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程翔:香港抗爭為中國人民樹立榜樣(視頻)

2020-06-26 17:09 作者:梁路思、李懷橘 桌面版 简体 18
    小字

程翔
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人程翔。(圖片來源:看中國採訪截圖)

【看中國2020年6月26日訊】(看中國記者梁路思、李懷橘採訪報道)人大常委會將在月末審議港版國安法,外界普遍認為法例會在七月一日生效。看中國記者採訪了香港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人程翔,請他點評時局。程翔認為港版國安法一定會通過,但香港人必須抗爭到底,因為中共一貫違背對人民的承諾,甚至造成民族災難,都沒有受到懲罰;香港人抗爭也源於中共違背承諾,違背《中英聯合聲明》,程翔表示,香港的抗爭在歷史上是第一次人民站出來討伐中共的背信棄義,因此意義非常之大,可以說為全中國人民樹立了一個榜樣:當當權者不斷違背對人民承諾,從而造成民族災難時,人民應該起來反抗,讓當權者受到教訓。

採訪內容整理如下:

港版國安法預謀已久

程翔表示,港人勿需被中共「閃閃縮縮」的動作迷惑,失去自己的方向。雖然香港左派親共報紙宣稱推國安法是迫於無奈,「是被香港抗爭逼出來的」,但他指,早在2018年中共已經提出強化對香港的治理,根據中共十八大四中全會的說法:「將香港融入國家治理體系」,已經不同於早期的「將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程翔分析,之前的說法指經濟層面,2018年的說法已經涉及管制層面,即用管理內地城市的手法管理香港。因此,國安法中共蓄謀已久,反送中運動只是藉口。

他預測中共一定會推出「港版國安法」,只是推出手法會「偷偷摸摸」。他舉例,5月人大會議時,議程上沒有「港版國安法」,忽然在臨開會前,深夜召集港區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通知人大議程會將討論「港版國安法」;6月中人大常委召開會議時,「港版國安法」又在議程上消失,直至開會前幾小時方出現,即蓬楊夏威夷談判失敗後,國安法再次被拿出來。早前認為中共不敢再推出的香港人被殺個措手不及。

6月28日至30日,人大常委會將舉行本月第二次會議,公布的議程包括審議專利法修正案草案、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出口管製法草案等,但未提及「港版國安法」。程翔指,人大匆忙召開第二次會議,但都是審議些無逼切性議題,令外界質疑會議另有目的,即盡快通過「港版國安法」。

由於中共推國安法的做法一直都「偷偷摸摸」,未到最後一刻都不敢公佈,因此法例亦無時間做諮詢工作,日前,中共在香港密集地搞諮詢會議,因為人大有《立法》法案,規定立法需完成哪些程序,程翔指,人大立法未遵守程序,比如立法前一個月前要公布草案,目前當局做法違法《立法》所規定的程序,而所謂諮詢會議,都由親共團體舉辦,而非真正諮詢港人意見。

程翔表示,以中共近期的行為判斷,它的確打算月底通過草案,這是沒有懸念的,中共當務之急就是針對9月立法會選舉,草案中列明:各級參選人必須書面或宣誓表態支持《基本法》,「港版國安法」通過後,將成為《基本法》附件三條文,也是《基本法》一部分,若民主派人士反對國安法,即被視為反對《基本法》,會被取消參選資格。

也就是說,國安法趕在6月末這個時間點上通過,目的是想阻止民主派人士入選立法會。立法會報名參選日期是7月中,屆時選舉主任會問參選人是否支持基本法,若反對則自動失去參選資格。選舉主任還會在參選人的個人社交媒體上檢查過往信息,看其有無反對過國安法。若有,政府則順理成章,按照法例規定剝奪其參選資格,「國安法成為DQ民主派參選人的上方寶劍」。

香港抗爭為中國人民樹立榜樣

程翔指,香港市民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不要退縮。歷史上中共經常違背它對人民做出的承諾,但從未受到懲罰;此類事件數不勝數,他說,可以把香港自回歸後的一系列抗爭,視為人民不再接受中共背信棄義的反抗。

他列舉中共歷次背信棄義的事件:

1949年,中共向中國人承諾,新中國是民主與自由的新中國。對於何為民主與自由,中共當時也做出清楚解釋:民主是林肯總統的民治、民有、民享;自由是羅斯福總統所提倡的四大自由;當年中共給出的解釋是清晰明了的美式自由制度,亦因為這些承諾,中共才得到百姓的支持,進而得天下。

中共當權後,在自己的憲法裡寫下人民民主專政,程翔說,這是對中國人的背叛,其後發生的慘劇,造成大量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但中共並未因此受到懲罰,中國人民未有能力起來反抗這個背信棄義的政府。

1949後,中共提出3個五年計畫向社會主義過渡,得到資本家、地主的認可。言猶在耳,幾年後,毛澤東就提出跑步進入社會主義,隨之而來的是社會主義改造,公私合營等等。很多資本家、地主或被鬥死,或自殺。這個血淚史正正是中共違背對人民承諾的另一大例證,而中共一樣未受到任何懲罰。

