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觀點】美元會丟掉世界儲備貨幣地位嗎?(組圖)

2020-08-24 08:0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看中國2020年8月24日訊】現在,即便是美國的很多金融專家也都在看空美元,美元真的要丟掉世界儲備貨幣地位了嗎?

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地位的基石是什麼?是比非美貨幣更穩定,這是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地位的基石。

由此就可以看到,無論美元指數,還是美元兌非美貨幣的匯率,都僅僅是相對概念,這一點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有生動的體現。

由於當時美國經濟的滯脹不斷深入,美元加速貶值,這就讓美元陷入了危機之中,其根本標誌是美元表示的金價不斷上漲,在十來年的時間內國際金價上漲了大約24倍。

但最終,美元在全球貨幣體系的中心地位並未改變,依舊作為全球儲備貨幣存續到了今天,根源就在於美元指數隻是相對概念,非美貨幣無法建立起屬於自己的信用,也就無法取代美元在國際貨幣市場上的地位。

1968-2016年剔除美國CPI影響的國際金價走勢圖
1968-2016年剔除美國CPI影響的國際金價走勢圖(作者博客)

所以,美元要捍衛自己的地位,並不取決於本身貶值的速度是快一點還是慢一點,更主要的是:美元需要持續打敗威脅到自身地位的非美貨幣!

製造非美貨幣危機,鞏固美元地位

任何貨幣的信用都需要時間的持續積累來完成。但是,當一種貨幣經常爆發貨幣危機的時候,信用積累的過程就會中斷,也就失去了取代美元的能力。由此就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歐債危機給歐元帶來的影響。

由於希臘以及「歐豬五國」的債務危機,讓歐元的問題凸顯在整個世界面前,即便歐債危機之後,歐元的信用弊端也無法修復。歐元區成員國的債務問題對歐元的影響一直持續到今天,歐債危機之後,一度曾經如日中天的歐元對美元的威脅下降了。

隨著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的全球大流行,美國經濟和財政又受到了嚴重的衝擊, 包括美聯儲在內的全球幾乎所有央行都在極力印鈔以挽救自己岌岌可危的經濟與債務,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從去年9月的不足4萬億美元已經飆漲至現在的7萬億美元以上,國際貨幣市場就自然而然地再次滋生對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懷疑。

美聯儲總資產構成圖
美聯儲總資產構成圖(數據來源:美聯儲,中金公司研究部)

美元有能力擺脫這種懷疑嗎?

毫無疑問,依舊要推動其他非美貨幣的貨幣危機。當貨幣危機嚴重損害其他主要非美貨幣的信用(包括歐元、日元、人民幣等)之後,美元的世界儲備貨幣地位就會得以穩固甚至會加強!

美元正在亮出自己的「獠牙」,希望為自己找到逃生之路——為下一階段的貨幣戰爭做準備!這場貨幣戰爭類似次貸危機之後的歐債危機。

據華爾街日報8月3日報導,「美聯儲考慮放棄其30多年來一直遵循的一種做法,即通過加息來遏制通脹上升的策略。」報導稱,「美聯儲官員將轉持一種更為寬鬆的觀點,允許通脹率在一定時期內略高於美聯儲2%的目標水平,以彌補以往通脹率低於該目標水平多的情況。」

簡單地說,就是美聯儲將採取縱容通脹的策略。根源就在於美國政府的負債率已經在120%以上(年底很可能超過140%),如果通脹率超過2%,美聯儲就立即以加息應對,美國政府不足以應付利息支出的快速增長,就很可能會因債務壓力而破產。

此時,必須保持更長時間的低利率狀態(也就是維持更長時間的實際負利率),推動通脹達到更高的水平,只有當美國經濟達到嚴重過熱狀態之後,美國政府的財政收入必然加速增長,應對美聯儲加息的能力增強,此時美聯儲才會考慮加息以抑制通脹。

