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人類公敵共產黨作戰 閻錫山領導太原打最駭魄保衛戰(組圖)

【昨夜星辰】閻錫山:百川匯海成大事業 山傾扶艱待大機緣(下)

2020-03-25 09:00 作者:趙長歌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閻錫山的宇宙觀是「收穫理性」,人生觀是「成己成物」,政治主張是「愛人公道」,他憂慮自己「智不足以知人,勇不足以勝人,仁不足以感人」。
閻錫山的宇宙觀是「收穫理性」,人生觀是「成己成物」,政治主張是「愛人公道」,他憂慮自己「智不足以知人,勇不足以勝人,仁不足以感人」。(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接上文:【昨夜星辰】閻錫山:百川匯海成大事業 山傾扶艱待大機緣(中)

閻錫山的宇宙觀是「收穫理性」,人生觀是「成己成物」,政治主張是「愛人公道」,他憂慮自己「智不足以知人,勇不足以勝人,仁不足以感人」。他曾説「事到難處宜放膽」,於1949年「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苦承國家重任,扶艱於山之將傾。他常説「得人事舉,失人事敗」,其下屬軍政人員,常日平實,臨事感人,遂有太原五百完人之千古壯事。

抗戰軍興 守土一方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後,閻錫山旋即晉京參與國家大計,在幾種抗戰主張中,閻錫山贊成長期抗戰方略。整個抗戰期間,中國陸軍戰區劃分做過幾次大的調整,閻錫山始終擔任第二戰區司令長官。

整個抗戰期間,中國陸軍戰區劃分做過幾次大的調整,閻錫山始終擔任第二戰區司令長官。
整個抗戰期間,中國陸軍戰區劃分做過幾次大的調整,閻錫山始終擔任第二戰區司令長官。(網絡圖片)

當年9月至11月,太原會戰爆發,閻錫山指揮第二戰區與板垣征四郎率領的有鋼軍之稱的第5師團10萬精銳在第二戰區展開鏖戰。9月,閻錫山率部與日軍在平型關激戰,閻錫山將部隊分為左、右兩部,左翼司令官為第七集團軍總司令傅作義,右翼司令官為第六集團軍總司令楊愛源,共軍八路軍(9月改番號為第十八集團軍),在右路配合作戰。平型關戰役屬中等規模戰役,中國投入兵力超過10萬人,中共鼓吹的「平型關大捷」只是平型關戰役中一個極小的局部戰鬥,林彪師長伏擊的也並非日軍主力,而是日軍預備隊一千餘人和輜重。

10月,閻錫山率部與日軍大戰於平原、忻口、娘子關等地,殲滅板垣師團逾4萬精銳,國軍也傷亡奇重,戰鬥成果可歌更可泣。其中,在中央戰場的忻口戰役中,戰鬥尤為慘烈,在日軍飛機、坦克、大炮配合的火力猛攻下,第九軍軍長郝夢齡躬親赴前線督部血戰,死守陣地,郝軍長最終中彈壯烈殉國。郝夢齡是抗戰殉國的8位國軍上將之一。在平原等戰場,有國軍全旅四千人全部陣亡之壯事,日軍也為國軍精神與頑强所感動,事後在戰場豎碑以示對國軍軍魂之敬意。

忻口戰役中,第九軍軍長郝夢齡躬親赴前線督部血戰,壯烈殉國。郝夢齡是抗戰殉國的8位國軍上將之一。
忻口戰役中,第九軍軍長郝夢齡躬親赴前線督部血戰,壯烈殉國。郝夢齡是抗戰殉國的8位國軍上將之一。(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國軍雖然作戰頑强,但因現代軍事裝備與日軍相差懸殊,華北戰場方面,張家口、保定、石家莊、邢臺、邯鄲相繼失守。11月8日,閻錫山率部從太原撤守,且退且戰,隨後駐節臨汾,安撫軍民,整訓部隊。

一日,閻錫山正對青年軍官訓話,日機忽低飛上空,閻錫山不為稍動,仍娓娓不輟,周圍人以危險力勸,閻錫山則講:「軍事行動,日處險境,惟不懼不亂者乃勝。今日之事,我若不定,大家必亂動,正予敵以目標,則同歸於盡,孰安孰危,絲毫不敢苟也。」為達「由抗戰勝利到民族復興」之目地,閻錫山還在晉建立民族革命大學,廣收全國革命青年,每晨親到校作課前講話,對學員的精神教育極為有效。