1951年,中共和西藏達賴喇嘛達成協議,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程翔指,這是「香港一國兩制的先驅」。十七條規定解放軍進入西藏後一切不變,達賴喇嘛地位、權力不變。在1958年之初,中共就對西藏進行大規模「改革」,雖然十七條列明藏區改革需在達賴喇嘛同意之下進行,強行改革迫使藏區出現1959年的起義,但隨後遭到中共殘酷鎮壓,達賴喇嘛逃亡印度。

1957年,毛澤東說希望知識份子出來講真話,幫共產黨改革,當時很多知識份子紛紛出來表達意見,講出中國存在的問題。其後毛澤東把55萬知識份子全部打成右派,又製造一場民族災難。可見,中共不斷地對人民做出承諾,又不斷地違背承諾,每一次違背承諾的時候都引發一場民族災難,導致大量中國人枉死,但中共始終都未被懲罰。

香港抗爭事件,歸根到底都是中共背信棄義,違背了其在《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對香港人做出的承諾,所以迫使香港人出來抗爭。雖然中共和香港親共媒體不斷報導指,今時今日香港狀況是民主派勾結外國勢力,顛覆國家政權等等造成的,把責任推給民主派和年輕人。

程翔表示,把時間退回到2019年反送中運動、2016年魚蛋革命、甚至2014年雨傘運動之前,在2008年社會相對穩定,未有紛爭的情況下,中聯辦曹二寶就已經提出「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的說法,當年中共已經處心積慮爭奪香港管制權,已經考慮要架空港府。

時序上已經可以看得很清楚,2008年,即香港回歸後的十年,中共已經想從港府手中奪取香港的管制權。程翔質問,北京對於香港發生的事情還要賴給誰!「你(北京)只能賴自己在過去20多年中不斷蠶食香港的自治權,才迫使香港人走出來抗爭!」

故此,程翔認為,中共違背承諾而遭受香港市民的反抗,嚴格來說,在歷史上的第一次;他表示,從這個角度上來說,香港人的抗爭意義非常之大,而且為全中國人民樹立了一個很重要的榜樣:當當權者不斷違背對人民承諾,從而造成民族災難時,人民是應該起來反抗,並且讓當權者受到教訓。

他說,香港人還要在過去幾年抗爭的基礎上繼續據理力爭,繼續堅持。

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是國際賦予的

程翔表示,正常情況下,沒有人希望動亂或者製造不穩定因素,出現問題時首先要問:這種不穩定因素來自哪裡?當然中共大外宣一直宣稱這是香港一小撮分裂分子所為,因此要嚴刑峻法,把抗爭鎮壓下去。

程翔指,中共要捫心自問,反躬自省為何出現這些事情。他表示,中共一點一點剝削香港人的自由,就迫使香港人一定要站出來守護自由,而香港人的反抗也必定得到國際關注。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會,雖然主權歸屬大陸,但香港是全世界的香港,若沒有過去西方在香港的百年經營,又如何在西方之外的東方產生一個全球第三大的國際金融中心?

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不是靠中國,而是世界各國都認可香港原有的制度、法治、自由、人權,而來香港投資、發展。因此,香港是全世界的香港,中共鐵腕治港,也必然會引起全世界的反對,何況當年中共簽訂《中英聯合聲明》時,煞有介事地將《聯合聲明》拿去聯合國登記,又派出外交官向各國遊說,希望各國接受《聯合聲明》,以及由《聯合聲明》所保證的香港特殊地位。

因此,香港的主權歸於中國,但香港的生命屬於國際社會,否則當初中共也不必拿《聯合聲明》去聯合國登記,本身此舉動已經說明中共心知肚明:「香港的生命是國際社會所賦予的」。這也是上海、廣州始終不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原因。

他再次強調,香港的生命是國際社會賦予的,若中共以高壓手段傷害香港,也是在傷害整個國際社會。日前,歐盟已經準備去海牙國際法庭控告中共違背《中英聯合聲明》。他感嘆,香港人走到今天這一步,很難得才能取得國際社會對香港的支持,香港應該繼續抗爭下去,直到中共為其違背承諾付出代價為止。

程翔表示,目前港人或要承受一些痛楚,但香港人不能退縮,否則國際社會的支持力度也會減弱。一定要繼續發聲,向國際社會表達港人不屈不撓的精神,表達港人要懲罰中共違背承諾的決心;更重要的是國際社會對抗中共不單為香港,也為他們自己,香港這20多年的遭遇提供了一個非常典型的案例:一個本來崇尚自由、法治、人權的社會,如何被中共逐步逐步改造成為一個近乎極權的社會。

他指,國安法尚未推出,香港社會已經要人人表態,從政府部門到教育界,這種表態文化正正是中共要馴服香港人的手段,背離香港原本敢於抗爭,敢於講真話的,擁抱普世價值的社會形態。中共在香港所作的一切,已經在西方國家上演,無論大外宣,還是統戰滲透,西方和香港一樣被中共蠶食,因此,程翔希望西方社會明白,他們對香港的支持就是對自己的支持,以防範中共對香港的改造有朝一日發生在西方社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