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鄭文傑:為何要痴心期待一個獨裁政權?(圖)

2020-09-07 10:20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鄭文傑難得逃出北京魔掌,他卻選擇站出來向世界講出真相,其代價是淪為政治難民,後來更被列為港版《國安法》的「通緝犯」。流亡英國的他仍多次被跟蹤恐嚇,卻繼續為港人發聲。資料照。
鄭文傑難得逃出北京魔掌,他卻選擇站出來向世界講出真相,其代價是淪為政治難民,後來更被列為港版《國安法》的「通緝犯」。流亡英國的他仍多次被跟蹤恐嚇,卻繼續為港人發聲。資料照。(圖片來源:看中國視頻截圖)

【看中國2020年9月7日訊】鄭文傑一年前「被失蹤」、「被嫖娼」事件轟動全港,難得逃出北京獨裁政權的魔掌,他卻選擇站出來向世界講出真相,其代價是淪為政治難民,後來更被列為港版《國安法》的「通緝犯」。流亡英國的他,仍未逃離北京陰霾,多次被跟蹤恐嚇,他卻決意從受害人成為行動者,拒絕沉默,繼續為香港人發聲,並且成立組織,支援流亡抗爭者。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短短一年間,鄭文傑的身份就由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職員,變成英國首名香港政治難民。此訪問在倫敦海德公園進行,他憶起去年8月底被中國安全保衞局羈押虐待的經歷,仍有餘悸:「中共秘密警察同我講,喺香港有好多線眼同人員,隨時可以綁架我返大陸,企圖警告我唔可以講出真相。」

恐嚇並沒有令鄭文傑噤聲,深知惟有逃到安全的國度,才能夠揭開真相,他作出人生最艱難抉擇,離開了家園:「做呢個決定時其實真係好掙扎、好傷心,因為一離開好可能係成世,但可以令香港人嘅抗爭精神保存落去,我覺得係值得,亦無後悔,唯一遺憾係要斷絕同屋企人嘅關係。」

為了發聲別無他選,鄭文傑只能忍痛離開家鄉與家人,逃到台灣。他在去年11月底流亡倫敦,尋求政治庇護,申請在今年6月26日獲批,是首名獲得政治庇護的港民兼英國國民(海外)(BNO)護照的持有人,可以在英國逗留5年,往後申請永久居留權及英國公民資格。

鄭文傑:「好感激英國內政部,一般申請需時係以年計,但我嘅個案處理得好快,半年就批咗,而且政治庇護申請者通常頭一年都唔可以工作,而我就有工作權,而且唔受限制。」

「英國政府相信港府會將政治犯送中」

鄭文傑表示英國政府審批制度嚴謹,需要進行兩輪面試,並要提交出文件和證據,以核實他是否受到政治迫害。而其申請獲批,反映了英國政府對「一國兩制」逐漸失去信心。

鄭文傑:「內政部本來仲認為香港係唔屬於中國大陸嘅司法管轄區,我最多只係受中共迫害,香港仲可以維持獨立性,但係我解釋,就算係英國公民李波,都可以喺香港直接被消失、被老笠,佢哋就明白,其實已經有先例發生過,所以好難去迴避,再去承認香港嘅一國兩制仍然存在。」

鄭文傑強調其申請在《國安法》實施之前獲批,證明英國政府不相信《國安法》沒有回溯力,亦不相信港府及港警不會逮捕政治犯送中。自己這個首例,改變英國政府對香港人權狀況的認知,幫日後有需要的港人鋪路。

雖然獲得政治庇護,可不代表在英國人身安全就有保障。訪問當日,鄭文傑比約定時間稍遲到達,原來他搭乘地鐵時會特意轉乘多條不同路線,避免被跟蹤,記者亦觀察到,他經常在留意周圍有沒有可疑人物,以及有否被尾隨。如此警惕,全因為在倫敦有多次被跟蹤經歷。

