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代理12港人案律師被施壓退出 當局要求安靜辦案(圖)

2020-09-09 23:37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12港人被扣押在深圳市鹽田看守所,至今未能與代表律師見面。其中兩名受港人家屬委託的律師,因無法承受巨大壓力而被迫退出案件。資料圖片。(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12名參與反送中運動的港人被扣押在深圳市鹽田看守所,至今未能與代表律師見面。其中兩名受港人家屬委託的律師,因無法承受巨大壓力而被迫退出案件。資料圖片。(圖片來源:龐大衛/看中國)

【看中国2020年9月9日讯】上月23日,12名參與反送中運動的香港年輕人在乘船偷渡台灣途中,遭廣東海警截獲,目前12港人被扣押在深圳市鹽田看守所,至今未能與代表律師見面。其中兩名受港人家屬委託的律師,因無法承受巨大壓力而被迫退出案件。據《蘋果日報》報導,一名不願具名的律師表示,其中一名律師日前試圖到看守所會見當事人,旋即被深圳司法局約談;另一名未出發,就已被其所屬律師所施壓,不予其蓋章,「他們所裏面要蓋章,(律師)所裏面不允許他代理這種案子,不給他蓋章、同意代理。他以前代理過幾宗人權案件,司法局把這個任務分派給律所,特別盯住這些律師,先在所裏解決了」

該名律師透露,日前他前往深圳看守所後,亦被所在地的司法局人員約談,問他是否了解案件的背景,他回應指是個偷渡案;司法局人員表示此案牽扯港獨,並經過他小心,勿接受採訪,勿透露消息,更不可大肆宣揚案件。該名律師又指,當局要求他「安靜地辦案」,沒有明確施壓禁止他接受委託,因此他認為,「目前來看,靜悄悄地辦這個案子是沒有問題」。

大陸人權律師盧思位此前嘗試見12港人不果,被要求出示家屬的律師委託書公證文件。日前而已取得公證的他,準備今日再次嘗試會見12港人。此前盧思位從深圳回到四川後收到當地司法局來電,要求備案,昨日又被司法局約談。他透露,當局算「比較平和」,向他了解誰是委託人,誰介紹的案件,作有罪辯護還是無罪辯護,當局叫盧不要炒作案件,即不要接受傳媒採訪。他強調,在這宗案上沒有受到壓力,「但是他們(當局)很關注」。

盧思位還表示,「像我們這種律師,約談是家常便飯」,「這些都是常規」。盧思位指以往代理的政治案,都試過被當局暗示不要代理,今次反而沒有。對於有律師受壓力被迫退出案件,他表示有聽聞,但各地司法局不同,「這是深圳的案子,對當地可能看得比較緊」。

大陸近年很多政治案件的當事人都被長時間拘押,期間無法會見律師、家屬,甚至被迫接受官派律師,答應認罪以換取輕判。盧思位認為今天若見得到12港人,上述這些問題皆能解決。如果見不到,則上述可能性會變得非常大。

香港人為被送中的12港人建立臉書專頁——「12港人關注組」。專頁指出,目前12港人的家屬已經委託內地律師,目前5名前往看守所的律師都無法見到當事人,其餘律師將繼續嘗試。受委託的律師亦開始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至今已有至少兩名律師因壓力或司法局命令而退出案件。

有律師指,當局暗示或將案件升格為「組織偷越國(邊)境案」罪,刑罰有機會由最高監禁一年提升至無期徒刑。而深圳鹽田看守所外亦另外加設了一重警崗,保安戒備明顯增強。此外12港人的電子預約探訪服務被停止,代表律師只能在沒有預約的情況下前往看守所。

12港人中,張俊富、喬映瑜、黃偉然、郭子麟、張銘裕的代表律師均被拒絕探訪。李宇軒、廖子文、鄭子豪、鄧棨然、嚴文謙、李子賢、黃臨福的代表律師仍嘗試再次探訪。

另一受家屬委託的人權律師任全牛昨日表示,看守所要求他出示公證,證明其委託人的身份,指「只要審核通過律師的代理手續,去會見的話沒問題」。任亦透露最遲下周會再去深圳。

另據港台報導,任全牛指當局始終無明確告知,若取得公證文件是否肯定能見到當事人,因此對屆時能否探視仍不樂觀。他透露,家屬從網上聯絡他,不想他向傳媒講太多情況,家屬心情非常忐忑、焦慮和恐懼,也擔心一旦公開當事人名字就會遭到當局的打壓或迫害。

任還表示12港人正在被刑事拘留,按照大陸程序,公安機關一般在拘留37日後,提請檢察院決定是否批捕涉案人士,如批捕案件會繼續司法程序,否則會移交香港處理,目前了解到12港人涉嫌觸犯偷越國邊境罪,但不排除當局會改控其它罪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