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人淚下 台灣女孩用舞蹈傳遞真相(組圖)

2020-03-18 06:30 作者:瑞晨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林孝紘以優雅的姿態迎接新的挑戰。
神韻藝術團領舞演員林孝紘以優雅的姿態迎接新的挑戰。(攝影:Laure Fu/品味雜誌)

林孝紘來說,個人的成長是與舞蹈交織在一起的。舞臺上的每一次傾情演出,都好似人生道路上前行的一步,引領她走向更加成熟自信、充滿陽光的未來。

二十多年前,一個台灣小女孩做了個夢。她夢到自己飛到天上,看到一群身著鵝黃紗衣的仙女正在雲端起舞,那妙不可言的舞姿中散發出光明與溫暖的能量,讓女孩在夢中不禁大喊:「我也要和她們一起跳舞!」2008年,這位名叫林孝紘的女孩從台灣南投來到了紐約,進入神韻藝術團,開始了專業舞蹈演員的生涯。而她所跳的主要舞種是中國古典舞,和小時候夢境中看到的仙女的舞蹈如出一轍。

轉眼間,林孝紘已經跟隨神韻藝術團參加了十年的全球巡演,共演出過千場。在這過程中,她逐漸從團裏最年輕的成員,成長為「前輩」,無論在藝術表演上,還是生活中都更加成熟,有擔當。「2019年巡演中,神韻藝術團總共有六個演出團同時在世界各地演出,我所在的團是其中出演場次最多的,總共演了一百四十場。」

神韻藝術團一場演出近兩個半小時,演員在精神上需要高度專注,伴隨著體力上的巨大付出。「我們常常會有一天兩場的時候,週末兩天就會四場,甚至連續三天,總共六場。每次下午場到晚上場的中間休息時間,就會很累。」林孝紘說,人一感到疲憊,就不想動,但為了能以最好的狀態投入到下場演出中,演員必須保持活躍的身體和心理狀態。「我們想出了休息時間在舞臺上跳大繩、做遊戲的方法,大家玩起來就會很開心,把疲倦趕走了。就是要讓氣氛活躍起來,場熱起來。」

有時,儘管演員提前的排練和準備已經做得很充份,但演出場次多了,現場的情況複雜紛繁,舞臺上還是難免會出現一些小事故。這些瑕疵,可能觀眾都沒太關注到,但作為演員來說,追求完美是永恆的目標。「之前感覺一個技巧沒做好,就會形成一種壓力,在之後的演出中都很難釋懷,一直在自責。現在就會放得淡一些,我會告訴自己,妳已經成功了那麼多次,你是可以做到的,只是這一次,妳放鬆了,疏忽了,沒有做到完美,但只要下次讓自己從新找回狀態,就好了,不要過度否定自己,這樣反倒會影響之後的表現。」

隨著演出閱歷的增長,心態逐漸成熟,林孝紘的外貌和氣質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她在假期回台灣時,父母大呼簡直認不出來她這個小女兒了。「整個人的樣子全變了,真的比之前成熟太多。」

林孝紘在神韻藝術團中表演。
林孝紘在神韻藝術團中表演。(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官網)

在過去十年中,林孝紘兩次獲得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金獎,還在2016、2017兩年登上了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的海報。但她說自己不會因為取得這些成績就開始鬆懈,神韻藝術團每年都會排練一套全新的節目,這對每一位演員來說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戰,需要始終督促自己提升技巧,更要深入探索中國古典舞獨特的韻味,以及背後深邃的文化內涵。

「也許因為我個性比較開朗活潑,在之前演出的舞劇中,我經常扮演一些小女孩。在去年的演出中,我表演了兩個和之前不太一樣的角色。」林孝紘笑稱這其中的不同,就是她終於從不懂事的小女孩,成長為了少女,對世界和社會有了更多認知和理解。在舞臺上,這意味著人物的心理會有更豐富的變化,她需要花費更多心思去揣摩。

例如去年巡演中有一個名為《善與惡》的舞劇,講述的是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的學員受到殘酷迫害的事。舞劇中的年輕女孩,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抓進監獄,受盡折磨,甚至被強制摘除了眼角膜,供監獄謀利。「其中有一段劇情令我格外印象深刻,女孩被勞教所放出來時,已經失明了。我當時在舞臺上也是蒙著眼睛,甚麼都看不到。我摸索著往前走,碰到了一個人,嚇得趕緊躲開逃走。可那其實是來接我回家的媽媽,我從監獄出來,已經被迫害的神志不清了。」

