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抹黑!被污蔑为“大贪污犯”汤恩伯竟无钱看病(图)

2019-11-14 12:45 作者:萨沙 桌面版 正體 10
    小字


(左起)1945年,湘西芷江会战大捷后,王耀武、卢汉、张发奎、会战总指挥何应钦、汤恩伯、杜聿明、萧毅肃在一起交谈。(网络图片)

共产党的很多攻击汤恩伯的文章,直指他的腐败贪污,克扣军饷,甚至和日伪做生意赚钱。抗战胜利以后,汤恩伯又发接收财,赚了无数的钱。比如:1949年5月6日,汤恩伯令亲信从上海秘密将50万美元军费汇到美国一个朋友的账户上,再由这位朋友将钱转汇给日本的王文成、龙佐良处。1949年7月,这两人花3万美元在日本东京近郊给汤恩伯买了一栋有22间房间的豪宅。谁想到,这个所谓的“大贪污犯”,最终竟然死于无钱看病。事实到底如何呢?

我们可以这么说,人赚钱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花钱,为了挥霍。

赚到钱以后,即便当时不用不挥霍,总有一天会挥霍的。就算平时不挥霍,但生死关头需要用钱的时候,也肯定会用的。

这一点,我想大家应该没有什么质疑吧。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悖论,我党很难自圆其说。

很多被我们宣传部门攻击为贪污巨款的国军高层,最终因无钱治病纷纷送命。

可以说,是历史现实给了无耻宣传文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富甲天下”的“中国四大家族”之一陈家,陈果夫没钱看病,于1951年病死在台湾;陈立夫,则靠一个小养鸡场苦苦维持生计。

试问,这也算富甲天下,也算中国最富的四大家族?那么我们中国随便几个贪污的村长,就是宇宙四大家族了。

有意思的是,汤恩伯也是如此,他竟然是死于没钱看病。

多年的军旅生涯毁了汤恩伯的健康。

他本来身高只有一米六五,但身体非常结实,爱好体育。汤每到一处,都会尽量平整当地荒地或者打谷场之类,修建体育场,带着官兵打篮球跑步。

据说最初蒋介石之所以记下汤恩伯这个名字,就是因为汤每天带着部下在南京跑步,风雨无阻。一次蒋介石早晨出门散步,无意中看到这群健壮的官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只是,到了抗战期间,汤的身体就完全不同了。

著名记者范长江回忆,南口战役期间,汤恩伯每天仅仅睡2到3个小时,每天都高强度工作。本来是个矮胖子的汤,1个多月后瘦的让人不敢相认。军人的胃多不好,主要是吃饭没有规律,有什么吃什么,汤恩伯也是如此。

北伐时期,他就有胃病。

在抗战期间,他从军长到军团长到集团军司令到边区总司令,一个人指挥几十万人。不管开战与否,各种事情千头万绪,睡眠很少。战争一旦爆发,每个小时的战况变化都可能决定胜负。所以,汤整夜不能睡觉,又太疲惫,只能吃点生辣椒刺激神经。