1938年,抗戰逐步邁入全面、持久的第二期抗戰階段。在第二戰區,閻錫山遵令軍事委員會開展游擊戰之指示,指揮成立了四大游擊區,分別以晉西北的臨縣岢嵐,晉東北的五臺山區,晉東南的晉縣長治,晉西南的中條山汾南為中心,牽制日軍約50萬眾。

日共煎迫 克難洪爐

1935年,共軍在國軍的圍剿下,由江西竄據陝北;1936年底,西安事變爆發,國民政府剿共大計功虧一簣;1937年9月,中共紅軍編為第八路軍,劃歸閻錫山節制指揮,番號旋即改為第十八集團軍。共酋朱德、周恩來、彭德懷、徐向前同來太原,表示願聼命令,與國軍一道抗日。由是,林彪115師駐中條山、呂梁山一帶;賀龍120師駐岢嵐、興縣、保德一帶;劉伯承129師駐鄭太路南上黨一代;聶榮臻部駐晉察冀邊區。共軍部隊入晉後,不聽指揮,不打日軍,專門伏擊國軍,繳國軍槍械,並在農村搜刮民衆財務,大舉赤化。

1939年,晉西事變發生,共軍滲透勾結韓鈞等國軍決死隊,實行叛變。對於國軍叛變軍官,閻錫山採取召回教育方式,第二戰區副司令楊愛源說:「共產黨煽動國軍叛變,有人建議將叛變軍官捕殺,閻先生認為應改變人的錯,不應該激發人的錯,未接受。閻先生認為盲目反共,等於雙料共產黨,貽害人類。」

對於受共黨蠱惑的國軍叛變軍官,閻錫山採取召回教育方式,第二戰區副司令楊愛源說:「共產黨煽動國軍叛變,有人建議將叛變軍官捕殺,閻先生認為應改變人的錯,不應該激發人的錯,未接受。閻先生認為盲目反共,等於雙料共產黨,貽害人類。」
對受共黨蠱惑的國軍叛變軍官,閻錫山採取召回教育方式,第二戰區副司令楊愛源說:「共產黨煽動國軍叛變,有人建議將叛變軍官捕殺,閻先生認為應改變人的錯,不應該激發人的錯,未接受。閻先生認為盲目反共,等於雙料共產黨,貽害人類。」(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在日軍、共軍交相煎迫的苦境中,閻錫山領導第二戰區軍民浴血奮鬥,兩面作戰。1940年,選定壺口東岸作為克難之地,壺口得名因「蓋河漩渦,如一壺然」(《禹貢》),就此山崖土崗,挖闢數千口窯洞作為司令部居所,名曰克難城。百公於此作《克難坡感懷》云:「一角山城萬里心,朝宗九曲孟門深,俯仰天地無終極,願把洪爐鑄古今。」

在日軍、共軍交相煎迫的苦境中,閻錫山領導第二戰區軍民浴血奮鬥,兩面作戰。1940年,選定壺口東岸作為克難之地,名曰克難城。
在日軍、共軍交相煎迫的苦境中,閻錫山領導第二戰區軍民浴血奮鬥,兩面作戰。1940年,選定壺口東岸作為克難之地,名曰克難城。(網絡圖片)

閻錫山選定壺口東岸作為克難之地,壺口得名因「蓋河漩渦,如一壺然」(《禹貢》),就此山崖土崗,挖闢數千口窯洞作為司令部居所。
閻錫山選定壺口東岸作為克難之地,壺口得名因「蓋河漩渦,如一壺然」(《禹貢》),就此山崖土崗,挖闢數千口窯洞作為司令部居所。(網絡圖片)

閻錫山作《克難坡感懷》云:「一角山城萬里心,朝宗九曲孟門深,俯仰天地無終極,願把洪爐鑄古今。」
閻錫山作《克難坡感懷》云:「一角山城萬里心,朝宗九曲孟門深,俯仰天地無終極,願把洪爐鑄古今。」(網絡圖片)

