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人泪下 台湾女孩用舞蹈传递真相(组图)

2020-03-18 06:30 作者:瑞晨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神韵艺术团领舞演员林孝纮以优雅的姿态迎接新的挑战。
神韵艺术团领舞演员林孝纮以优雅的姿态迎接新的挑战。(摄影:Laure Fu/品味杂志)

林孝纮来说,个人的成长是与舞蹈交织在一起的。舞台上的每一次倾情演出,都好似人生道路上前行的一步,引领她走向更加成熟自信、充满阳光的未来。

二十多年前,一个台湾小女孩做了个梦。她梦到自己飞到天上,看到一群身着鹅黄纱衣的仙女正在云端起舞,那妙不可言的舞姿中散发出光明与温暖的能量,让女孩在梦中不禁大喊:“我也要和她们一起跳舞!”2008年,这位名叫林孝纮的女孩从台湾南投来到了纽约,进入神韵艺术团,开始了专业舞蹈演员的生涯。而她所跳的主要舞种是中国古典舞,和小时候梦境中看到的仙女的舞蹈如出一辙。

转眼间,林孝纮已经跟随神韵艺术团参加了十年的全球巡演,共演出过千场。在这过程中,她逐渐从团里最年轻的成员,成长为“前辈”,无论在艺术表演上,还是生活中都更加成熟,有担当。“2019年巡演中,神韵艺术团总共有六个演出团同时在世界各地演出,我所在的团是其中出演场次最多的,总共演了一百四十场。”

神韵艺术团一场演出近两个半小时,演员在精神上需要高度专注,伴随着体力上的巨大付出。“我们常常会有一天两场的时候,周末两天就会四场,甚至连续三天,总共六场。每次下午场到晚上场的中间休息时间,就会很累。”林孝纮说,人一感到疲惫,就不想动,但为了能以最好的状态投入到下场演出中,演员必须保持活跃的身体和心理状态。“我们想出了休息时间在舞台上跳大绳、做游戏的方法,大家玩起来就会很开心,把疲倦赶走了。就是要让气氛活跃起来,场热起来。”

有时,尽管演员提前的排练和准备已经做得很充份,但演出场次多了,现场的情况复杂纷繁,舞台上还是难免会出现一些小事故。这些瑕疵,可能观众都没太关注到,但作为演员来说,追求完美是永恒的目标。“之前感觉一个技巧没做好,就会形成一种压力,在之后的演出中都很难释怀,一直在自责。现在就会放得淡一些,我会告诉自己,你已经成功了那么多次,你是可以做到的,只是这一次,你放松了,疏忽了,没有做到完美,但只要下次让自己从新找回状态,就好了,不要过度否定自己,这样反倒会影响之后的表现。”

随着演出阅历的增长,心态逐渐成熟,林孝纮的外貌和气质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在假期回台湾时,父母大呼简直认不出来她这个小女儿了。“整个人的样子全变了,真的比之前成熟太多。”

林孝纮在神韵艺术团中表演。
林孝纮在神韵艺术团中表演。(图片来源:神韵艺术团官网)

在过去十年中,林孝纮两次获得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金奖,还在2016、2017两年登上了神韵艺术团全球巡演的海报。但她说自己不会因为取得这些成绩就开始松懈,神韵艺术团每年都会排练一套全新的节目,这对每一位演员来说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需要始终督促自己提升技巧,更要深入探索中国古典舞独特的韵味,以及背后深邃的文化内涵。

“也许因为我个性比较开朗活泼,在之前演出的舞剧中,我经常扮演一些小女孩。在去年的演出中,我表演了两个和之前不太一样的角色。”林孝纮笑称这其中的不同,就是她终于从不懂事的小女孩,成长为了少女,对世界和社会有了更多认知和理解。在舞台上,这意味着人物的心理会有更丰富的变化,她需要花费更多心思去揣摩。

例如去年巡演中有一个名为《善与恶》的舞剧,讲述的是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受到残酷迫害的事。舞剧中的年轻女孩,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抓进监狱,受尽折磨,甚至被强制摘除了眼角膜,供监狱谋利。“其中有一段剧情令我格外印象深刻,女孩被劳教所放出来时,已经失明了。我当时在舞台上也是蒙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我摸索着往前走,碰到了一个人,吓得赶紧躲开逃走。可那其实是来接我回家的妈妈,我从监狱出来,已经被迫害的神志不清了。”

