到东亚所任职的第1个月内就被时任所长郑永年的性骚扰。事发后,她虽惨遭所内同仁百般诋毁、言语霸凌,但至今仍选择继续留在东亚所工作。她接受了《上报》越洋电访,回忆起遭到郑永年性骚扰的过程,依旧是充满惊恐及不解,对于校方调查轻放郑脱身,更是难掩愤怒及失落之情。

据Charlotte控诉,该案于2018年5月30日发生,当时她去郑永年办公室谈话。她敲门进去后,郑永年从位子上站起来,很紧地搂着她,并将她往郑的身上拉过去,当她正要离开时,郑永年又搂住她,然后将手放在她的臀部上面,多次拍打。

Charlotte说,“当时我感到特别、特别的震惊,整个人都空白掉,我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反应,然后我就赶紧冲出了他的办公室。”

离开郑永年的办公室后,Charlotte说,她非常害怕,因为自己才刚到东亚所工作,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向校方报告这件事,也担心被郑报复。因此,她依照建议去到当地一家NGO作咨询。

过程中,郑永年还发了一段意义不明的讯息给她,称“上善若水的哲学是有很多问题的”,她不解地反问郑是什么意思?

Charlotte又传讯告知郑永年希望能够尊重她,“用拥抱拍屁股的方式来打招呼的情况,我实在无法接受。”

Charlotte表示,当天到NGO作了心理咨询,咨询师开导她不要害怕,“但我还是真的很害怕,不敢去报警”。

事发后不久,所内一位与郑永年关系非常密切的女性主管,突然约她吃饭,并在用餐过程中对她说,社会上性骚扰的事件很多,如果说出来可能会被报复。

听到这一番话后,Charlotte霎时感到非常惊恐,她觉得这是在软性威胁她。接下来,她在上下班的路上,也会莫名地遇到与她住处方向完全相反的其他男性研究助理,还曾发现自己的电脑疑似被人动过、个人邮箱也被骇客入侵过。“发生这么多事,我一开始就想说服自己可能是巧合吧,但就是太巧了,一系列的事情,我的生活从住家到办公室,好像都被人监视着!”

Charlotte说,她非常害怕和无助,身处这样的环境中,真的快要被逼疯了。2019年5月13日,她向新加坡一个公益的法律咨询中心求助,法律顾问建议她应该去报警,当天她就到警察局报案举发郑永年。

直到2020年4月底,警方作出调查结果,给予郑永年一个“严厉警告”。

但事情并未就此结束,Charlotte说,就在警方调查期间,东亚所内曾经威胁过她或密切关注她的这些人,开始对外散布谣言,诬指她不愿意跟同事合作、不尊重别人及精神状况异常,并将她被郑永年性骚扰一事,扭曲成她是因为主动讨好郑永年不成,才对郑展开打击报复。
她说,本来以为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后,这件事情就会有一个了结,没想到她的处境却更艰难、更无助。后来她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发在推特上,希望寻求外界的建议、支持或帮助。

该案逐渐受到大家关注,媒体报导也慢慢发酵起来,国大校方因此展开内部调查工作。但国大校方最终的调查结果,竟是称郑没有性骚扰。甚至在调查结果正式发布数天前,郑永年就透过他的关系提前得知。

Charlotte在受访时怒称,她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校方进行内部调查时,提供郑永年对她强抱及拍臀的道歉对话讯息、接受心理咨询纪录等具体事证。但是校方最终调查报告仍以性骚扰查无证据,草率地结案、纵放郑永年,令她完全无法接受此结果,希望校方能还她公道,以正视听。

Charlotte说,更离谱的是,郑永年不仅丝毫没有悔意,还不断操纵舆论,利用他的合作媒体帮忙写新闻辩解,“明明是有事实证据的东西在这边,他却能说成他什么都没有做”,像是郑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提及,他是因为Charlotte谈完工作离开的时候,提出要他把女儿介绍给Charlotte做朋友,但当时他女儿已经返回美国,对此Charlotte表示失望,因此他才给予一个礼节性的拥抱以示安慰和告别。

Charlotte还指出,她在东亚所的档案信息也遭到泄露,并被曝光在网络上,还有声称是东亚所同事及知情人士扭曲事实、污蔑爆料,不断对她进行抹黑、攻击及羞辱,对她造成了巨大的身心创伤,甚至一度产生轻生念头。

Charlotte表示,她会在咨询法律专家后再作出决定。她说在报警之后,听闻过去也有其他离职的女职员,遭郑永年伸出狼爪骚扰,如果她们愿意站出来或想寻求帮助,她会很愿意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支持。

Charlotte强调,明明有纪录证明郑永年对她做出性骚扰的行为,“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至少不会说没有任何证据发现他没有实施性骚扰”。当国大校方调查结论出来之后,她看到郑永年还一直在狡辩,塑造自己遭迫害、被迫离开新加坡返回中国的形象,并不实指控反咬她们这些被他骚扰的受害者都是有“政治背景”的人,以政治因素来为他的“咸猪手”背锅,真的令她觉得非常无语及荒谬。

58岁的郑永年是浙江省余姚县人,他1997年到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当研究员,2008年升任所长,2019年5月卸任,任期长达11年。他被视为在境外撑共的新左派人物。去年香港反送中期间,党媒《人民日报》曾引述郑永年的话说,香港人成不了气候,只需要威胁断水就可以终结乱局,引起舆论反弹。

在性骚扰丑闻曝光后郑永年已辞职。目前是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即使丑闻缠身,郑永年仍然获中国官方重用,早前上海交通大学新成立政治经济研究院,聘郑永年为名誉院长。

习近平今年8月底与9名经济学者举行会议,这9人被认为是习的“经济国师”,其中就包括郑永年。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