克難城中之洪爐臺,是一座宏壯的傳統建築,此地即為洪爐訓練中心,日夜進行軍政訓練。洪爐取義在於激勵軍民,此處正像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一般,要經過熔煉,方能脫胎換骨。閻錫山作洪爐歌曰:「高山大河,化日薰風。俯仰天地,何始何終。謀國不豫,人物皆空。克難洪爐,人才是宗。萬能幹部,陶冶其中。人格氣節,革命先鋒。精神整體,合作分工。組織領導,決議是從。自動徹底,職務惟忠。抗戰勝利,復興成功。」

洪爐取義在於激勵軍民,此處正像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一般,要經過熔煉,方能脫胎換骨。閻錫山做洪爐歌曰:「高山大河,化日薰風。俯仰天地,何始何終。謀國不豫,人物皆空。克難洪爐,人才是宗。萬能幹部,陶冶其中。人格氣節,革命先鋒。精神整體,合作分工。組織領導,決議是從。自動徹底,職務惟忠。抗戰勝利,復興成功。」
洪爐取義在於激勵軍民,此處正像太上老君的煉丹爐一般,要經過熔煉,方能脫胎換骨。(網絡圖片)

策劃收復 全國稱冠

抗戰期間,第二戰區戰事連年不斷。1943年,抗戰進入艱苦階段,閻錫山創建「兵農合一」制度,此制度優點在於種地人多,打仗人多,增加糧食產量,增强作戰力量;又實行「新經濟措施」,做到軍民全面互助,生產生活自給自足。該年雙十節閻錫山獲頒青天白日勳章。

1943年,抗戰進入艱苦階段,閻錫山創建「兵農合一」制度。圖為1944年,一位軍人在克難城中用手搖紡線機工作。
1943年,抗戰進入艱苦階段,閻錫山創建「兵農合一」制度。圖為1944年,一位軍人在克難城中用手搖紡線機工作。(網絡圖片)

抗戰期間,第二戰區戰事連年不斷。1943年,雙十節閻錫山獲頒青天白日勳章。圖為閻錫山的青天白日勳章。
抗戰期間,第二戰區戰事連年不斷,1943年雙十節,閻錫山獲頒青天白日勳章。圖為閻錫山的青天白日勳章。(網絡圖片)

1945年4月,墨索里尼死,閻錫山判定軸心國即將崩潰,迅速策劃收復事宜,訓練擔任收復工作幹部。7月中旬,閻錫山率部進入孝義成。8月11日,預派各路軍前鋒分道挺進,衝破共軍重重阻撓。8月15日,日本宣告投降,當日,閻錫山部進入運城。16日,進駐太原、臨汾,隨後光復長治、代縣、大同。22日,中央任閻錫山為山西抱降官。31日,進入太原綏靖公署,解除日軍武裝,進行各項接收。至此,全省106縣市,除共軍所占縣城外,79縣市完成光復。閻錫山率部接收全晉淪區,迅速徹底,全國第一。

防共反共 警醒世人

早在國軍剿共時期,閻錫山就曾親自編寫防共課本與防共歌。抗戰期間,共黨藉機禍晉,因此,閻錫山對共產主義及共黨殘暴,認識尤為深刻。他曾命人將共黨恐怖殺人的種種事實匯編成冊,寄給平、津、京、滬,以告國人。遺憾的是,沒有一家報紙登載,當時人們均以為山西所言不合事實、不近人情,殊不知共黨之恐怖,是不能以人倫常理來認知的。

國共戰爭期間,馬歇爾試圖調停,1946年3月到太原晤百公,馬歇爾謂:「我要調處,並確信能解決你們國共的衝突……」閻錫山對曰:「應看共黨是否肯放棄他們世界革命達到無產階級專政的目標。」閻錫山還對不瞭解共產黨的美國人說:「中國之赤色威脅,實為整個遠東,日本及世界之威脅。」馬歇爾調處期間,國軍遵令停戰,共軍攻擊則一日不停,山西37縣城陷入匪手。