這時,林孝紘表演的女孩沒有與媽媽相擁而泣,面對著撲上來抱住她的媽媽,她選擇了第二次逃開。「這是一個選擇將真、善、忍作為自己信仰的女孩,她應該是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包括她的媽媽。她應該想到自己失明了,對家庭可能會成為一種負擔,她會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媽媽,但又不想放棄她的信仰,她不知所措,最終在黑暗中自暴自棄地、絕望地哭泣。」每次在舞臺上演到這一段時,林孝紘都會流下眼淚,她彷彿能真切地感受到女孩的痛苦,為她所遭受的慘無人道的迫害而感到傷心悲痛。

後來,舞劇中的女孩回到家中又開始修煉法輪功,奇蹟發生了,她的眼睛恢復了光明。「每次我坐在舞臺上,我內心在祈求著神佛慈悲于我,來治好我的眼睛。我聽著伴奏的音樂,感覺那旋律像是來自另外空間,像是在對我說話,來撫慰我的心靈。我的眼淚又掉下來了,心裏彷彿亮起了一道光,這道光又點亮了我的眼睛,讓我逐漸從黑暗中走出來,來到了一個光明的地方。」林孝紘說當她摘掉蒙在眼睛上的紗布,會在舞臺上有一個面向臺下的亮相動作,這時她經常看到觀眾在流淚,他們都被這個故事深深打動了。

林孝紘領舞去年神韻晚會巡演節目之一「彝舞倩妹」。碧水青山,天光雲影,荳蔻年華的彝族少女,羅裙如繁花綻放。
林孝紘領舞去年神韻晚會巡演節目之一「彝舞倩妹」。碧水青山,天光雲影,荳蔻年華的彝族少女,羅裙如繁花綻放。(圖片來源:神韻藝術團官網)

「中國古典舞是要走心的,是一種從內而外的舞蹈,先是心動,然後身體跟著動。所以當演員在舞臺上用真心去表演,它的表現力、感染力會很強,會打破民族和文化的隔閡,讓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理解舞蹈要講述的故事,要表達的內涵。」就像在上面這幕舞劇中,林孝紘對人物內心善良和虔誠的深刻理解,對無辜人遭受迫害的深切同情,都讓她的舞蹈成為了動人的肢體語言,將主人公的遭遇向臺下觀眾娓娓道來,牽動他們的心跟隨劇中人物的命運波動起伏。

「我們訓練時,老師會說,手到,眼到,心也要跟著到那裏,這才是一個完整好看的舞姿。比如演出扇子舞,是秧歌扇,是仙女的扇,還是花園中古代仕女的扇,心裏會是不同的感受,演出來感覺會不同。自己要去琢磨,理解這個場景。」也許每位演員心中的仕女和仙女是有所不同的,但其中必然會有一種符合普世價值的美,會讓觀眾理解和接受。「仙女是仙氣的美,秧歌是活潑的美,只要找到這種美的點,用舞蹈表達出來,觀眾就會感受到。」

就在去年,林孝紘進入了飛天大學開始進修舞蹈表演專業研究生,她笑著說自己讀研究生感觸良多,最大的一點是,再也依靠不了老師了。「中學、大學都是老師餵給你,給你知識,讓你成長。研究生是已經餵到一定程度了,要把所學變成自己的,從中得出一些自己的東西,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研討。」

作為舞蹈專業的研究生需要克服很多困難,舞蹈是很抽象的藝術,中國古典舞又沒有太多歷史文案可供參考,要將舞蹈轉變成文字的論文,是個很艱難的過程,需要花費許多時間和心血,但林孝紘認為這是她的使命。「神韻的使命是恢復中華五千年神傳文化,我們要給未來留下一些東西,不僅要演給大家看,還要留下具體的文字的東西,讓後來人受益。」

中國新年將近,當大家都在策劃如何團聚過年時,神韻藝術團的演員卻奔波在巡演的路上。林孝紘說她希望自己能和其他團員一起,為世界各地的觀眾再次送上一場令人歎為觀止的演出。「我們的要求每年都在提升,每個舞姿都要做得更舒展、圓潤,更完美。我希望自己能融入每一隻舞蹈,能熟練舞姿和動作,能理解音樂,然後再去不斷思考其中更深入的東西。」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