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青年」海外耍流氓一樣在種惡因(圖)

不只暴警 中國青年海外耍流氓一樣在種惡因

2019-10-09 09:41 作者:《上報》李濠仲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一些海外富二代開著法拉利,高挂五星旗,以招搖炫富之姿來「愛國」。
一些海外富二代開著法拉利,高挂五星旗,以招搖炫富之姿來「愛國」。(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10月9日訊】有別於香港本地反送中人士面對港警的武嚇,如今,許多海外香港人正遭到中國海外二代、留學生的霸凌。7日上午,有中國觀光客在台大校園大搖大擺撕毀聲援香港的連儂牆海報,這是繼東吳、文化、世新、清華、臺藝大等校連儂牆被陸生、陸客破壞後又一起。臺灣甚且如此,其他國家學校裡的港生,這段時間以來受挺共人士騷擾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尤其,這些陸客、陸生心底已完全無視他們所在之處還是個標榜自由民主人權的國度。

就在中共建政70週年前夕,一支影片在網上傳出,讓人見識到中國人比例極高的加拿大溫哥華,又上演了大家不想看到的一幕。一群中國海外二代不僅言語囂張地拆損當地一處貼滿聲援香港紙條的牆面,還對一旁的港人粗魯挑釁。先前,支持香港爭民主的「港加同心、全球抗暴」活動在溫哥華集會時,當時便有唱反調的中國留學生,開著法拉利,高挂五星旗,以招搖炫富之姿前來叫陣。

原本,外人對中國近幾十年來所謂的改革開放,抱持了一種期待和想像,以為當有愈來愈多中國人有能力,且有機會接觸到他國的民主自由,乃至開放的風氣,很可能會稍微修整其思想和行為,讓彼此以普遍認知的文明方式相互交流,那怕是對立的。時至今日,因香港反送中點燃的衝突,卻在在印證這種期待還存有高度落差。

那群海外中國愛國流氓,許多至少都已是移民第二代以上,又或者是正吹拂著西方自由氣息的留學生,然其行徑,較之他們上一輩民族主義者,卻又有過之而無不及,不僅氣焰倍加猖狂,還可以挾當下中國經濟起飛、大國崛起的樣態,向他們的對立面施以帶有優越感的辱罵。

到今天,許多中國人依然堅信自己無論在香港議題、西藏議題、新疆議題抑或是臺灣議題,都是憤怒有理。和中國有利害關係者,或對中國有濃郁情感因素者,自然也多傾向採取「理解中國」的方式,儘可能幫著淡化那些中國網上小粉紅下三濫的網路攻勢,又或者將接連拆毀連儂牆,頂多看成是校園言論自由的交鋒。

不過,也正因為這群中國愛國流氓的年齡層普遍不高,他們和對立面者發生衝突的地點,多是在自由國度的校園或其周邊,反而愈發讓人擔憂和無奈。借用一名中國前媒體人對當前中國新一代年輕人的描述:對於信奉叢林法則勝者為王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者來說,一切都是圍繞自我利益最大化這個目標服務的,同一個行為,如果他做了不利於我,就用這套標準去抨擊他,如果我做了有利於我,就用另一套標準來捍衛它,這其實不是雙重標準,而是單一標準,或者說是高度自由中心主義,由於這種個人中心主義特別像未曾發育成熟的小孩的心智,所以中國人有用巨嬰,「類人孩」之類加以概括…因為這種思維也表現為不能明確區分價值與事實,或評論與事實,是一種混雜而不清晰的思維方式,是一種發育突然戛然而止的思維…

對照中國那些海外二代、三代和留學生們近期對待海外港生的舉措,儼然是超越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的極其自我中心,上述觀察能不說是一語中的?我們原以為中國黨國教育下,建構出的那一套思維法則,將特別發揮在國和國之間的抗衡層次,或是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的對峙,再不然,也多是在所謂傳統中僑、老僑身上才會有的蠻橫,實際上,在諸多年輕一輩中國人的校園生活和日常生活裡,便已高度發酵,一群已然依存海外,卻仍然只用微信、只看微博的海外中國年輕人,恐怕心胸開展的極少,倒是更形封閉保守退步,並以身上全然不同於上一代的裝扮行頭,作為霸凌他們眼中弱者的後盾。

是的,就是「霸凌」,他們對海外港人、港生的行為,就是不折不扣巨嬰式的霸凌,就是反社會行為中以權力(背後中共撐腰)的不對等,對其他人進行心理、身體和語言上的攻擊,讓受迫的人身心壓迫,進而感到憤怒、痛苦、羞恥、尷尬、恐懼甚至憂鬱。心理學上認定了「霸凌」所帶來的傷害很多是不可逆轉的,並且會為社會的不穩定種下諸多惡因,這是美、加許多學校必須經年累月反霸凌的主要原因。

溫哥華中國人屢屢和當地港人發生衝突之際,有當地港人呼籲,「這裡是溫哥華,不是香港,我們要打的仗跟香港不同」,他的本意是要海外港人的抗爭必須克制、合法,惟「我們要打的仗跟香港不同」,這「仗」字,則同時道盡了被霸凌者的憤怒,要說憤怒有理,今天他們才是真正需要與之站在同側的一方。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