閻錫山說:「抗戰期間,國家把八路軍歸我指揮,……我不能不為國家表現國家的態度,與合作的真誠。我雖對他們表了十分的好,他們卻不惜對我報了十二分的壞。」圖為1944年,閻錫山在克難城中。
國共戰爭期間,馬歇爾試圖調停,1946年3月到太原晤百公,馬歇爾謂:「我要調處,並確信能解決你們國共的衝突……」閻錫山對曰:「應看共黨是否肯放棄他們世界革命達到無產階級專政的目標。」圖為1944年,閻錫山在克難城中。(網絡圖片)

其後,閻錫山對國人講:「若干美國人士受共產黨虛僞宣傳的欺騙,認為共產黨將對聯合國全部會員國保持友好。因此,認為即使共產黨控制全中國,亦無須介意,此種希望,實際上不啻為空中樓閣,在八年抗戰之中,當時共軍係由中央政府撥歸本人指揮,我就從共產黨処得到慘痛的經驗,我從經驗中深知共產黨的出爾反爾,言行不符。」

1948年,閻錫山對山西幹部講到:「抗戰期間,國家把八路軍歸我指揮,就是把共產黨的黨政軍的人才,拔茅連茹的來到二戰區,我不能不為國家表現國家的態度,與合作的真誠。我雖對他們表了十分的好,他們卻不惜對我報了十二分的壞。我說共產黨是九條尾巴的狐狸精,是蛇蠍,是豺狼。我這不是一點彰人之惡的心理,純乎是為世界人類吶喊的心理。」

赤海孤島 保衛太原

1945年,閻錫山返回太原綏靖公署次日,已經開始部署工事構築工作,構建鋼筋水泥碉堡3700餘座,加大兵工製造,組訓民衆抵禦共軍攻擊。1946至1948年,共軍在山西各地發動無數次大小攻擊,閻錫山領導山西各地守軍,浴血奮戰。

1945年,閻錫山返回太原綏靖公署次日,已經開始部署工事構築工作,構建鋼筋水泥碉堡3700餘座。圖為1948年,太原雙塔的國軍碉堡。
1945年,閻錫山返回太原綏靖公署次日,已經開始部署工事構築工作,構建鋼筋水泥碉堡3700餘座。圖為1948年,太原雙塔的國軍碉堡。(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1948年6月起,共軍挾60餘萬「人海」來襲,太原保衛戰拉開序幕,此戰,雙方動員之廣,用物之多,規模之大,傷亡之慘重,實為戰史上最激烈之攻防戰。適時,太原城内軍民食糧,極度困難,政府則不惜巨費,空投食糧。對於守城情形,《和平日報》這樣報導:「在太原城中,到處都是戰鬥的景色,每一個人,每一寸土,每一份財力物力,都是直接間接的獻給了太原保衛戰,完全是自動而絲毫不勉强的。」對於守城決心,閻錫山說:「我未能考慮我能否守住太原,我並不顧勝敗,我所知者,為我保衛太原之職責,將保衛到底。」

太原保衛戰實為戰史上最激烈之攻防戰。適時,太原城内軍民食糧,極度困難,國民政府則不惜巨費,空投食糧。
太原保衛戰實為戰史上最激烈之攻防戰。適時,太原城内軍民食糧,極度困難,國民政府則不惜巨費,空投食糧。(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閻錫山說:「我未能考慮我能否守住太原,我並不顧勝敗,我所知者,為我保衛太原之職責,將保衛到底。」圖為1948年,閻錫山向記者展示用於自戕的膠囊。
閻錫山說:「我未能考慮我能否守住太原,我並不顧勝敗,我所知者,為我保衛太原之職責,將保衛到底。」圖為1948年,閻錫山向記者展示用於自戕的膠囊。(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1949年初,閻錫山6次致電華北剿匪總司令傅作義,勉其「只有犧牲奮鬥,萬不敢僥倖共存。」不想傅作義於1月23日與共黨簽訂所謂「和平協定」,北平失守,太原遂變為「赤海孤島」,成為華北之最後孤立據點。

1949年4月9日,共軍對太原發起第七波攻勢,以山炮、野炮、重炮、榴彈炮、火箭炮、高射炮及輕重迫擊炮3000餘門強攻太原,太原保衛戰慘烈進行。期間,國家正值危難,閻錫山多次因公被召,他在南京接獲太原戰事不利消息時,堅持返並,卻因太原機場驟然不能降落而未能歸,於是在京、滬兩地早晚用電訊指揮作戰。4月19日前,守城軍民憑藉數千座碉堡與共軍頑强作戰,共軍死傷甚眾。