这时,林孝纮表演的女孩没有与妈妈相拥而泣,面对着扑上来抱住她的妈妈,她选择了第二次逃开。“这是一个选择将真、善、忍作为自己信仰的女孩,她应该是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包括她的妈妈。她应该想到自己失明了,对家庭可能会成为一种负担,她会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妈妈,但又不想放弃她的信仰,她不知所措,最终在黑暗中自暴自弃地、绝望地哭泣。”每次在舞台上演到这一段时,林孝纮都会流下眼泪,她仿佛能真切地感受到女孩的痛苦,为她所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而感到伤心悲痛。

后来,舞剧中的女孩回到家中又开始修炼法轮功,奇迹发生了,她的眼睛恢复了光明。“每次我坐在舞台上,我内心在祈求着神佛慈悲于我,来治好我的眼睛。我听着伴奏的音乐,感觉那旋律像是来自另外空间,像是在对我说话,来抚慰我的心灵。我的眼泪又掉下来了,心里仿佛亮起了一道光,这道光又点亮了我的眼睛,让我逐渐从黑暗中走出来,来到了一个光明的地方。”林孝纮说当她摘掉蒙在眼睛上的纱布,会在舞台上有一个面向台下的亮相动作,这时她经常看到观众在流泪,他们都被这个故事深深打动了。

林孝纮领舞去年神韵晚会巡演节目之一“彝舞倩妹”。碧水青山,天光云影,豆蔻年华的彝族少女,罗裙如繁花绽放。
林孝纮领舞去年神韵晚会巡演节目之一“彝舞倩妹”。碧水青山,天光云影,豆蔻年华的彝族少女,罗裙如繁花绽放。(图片来源:神韵艺术团官网)

“中国古典舞是要走心的,是一种从内而外的舞蹈,先是心动,然后身体跟着动。所以当演员在舞台上用真心去表演,它的表现力、感染力会很强,会打破民族和文化的隔阂,让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理解舞蹈要讲述的故事,要表达的内涵。”就像在上面这幕舞剧中,林孝纮对人物内心善良和虔诚的深刻理解,对无辜人遭受迫害的深切同情,都让她的舞蹈成为了动人的肢体语言,将主人公的遭遇向台下观众娓娓道来,牵动他们的心跟随剧中人物的命运波动起伏。

“我们训练时,老师会说,手到,眼到,心也要跟着到那里,这才是一个完整好看的舞姿。比如演出扇子舞,是秧歌扇,是仙女的扇,还是花园中古代仕女的扇,心里会是不同的感受,演出来感觉会不同。自己要去琢磨,理解这个场景。”也许每位演员心中的仕女和仙女是有所不同的,但其中必然会有一种符合普世价值的美,会让观众理解和接受。“仙女是仙气的美,秧歌是活泼的美,只要找到这种美的点,用舞蹈表达出来,观众就会感受到。”

就在去年,林孝纮进入了飞天大学开始进修舞蹈表演专业研究生,她笑着说自己读研究生感触良多,最大的一点是,再也依靠不了老师了。“中学、大学都是老师喂给你,给你知识,让你成长。研究生是已经喂到一定程度了,要把所学变成自己的,从中得出一些自己的东西,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研讨。”

作为舞蹈专业的研究生需要克服很多困难,舞蹈是很抽象的艺术,中国古典舞又没有太多历史文案可供参考,要将舞蹈转变成文字的论文,是个很艰难的过程,需要花费许多时间和心血,但林孝纮认为这是她的使命。“神韵的使命是恢复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我们要给未来留下一些东西,不仅要演给大家看,还要留下具体的文字的东西,让后来人受益。”

中国新年将近,当大家都在策划如何团聚过年时,神韵艺术团的演员却奔波在巡演的路上。林孝纮说她希望自己能和其他团员一起,为世界各地的观众再次送上一场令人叹为观止的演出。“我们的要求每年都在提升,每个舞姿都要做得更舒展、圆润,更完美。我希望自己能融入每一只舞蹈,能熟练舞姿和动作,能理解音乐,然后再去不断思考其中更深入的东西。”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