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抹黑!被污蔑為「大貪污犯」湯恩伯竟無錢看病(圖)

2019-11-14 12:45 作者:薩沙 桌面版 简体 10
    小字


(左起)1945年,湘西芷江會戰大捷後,王耀武、盧漢、張發奎、會戰總指揮何應欽、湯恩伯、杜聿明、蕭毅肅在一起交談。(網絡圖片)

共產黨的很多攻擊湯恩伯的文章,直指他的腐敗貪污,剋扣軍餉,甚至和日偽做生意賺錢。抗戰勝利以後,湯恩伯又發接收財,賺了無數的錢。比如:1949年5月6日,湯恩伯令親信從上海秘密將50萬美元軍費匯到美國一個朋友的賬戶上,再由這位朋友將錢轉匯給日本的王文成、龍佐良處。1949年7月,這兩人花3萬美元在日本東京近郊給湯恩伯買了一棟有22間房間的豪宅。誰想到,這個所謂的「大貪污犯」,最終竟然死於無錢看病。事實到底如何呢?

我們可以這麼說,人賺錢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花錢,為了揮霍。

賺到錢以後,即便當時不用不揮霍,總有一天會揮霍的。就算平時不揮霍,但生死關頭需要用錢的時候,也肯定會用的。

這一點,我想大家應該沒有什麼質疑吧。

這裡就出現了一個悖論,我黨很難自圓其說。

很多被我們宣傳部門攻擊為貪污巨款的國軍高層,最終因無錢治病紛紛送命。

可以說,是歷史現實給了無恥宣傳文人一個響亮的耳光。

「富甲天下」的「中國四大家族」之一陳家,陳果夫沒錢看病,於1951年病死在臺灣;陳立夫,則靠一個小養雞場苦苦維持生計。

試問,這也算富甲天下,也算中國最富的四大家族?那麼我們中國隨便幾個貪污的村長,就是宇宙四大家族了。

有意思的是,湯恩伯也是如此,他竟然是死於沒錢看病。

多年的軍旅生涯毀了湯恩伯的健康。

他本來身高只有一米六五,但身體非常結實,愛好體育。湯每到一處,都會盡量平整當地荒地或者打穀場之類,修建體育場,帶著官兵打籃球跑步。

據說最初蔣介石之所以記下湯恩伯這個名字,就是因為湯每天帶著部下在南京跑步,風雨無阻。一次蔣介石早晨出門散步,無意中看到這群健壯的官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只是,到了抗戰期間,湯的身體就完全不同了。

著名記者范長江回憶,南口戰役期間,湯恩伯每天僅僅睡2到3個小時,每天都高強度工作。本來是個矮胖子的湯,1個多月後瘦的讓人不敢相認。軍人的胃多不好,主要是吃飯沒有規律,有什麼吃什麼,湯恩伯也是如此。

北伐時期,他就有胃病。

在抗戰期間,他從軍長到軍團長到集團軍司令到邊區總司令,一個人指揮幾十萬人。不管開戰與否,各種事情千頭萬緒,睡眠很少。戰爭一旦爆發,每個小時的戰況變化都可能決定勝負。所以,湯整夜不能睡覺,又太疲憊,只能吃點生辣椒刺激神經。

這樣一來,湯恩伯就有嚴重的胃潰瘍。

這個病讓教授朱自清送了命。讓陳誠割了大部分胃,九死一生。對於湯恩伯來說,自然也是要命的。

只是軍旅生涯無一時一刻的閑暇,這病就只能忍著,沒法去治療。

直到1949年湯恩伯和胡璉聯手。在金門殲滅解放軍9000多登陸部隊,穩定了臺灣局勢,才有所變化。

隨後,湯才奉命卸職回到臺灣養病。

此時臺灣還是比較落後的,全島除了幾個糖廠沒有什麼工農業,醫療主要依靠日本人。自從日本人投降被遣送回國以後,臺灣的醫療水平也就大大下降。

湯恩伯從1950年養病到1953年,病沒有減輕反而加重。自然,除了臺灣醫療水平不高以外,湯恩伯窮困無錢看病也是重要原因。

湯恩伯在蔣介石面前已經失寵。蔣介石到了臺灣以後,準備徹底整肅國民黨內原有派系,建立徹底效忠於自己的嫡系班子,湯恩伯曾經是中原王,自然也在整肅之列。

湯恩伯大權盡失,開始擔任陳誠副手「東南長官公署副長官」,後來主要擔任總統府戰略顧問,掛上幾個虛頭銜。

湯恩伯是個軍人,軍旅生涯從沒為自己撈過錢。

到了臺灣以後,湯恩伯幾乎無積蓄,只能依靠自己的薪資維持生活。因缺錢,城裡房子住不起,只能搬到鄉下去居住。

他在1951年3月31日日記中寫到:我與一班老同事,過去專致力軍務,一心為國,向來不曾為本身之生活打算。至臺後閑居一年,目前均感生活困難。我此次遷鄉居住,本擬節省開支,不料修理房屋又超越預算,反而增加很多開支。不知道住定以後,能不能節省支出。服務黨國幾十年,至今生活卻受到威脅,深感苦悶。自信我能吃苦,應該可以隨遇而安。

誰知道,到了農村仍然不能減少多少開支,逐步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根據湯恩伯的級別,他配有衛兵和副官。因為沒錢,湯被迫辭退了衛兵和副官。