雖然太原這座戰鬥城實施了相當嚴格的人物管制,但共黨始終不擇手段進行誘騙、滲透,共諜最終隨疏散人群將太原城防圖交到共軍手中。4月19日起,共軍依照共諜帶出的城防圖,大量使用火箭炮,將太原碉堡逐次擊毀。21日,迫近城垣時,更大量發放燃燒彈,殘酷釋放毒氣彈,守城軍民在漫天炮火下,救火堵城,又因缺乏毒氣防護,死傷慘痛。從21日到24日城破時止,共軍發放炮彈一刻無停,發彈之多,約計40萬發至70萬發,共軍方面稱,攻太原的彈藥消耗量相當於整個淮海戰役(徐蚌會戰)。

雖然太原這座戰鬥城實施了相當嚴格的人物管制,但共黨仍不擇手段進行誘騙、滲透,共諜隨疏散人群將太原城防圖交到共軍手中。圖為共諜向共軍提供的太原國軍縱深陣地要圖。
雖然太原這座戰鬥城實施了相當嚴格的人物管制,但共黨始終不擇手段進行誘騙、滲透,共諜最終隨疏散人群將太原城防圖交到共軍手中。圖為共諜向共軍提供的太原國軍縱深陣地要圖。(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從21日到24日城破時止,炮彈一刻無停,發彈之多,約計40萬發至70萬發,共軍方面稱,攻太原的彈藥消耗量相當於整個淮海戰役(徐蚌會戰),圖為當時太原最宏偉的建築——鼓樓。
從21日到24日城破時止,炮彈一刻無停,發彈之多,約計40萬發至70萬發,共軍方面稱,攻太原的彈藥消耗量相當於整個淮海戰役(徐蚌會戰),圖為當時太原最宏偉的建築——鼓樓。(網絡圖片)

24日,太原城破,雙方轉為巷戰。城内炮聲如雷,彈飛似雨,煙焰瀰漫,一片火海,駭魄驚心。城內部隊繼續英勇抵抗奮戰一日一夜,將士負傷殺敵,血染地紅,無有降者。其中尤以侍衛隊、特務團在鼓樓街、布弓街、洪爐臺與共軍巷戰最為激烈,共軍銜恨放火圍燒洪爐臺,侍衛隊、特務團5000餘人,傷亡殆盡。24日,山西省政府代主席梁敦厚(字化之)為與城共存亡,與閻錫山堂妹、山西省婦女會理事長閻慧卿率五百餘軍政官員自戕成仁,並引火焚體,撼天地,泣鬼神,實踐此前「不做俘虜,尸體不與共匪相見」之誓言。

 

1949年,閻锡山(右)因公被召離開太原前,梁化之(左)、閻慧卿(中)到機場送別。
1949年,閻锡山(右)因公被召離開太原前,梁化之(左)、閻慧卿(中)到機場送別。(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1951年,「太原五百完人招魂塚」於臺北圓山落成,落成典禮上,蔣總統率五院院長暨百公,及黨政軍首長祭奠,百公親撰祭文,山川日月亦為之動容:

「壯哉!諸同志之殺身以成仁也,諸同志不直共產主義之違背人情,不滿共產黨之毀滅人類,誓生不與之兩立,死不與之覿(音「笛」)面,戰至由巷而院,力盡物竭,集體自殺而焚其體,諸同志此生可謂得其結果而無憾矣!可為諸同志壯!並為諸同志慶!人生於世,誰能避其死,死成其仁,得其義,勝苟生者多多矣!諸同志何幸而得其死,我何不幸不能與諸同志同其果,仍置身於赤禍橫流,耳不願聞,目不忍見,不堪西望之酸痛中,諸同志何幸,我何不幸至於此耶!諸同志之死,是為人類國家伸正義,求仁而得仁,諸同志固無憾矣。山一息尚存,必繼諸同志之志,與毀滅人類者奮鬥到底!自來背人情害人類者必亡,想此理必為諸同志所深信。諸同志其少待之,待我到諸同志成仁之地時,必為諸同志痛哭一場,以慶諸同志之壯志,以慰諸同志之英靈!山今日之淚,尚不暇為諸同志灑也,諸同志其共諒之!」

