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看看古代典籍中怎麽說(圖)

2020-01-20 09:00 作者:青蓮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中國古老的奇書《山海經》中有盤古開天地、女媧補天、諸神造人的描述。
中國古老的奇書《山海經》中有盤古開天地、女媧補天、諸神造人的描述。(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在達爾文進化論遭受到越來越多的挑戰和質疑後,人們的眼光再次轉向世界各民族共同流傳的神創論。研究者在典籍中發現,人或許是由諸神共同創造。

自古以來,世界各民族都有神造人的記載。在西方聖典『舊約聖經』創世紀中,講述了神造天地以及造人的情景。而在中國古老的奇書《山海經》、《淮南子》中,也有盤古開天地、女媧補天、諸神造人的描述。雖然東西方典籍中都記載人是神造的,但顯然不同的人種是由不同的神創造,而且造人的也不只是一個神。

神創論持反對意見的人認為,猶太教或基督教的教義裡說,神只有一位,而東西方傳說造人的神都不一樣,所以神造人只能是古代人在科學不發達時為解釋人是從哪裡來的而臆想出來的神話故事。

日本預言研究家五島勉在研讀聖經時,有一個不尋常的發現:『舊約聖經』中在講述神創造天地萬物時,用的是「我」,但造人的時候卻用了複數「我們」。

『舊約聖經』中記載,神花了6天來造世上萬物。第一天造了光和黑暗,第二天造了太空上面的水和下面的水,第三天造了陸地以及上面生長的花草樹木,第四天造了太陽和月亮分別對應白天和夜晚,第五天造了陸上的動物、海中的魚類和空中的鳥類。到了第六天的時候,神說「用我們的樣子來造人吧」,然後造了男人和女人。

五島勉說,這裡說「我們」有點兒怪。對於猶太教或基督教而言,神只有一位,因此神任何時候都是「我」,而非「我們」。在造其他東西的時候,全都是「我」,為什麼僅僅是在造人時,神用了「我們」呢?

在用古代希伯來語寫的『舊約聖經』原本裡面,也只是在神造人時用了複數的我們,因此不存在翻譯上的失誤,只能說明,造物主只有一個,而神通廣大、能夠造人的神卻不止一個。對此,中國古籍中則有更為明確的記載。

中國人都知道女媧造人的故事。傳說上古大神盤古開天地,使天上有了太陽、月亮和星星,地上有了山川、河流,樹木花草,鳥獸蟲魚,女媧覺得天地間仍缺少生機,就想造出更多的生命。她用黃泥和水,按照自己的模樣捏成了一個小泥娃娃,放到地面後,泥娃娃就擁有了生命,能說會走,女媧給這個生命取了一個名字,叫「人」。

但《淮南子》中說,人類乃是由天上諸神共同創造的:「黃帝主陰陽,上駢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媧所以七十化也。」也就是說,黃帝創造了人類的性別,上駢創造了人類的五官,桑林則創造了人類的手足四肢,女媧也是參與造人的諸神之一。但「此女媧所以七十化也。」一句,因上古文的晦澀難懂,至今仍無確切的解釋,故女媧在造人的過程中起了甚麼作用並不清楚。這裡四位造人的大神中,上駢和桑林應該也是上古之神,但因為無籍可考,所以也就無法流傳後世,唯有黃帝與女媧因史藉多有記載而為後人所熟知。

黃帝,天界五帝之中央之神,以土德稱王,土色為黃,故稱作黃帝。《禮記·月令》說:「(季夏之月)中央土,其日戊己,其帝黃帝,其神後土。」黃帝創華夏民族,「一道修德,惟仁是行」,不但教人類播百穀草木,發展生產,始制衣冠、建舟車、制音律、創醫學,更教會人分辨善惡,對人類的道德品行加以教導。因出現的年代不同,有人對此黃帝是否就是參與造人的黃帝存疑,但如果跳出人的思維框架去思考,神本無時間束縛,造出人類後再下世教化人類並不是沒有可能。

女媧最早在《山海經》中出現,煉五彩石補天、建立起人類最初的婚姻制度,因此最為後世熟悉。或許,諸神造人流傳了千萬年後,就逐步演變出一個簡單的版本,變成女媧造人了。

造人的是一個神還是眾多神,在流傳過程中或許有謬誤,但人是神造的這一點,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流傳再久都從未改變。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