然而,這種做法也是美聯儲進行貨幣戰爭的邏輯。

瘟疫下的通脹,加深社會矛盾

中共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對全球的生產活動已經形成嚴重的打擊,其中農業問題尤其引人關注。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執行幹事戴維·比斯利4月21日在安理會就衝突與飢餓問題舉行的視頻連線會議上警告說,新冠疫情將使衝突地區飢餓問題加劇。

比斯利說,全世界每天有8.21億人挨餓,另外1.35億人正走向飢餓的邊緣。世界糧食計畫署每天都為近1億人提供糧食,如果現在無法向這些人提供糧食,在未來的3個月裡,可能每天會有30萬人餓死。

這意味著,當糧食出口國因瘟疫大流行而無法出口農產品之後,聯合國糧食計畫署即便有錢也會失去對貧困人口的救助能力,這個星球上將出現巨大的人道主義災難,每天都會有數十萬人餓死。到6月11日,聯合國再次提升了警告等級,明確警示全球正面臨50年來最嚴重的糧食危機。

其實,這些警告都是可以理解的,任何一次瘟疫的全球大流行都會導致大飢荒,這是瘟疫對全球生產活動所帶來的破壞作用所決定的。

同時,今天全球實行的是主權貨幣(紙幣),紙幣的發行速度只能依靠各國央行的道德約束,也就是說,當道德水準嚴重下降之後也就徹底失去了約束,這或許就是今天的現狀。

一些國家紙幣的隨意濫發已經大行其道,當飢荒發生時的通貨膨脹會更加嚴重,對中低收入群體的打擊也會更加嚴重。

然而,世界各國的基礎原材料和農業的供給能力是嚴重不平衡的。總體來說,南美、北美、澳洲的能源和糧食自給率比較高,而非洲、歐洲和亞洲則相對較低(中東的原油自給能力很高,但糧食嚴重依賴輸入,而俄羅斯的綜合自給能力比較高,有能力同時輸出石油和糧食)。

2003年時期的世界各國糧食自給率示意圖
2003年時期的世界各國糧食自給率示意圖

當一個國家或地區原油或糧食自給不足、一旦因貨幣濫發導致通脹嚴重惡化的時候,就很可能出現通脹失控或大飢荒,進一步還會導致社會失控。

反觀北美、南美的部分國家在原油、農產品上的出口能力即便萎縮甚至消失,但基於其自身的地理特點、經濟特點卻可以保證自給自足,通脹就可以得到適當的控制,至少不至於惡化到讓社會失控的地步。

這種結構性的差異是十分值得重視的。

穩定的糧食和石油供應,是美元強有力支撐

一國貨幣的價值本質上取決於通脹,能源和糧食的價格更難以控制的國家,其貨幣的價值就更沒有保證。

而美國糧食以及原油的自給能力,為美元提供了基石(不至於掉進「大海」淹死)。目前一些國家的糧食品種價格已經出現大幅上漲,就在佐證瘟疫大流行對全球穀物市場所帶來的衝擊!

因此,就在這樣的敏感關口,美聯儲縱容美元貶值,就會起到引燃、推動以穀物為核心的基礎商品對全球通脹的推動作用……

這種策略對歐元的壓力尤其嚴峻。經過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打擊,義大利2020年的GDP總值預計會回到上世紀九十年代前期的水平,這必然造成政府負債率的暴漲(一般預計今年年底義大利的債務率會達到165%以上),一旦通脹暴漲就會推動國債收益率暴漲,義大利等歐元區內高債務國家就只能離開歐元區,很可能導致歐元區的解體。

一旦歐元區解體,美元的全球儲備貨幣地位不僅不會下降,甚至還會提升。即便歐元區不會解體,歐元的信用也會再次遭到嚴重打擊。當歐亞主要貨幣的信用積累過程受到嚴重的打擊之後,就給美元提供了逃生的出口。

基辛格曾經說過:「誰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國家;誰控制了糧食,就控制了人類;誰控制了貨幣,就控制了全球經濟。」

自給自足的石油和糧食,就是美元繼續維持自身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的兩塊墊腳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