1949年4月24日,山西省政府代主席梁敦厚率五百餘軍政官員自戕成仁,並引火焚體,實踐「不做俘虜,屍體不與共匪相見」誓言。圖為中華民國總統令。
1949年4月24日,山西省政府代主席梁敦厚率五百餘軍政官員自戕成仁,並引火焚體,實踐「不做俘虜,屍體不與共匪相見」誓言。圖為中華民國總統令。(網絡圖片)

1953年,閻錫山書《五百完人歌》曰:「民族有正氣,太原出完人。海天萬里招忠魂,歌聲悲壯動三晉。何以為完人?生而能殺賊,死而不留身,大節凜然表群倫。誰能為完人?男學梁敦厚,女學閻慧卿,死事壯烈泣鬼神,赴湯蹈火全忠貞。救國救民重死生,五百完人齊盡節,太原今日有田橫。民族有正氣,太原出完人。日月光華耀國門,萬古流芳美名存。」
1953年,閻錫山書《五百完人歌》曰:「民族有正氣,太原出完人。海天萬里招忠魂,歌聲悲壯動三晉。何以為完人?生而能殺賊,死而不留身,大節凜然表群倫。誰能為完人?男學梁敦厚,女學閻慧卿,死事壯烈泣鬼神,赴湯蹈火全忠貞。救國救民重死生,五百完人齊盡節,太原今日有田橫。民族有正氣,太原出完人。日月光華耀國門,萬古流芳美名存。」(網絡圖片)

受命危難 馳驅蜀粵

1948年冬,徐蚌會戰失利,國軍兵敗如山倒之際,時人以為蔣總統是與共匪和談之障礙,1949年1月21日,蔣總統宣布暫行引退,副總統李宗仁代行總統之職,李宗仁以為與共黨和談,可換來劃江而治,渾不覺中樞失重,大廈將傾。三國時,蜀相諸葛亮在《出師表》中寫下「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之千古名句,閻錫山於此時赴京組閣,出任行政院院長,時任立法院院長童冠賢說:「今國事嚴重,閻先生之勁節,可以『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一語喻之,令人相信閻先生必能運用其智慧,協助中央掃除當前困難,為國家人民開闢一條生路……」閻錫山則表示:「山以衰年,謬膺重寄,念兹艱難,常恐弗勝。第以時至今日,毒焰洪流,實千古未有,不獨為國家安危得失之機,且更有民族存亡絕續之懼,稍不努力,即陷沉淪。……此後進退當以國家利害為前提,個人得失,非所計及。」

1948年冬,徐蚌會戰失利,國軍兵敗如山倒之際,時人以為蔣總統是與共匪和談之障礙,1949年1月21日,蔣總統宣布暫行引退。閻錫山「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於此時赴京組閣,飛奉化謁總裁蔣公,兩人在妙高臺徹夜深談。
1948年冬,徐蚌會戰失利,國軍兵敗如山倒之際,時人以為蔣總統是與共匪和談之障礙,1949年1月21日,蔣總統宣布暫行引退。閻錫山「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於此時赴京組閣,飛奉化謁總裁蔣公,兩人在妙高臺徹夜深談。(網絡圖片)

時任立法院院長童冠賢說:「今國事嚴重,閻先生之勁節,可以『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一語喻之……」圖為閻錫山(右三)首次赴桂,與白崇禧(右一)、李宗仁(右四)、黃旭初(右五)等人合影。
時任立法院院長童冠賢說:「今國事嚴重,閻先生之勁節,可以『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一語喻之……」圖為閻錫山(右三)首次赴桂,與白崇禧(右一)、李宗仁(右四)、黃旭初(右五)等人合影。(網絡圖片)

整個局勢惡化的脚步並未停歇,政府内部也是步調不一。期間,閻錫山奔波蔣、李之間,力謀團結,煞費苦心。他曾飛奉化謁總裁蔣公,在妙高臺徹夜深談。後又數次到臺灣覲見蔣公,蔣公在軍事、財政、外交、政治等方面給予指示。局勢無法挽回之時,李宗仁出國養病,閻錫山主持中樞大局,載徙臺員,直至1950年3月,蔣公復行視事。