捍衞港人自由和權利被通緝視為榮耀

在鄭文傑被《國安法》通緝前一日,民主前線前召集人黃台仰從德國乘火車赴英國與他會面,在月台發現被一位戴口罩的中年亞洲男子跟縱,兩人決定回望該名男子,對方亦愕然停下,並且繼續注視兩人,似在確認黃台仰跟誰見面。

隔日,鄭文傑在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外示威之後查看手機,驚見自己的名字在《國安法》通緝名單上面。

鄭文傑憶述當時感覺非常震撼:「當然我預計到中共一定會搵位報復,因為我將真相講咗出嚟。但當我第一次被升級,變成一個喺《國安法》下嘅政治通緝犯,對我嚟講係非常大嘅震撼。因為我唔係好似長期喺呢場運動嘅activists,攬住幾條罪,可能已經習以為常,而係第一次承受咁重嘅政治罪名。」

對於自己被通緝,鄭文傑斥責北京政權亂扣帽子,不過如果捍衞港人的自由和權利是「罪行」,他會視為榮耀。

當時鄭文傑身在倫敦市中心,內心的衝擊仍未平復之際,卻又發現被多名戴口罩的中年亞洲男人跟蹤。於是他決定反跟蹤其中一名男子,而對方的行為極之可疑:「嗰個男人知道俾目標發現咗,仲被反跟蹤,當時有一架紅色雙層巴士經過,佢就突然喺最後一刻跳上巴士。」

第三次被跟蹤當天,他收到署名「CY Leung」的恐嚇電郵,用英文寫道:「中共特務會找到你並把你帶回來,只是遲早的事。」稍後鄭文傑在家附近買午餐,發現一架可疑車輛,司機為一名戴口罩的中年亞洲男子,正在注視着他,「我行近架車,佢話係Uber司機等緊乘客,問我係咪上車。」

鄭文傑記下車牌作調查,發現該車沒有在倫敦市交通運輸局登記,該人也非Uber的司機。

「身處自由國度,有道義繼續發聲」

即使遠在英國,北京的監控仍如影隨形。面對打壓恫嚇,鄭文傑沒有退縮噤聲:「香港人面臨惡法冇辦法發聲,我身處海外民主自由國度,有道義責任為香港人繼續發聲!」

在倫敦的絕大部份時間,鄭文傑都投放在倡議香港民主的事務上面。他與其他三位流亡海外的港人,包含在德國的黃台仰、台灣的林榮基以及美國的梁繼平,成立了「避風驛」,為抗爭者提供庇護資訊,並且視乎其情況提供不同的方案和協助,現時單單他負責的英國範圍,每日就至少收到10到15個查詢。

鄭文傑亦成立了「英國港僑協會」,目的是團結來到英國的港人,融入當地社會,同時保留港人的身份及文化,特別是追求自由民主的政治信念。他認為這是續打國際線重要的一環。

鄭文傑:「未來香港民主運動嘅重心越嚟越多會放喺國際戰線,因為《國安法》出台後,喺香港合法地爭取民主自由嘅空間越嚟越細,所以點樣令海外戰線嘅港人同喺香港嘅港人連結,係非常重要。」

另外,鄭文傑積極推動影子議會的概念,賦權予海內外港民選出自己的代表,在這個民間團體發表意見,令香港的自由之火延續下去:「點解我哋作為爭取民主嘅人,唔自己賦權畀自己,而要等北京政權施捨,點解要對一個獨裁專制嘅政權有痴心妄想嘅期待?只要係中共懼怕嘅idea,我就覺得it works,要繼續嘗試去做。」

鄭文傑:「離開唔係結束,只係開始。我堅信終有一日,我係會返去香港呢個屋企,嗰時就係香港有真正民主自由嘅嗰日。我要同時間競賽,盡力爭取喺屋企人仲在生嘅時候,可以返去見佢哋一面。」

這個信念,驅動鄭文傑全力在異地為香港抗爭,即使如今背負著北京賦予的罪名,犧牲了家人和前途,他仍然從不後悔,如果可以再從頭選擇,雞蛋和高牆,他還是會站在港人的一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