1951年12月,他寫了份信給好友王彰(曾在湯麾下擔任總務處長),訴說被迫將部下辭退的苦衷:為節省開支,準備將柳團長和衛士們交給胡先生,安排入游擊部隊工作。如果胡先生處有困難,可以託付給梅達夫兄安排他們的出處,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我這裡因為經濟拮据,目前只能留下男女佣人各一人,其餘人員只能全部安排出去不可。因為到了明年,生活已至山窮水盡。

到了1953年,湯恩伯除了胃疼以外,腹部也感覺巨疼。只是經濟艱難,湯沒有去臺北的大醫院,僅僅在當地三峽鎮小診所就診。小鎮醫生水平有限,診斷為盲腸炎,開刀就可以治癒。

湯恩伯覺得這裡治療便宜,決定在小診所開刀。

住院期間,好友徐復觀(臺灣著名文人)來訪友,才發現湯恩伯已經住院。探病期間,徐復觀對小鎮醫院設備之差,頗有不滿,問:為什麼不去大醫院治療。這種小診所開刀,如何能夠放心?

湯恩伯要面子,說:沒有關係,這裡離家比較近,方便家人照顧。

徐復觀離開的時候,湯恩伯的妾錢婉華偷偷告訴他,其實是因為家中沒錢,一切都為了省錢,無可奈何。

沒想到,此次手術以後,腹疼反而越來越厲害。

朋友懷疑是小診所誤診,再三要求湯恩伯去大醫院就診。因病情嚴重,湯恩伯不得不從鄉下搬到臺北市,進入中心醫院檢查。

在蔣介石的過問下,中心醫院外科權威張先林醫生親自為湯恩伯檢查。果然,小診所醫生診斷錯誤。湯恩伯根本不是什麼盲腸炎,而是十二指腸出現了腫瘤。至於嚴重的胃潰瘍,也足以威脅生命。

張先林醫生認為,這兩個病不是絕症,卻因治療不及時和誤診,拖了太久,已經拖成大病。臺灣目前的醫療水平,恐怕難以治癒,必須出國治療。如果還是繼續拖下去,短則半年,長則一年,湯恩伯就會有生命危險。

湯恩伯久經戰場,心理素質是非常好的。但聽到張先林醫生的話以後,他極為憂愁,連續4天沒有睡著。

根據張先林醫生介紹,目前治療這種病水平最高的是美國。可是美國治療費用昂貴,以湯恩伯的這點積蓄絕對承受不起。

猶豫再三,湯恩伯決定去日本治療。

湯恩伯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畢業,留學日本多年,有很多日本朋友。在日本手術,就費用上來說比去美國便宜很多,只要七八千元,湯恩伯還是能夠承擔的。

在蔣介石安排下,國民政府駐日本大使董顯光親自幫湯恩伯安排了一切,選擇了有名的東京慶應大學附屬醫院。

開始,手術似乎是成功的。

術後的湯恩伯逢人便高興地說:我十二指腸上的瘤已經割去了,並因為我患有胃潰瘍,胃也割去了三分之二,感覺良好……

沒想到,這次手術竟然是失敗的,必須再動第二次手術,後來又動了第三次。

湯恩伯的積蓄僅能維持兩次手術,到了第三次實在是山窮水盡,拿不出錢來。

湯恩伯這個人本來是最要面子的,萬事不求人。在臺灣閑居的時候,明明家裡缺錢,但只要朋友和舊部來看望他,湯恩伯一律讓老婆好酒好菜接待,打腫臉充胖子。

到了這個地步,他走投無路,被迫寫信給多年老友胡宗南,讓他想辦法籌集3000美金寄到日本救命。胡宗南打開信件,發現信件筆跡潦草,幾乎辨認不出。胡知道這是湯恩伯在病危時候勉強寫的,不覺淚流滿面。

只是,胡宗南自己也很拮据,一時間拿不出這麼多錢,被迫向幾個高級軍官朋友借錢。

這個事情很快流傳開,連湯恩伯幾十年的對頭陳誠都看不下去了。

陳誠直接面見蔣介石,訴說了湯恩伯在日本無錢看病的事情。蔣介石的事多,根本不知道湯恩伯的經濟狀況。聽聞這件事後,蔣立即特批3000美金。但錢款還沒有寄到,湯恩伯就在第三次手術後的6月29日突然去世。

此時,距離他到日本僅有1個月時間。

湯恩伯死後,蔣介石專門派出軍艦到日本迎靈櫬回臺。

7月13日下午軍,艦抵達基隆港,國民政府舉行了場面宏大的迎靈儀式,14日上午移靈至臺北極樂殯儀館,蔣介石親自為湯恩伯題寫了「功在旂常」的匾額,懸掛在靈堂上方,其下是「奠」字,再下是湯恩伯的遺像。

14日下午舉行家祭;15日上午舉行公祭,蔣介石也來到了極樂殯儀館的公祭,並發布命令:追贈湯恩伯為陸軍上將。

湯恩伯出殯時,臺灣舉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動。蔣經國親自抬棺移靈墓地。

通過薩沙這篇文章,我們發現了什麼?

很顯然,要麼,湯恩伯是真的沒錢沒貪污;要麼,他就是一個超級演員,為了偽裝沒錢,不惜葬送自己的生命。

大家覺得哪一個才是歷史的真相呢?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