整個局勢惡化的脚步並未停歇,政府内部也是步調不一。期間,閻錫山奔波蔣、李之間,力謀團結,煞費苦心。局勢無法挽回之時,李宗仁出國養病,閻錫山主持中樞大局,載徙臺員,直至1950年初,蔣公復行視事。
整個局勢惡化的脚步並未停歇,政府内部也是步調不一。期間,閻錫山奔波蔣、李之間,力謀團結,煞費苦心。局勢無法挽回之時,李宗仁出國養病,閻錫山主持中樞大局,載徙臺員,直至1950年3月,蔣公復行視事。(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十年隱居 十年著作

蔣公在臺復行視事後,中樞有主,百公卸任,在陽明山開始了十年隱居,十年著作的生活。他的宇宙觀是「收穫理性」;他多次論述「中」的道理,他認為,中即種子,是造物主;他提出「種能論」:「一切的種子,是由理的演化;理性的擴充,是由一切種子的收穫,此正是由靜而動,由動而靜;靜做到了動的動力,動完成了靜的收穫,始知如梭之日月,寒暖之四時,榮枯之萬物,成毀之宇宙,皆各有其内容,此我之收穫的宇宙觀之概略也。」

蔣公在臺復行視事後,中樞有主,百公卸任,在陽明山開始了十年隱居,十年著作的生活。
蔣公在臺復行視事後,中樞有主,百公卸任,在陽明山開始了十年隱居,十年著作的生活。(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他的宇宙觀是「收穫理性」;他多次論述「中」的道理,他認為,中就是種子,就是造物主;他提出「種能論」。
他的宇宙觀是「收穫理性」;他多次論述「中」的道理,他認為,中即種子,是造物主;他提出「種能論」。(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為了使人類避免核子武器的毀滅,他寫下《世界大同》;為了中國的建國計畫,他又著《三百年的中國》,一是為人類,一是為國家。

1960年5月23日,百公在臺北逝世,壽享77歲,葬於七星區陽明山。蔣公挽曰:愴懷耆勲。7月29日,蔣公發褒揚令,概括百公一生功勲:

「總統府資政、陸軍一級上將閻錫山,才猷卓越,器識宏通。早年追隨國父,著籍同盟。辛亥之役,倡舉義旗,光復三晉。民國肇建,即任山西都督、督軍及省長,振飭庶政,訓齊卒伍,軍容吏治,煥然一新。北伐告成,歷任國民政府委員、內政部長、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陸海空軍副總司令、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太原綏靖主任等職。外膺疆寄,內讚樞衡,碩劃敷陳,並昭懋績。抗戰軍興,任第二戰區司令長官,兼山西省政府主席,創興兵農合一之制,促進生產,增強戰力,厥效彌彰。故宇既收,赤氛重煽。三十八年出任行政院長及國防部長,受命於危難之際,馳驅蜀粵,載徙臺員,遺大投艱,勛勤備著。中興在望,匡輔方資,遽喪老成,實深軫悼!應予明令褒揚,用示政府篤念勛耆之至意。此令。」


1960年5月23日,百公在臺北逝世。7月29日,蔣公發褒揚令,概括百公一生功勲。圖為閻錫山故居中的總統令。(圖片來源:島國拾影部落格)

蔣公對閻錫山一生功勲的概括褒揚令碑文。
蔣公對閻錫山一生功勲的概括褒揚令碑文。(網絡圖片)

本文開篇提出這樣的問題,百公生前自題了這樣一幅對聯:「有大需要時來,終能成大事業;無大把握而去,終難得大機緣。」他所說的「大機緣」是甚麽?他等到、得到了嗎?相信讀者中的高人,心中已有答案:

夏雨落淚一代英雄謝幕去
黃花含笑千古風流相繼來

(全文完)

主要參考資料:

《閻錫山早年回憶錄》
《閻錫山年譜》
《民國閻伯川先生錫山年譜:長編初稿》
《閻伯川先生南行言論集》
《孫中山全集》
《清史稿》
《改變中國歷史的北伐戰爭》
《蔣公與我 見證中華民國關鍵變局》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