这样一来,汤恩伯就有严重的胃溃疡。

这个病让教授朱自清送了命。让陈诚割了大部分胃,九死一生。对于汤恩伯来说,自然也是要命的。

只是军旅生涯无一时一刻的闲暇,这病就只能忍着,没法去治疗。

直到1949年汤恩伯和胡琏联手。在金门歼灭解放军9000多登陆部队,稳定了台湾局势,才有所变化。

随后,汤才奉命卸职回到台湾养病。

此时台湾还是比较落后的,全岛除了几个糖厂没有什么工农业,医疗主要依靠日本人。自从日本人投降被遣送回国以后,台湾的医疗水平也就大大下降。

汤恩伯从1950年养病到1953年,病没有减轻反而加重。自然,除了台湾医疗水平不高以外,汤恩伯穷困无钱看病也是重要原因。

汤恩伯在蒋介石面前已经失宠。蒋介石到了台湾以后,准备彻底整肃国民党内原有派系,建立彻底效忠于自己的嫡系班子,汤恩伯曾经是中原王,自然也在整肃之列。

汤恩伯大权尽失,开始担任陈诚副手“东南长官公署副长官”,后来主要担任总统府战略顾问,挂上几个虚头衔。

汤恩伯是个军人,军旅生涯从没为自己捞过钱。

到了台湾以后,汤恩伯几乎无积蓄,只能依靠自己的薪资维持生活。因缺钱,城里房子住不起,只能搬到乡下去居住。

他在1951年3月31日日记中写到:我与一班老同事,过去专致力军务,一心为国,向来不曾为本身之生活打算。至台后闲居一年,目前均感生活困难。我此次迁乡居住,本拟节省开支,不料修理房屋又超越预算,反而增加很多开支。不知道住定以后,能不能节省支出。服务党国几十年,至今生活却受到威胁,深感苦闷。自信我能吃苦,应该可以随遇而安。

谁知道,到了农村仍然不能减少多少开支,逐步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根据汤恩伯的级别,他配有卫兵和副官。因为没钱,汤被迫辞退了卫兵和副官。

1951年12月,他写了份信给好友王彰(曾在汤麾下担任总务处长),诉说被迫将部下辞退的苦衷:为节省开支,准备将柳团长和卫士们交给胡先生,安排入游击部队工作。如果胡先生处有困难,可以讬付给梅达夫兄安排他们的出处,不知道能不能做到。我这里因为经济拮据,目前只能留下男女佣人各一人,其余人员只能全部安排出去不可。因为到了明年,生活已至山穷水尽。

到了1953年,汤恩伯除了胃疼以外,腹部也感觉巨疼。只是经济艰难,汤没有去台北的大医院,仅仅在当地三峡镇小诊所就诊。小镇医生水平有限,诊断为盲肠炎,开刀就可以治愈。

汤恩伯觉得这里治疗便宜,决定在小诊所开刀。

住院期间,好友徐复观(台湾著名文人)来访友,才发现汤恩伯已经住院。探病期间,徐复观对小镇医院设备之差,颇有不满,问:为什么不去大医院治疗。这种小诊所开刀,如何能够放心?

汤恩伯要面子,说:没有关系,这里离家比较近,方便家人照顾。

徐复观离开的时候,汤恩伯的妾钱婉华偷偷告诉他,其实是因为家中没钱,一切都为了省钱,无可奈何。

没想到,此次手术以后,腹疼反而越来越厉害。

朋友怀疑是小诊所误诊,再三要求汤恩伯去大医院就诊。因病情严重,汤恩伯不得不从乡下搬到台北市,进入中心医院检查。

在蒋介石的过问下,中心医院外科权威张先林医生亲自为汤恩伯检查。果然,小诊所医生诊断错误。汤恩伯根本不是什么盲肠炎,而是十二指肠出现了肿瘤。至于严重的胃溃疡,也足以威胁生命。

张先林医生认为,这两个病不是绝症,却因治疗不及时和误诊,拖了太久,已经拖成大病。台湾目前的医疗水平,恐怕难以治愈,必须出国治疗。如果还是继续拖下去,短则半年,长则一年,汤恩伯就会有生命危险。

汤恩伯久经战场,心理素质是非常好的。但听到张先林医生的话以后,他极为忧愁,连续4天没有睡着。

根据张先林医生介绍,目前治疗这种病水平最高的是美国。可是美国治疗费用昂贵,以汤恩伯的这点积蓄绝对承受不起。

犹豫再三,汤恩伯决定去日本治疗。

汤恩伯是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留学日本多年,有很多日本朋友。在日本手术,就费用上来说比去美国便宜很多,只要七八千元,汤恩伯还是能够承担的。

在蒋介石安排下,国民政府驻日本大使董显光亲自帮汤恩伯安排了一切,选择了有名的东京庆应大学附属医院。

开始,手术似乎是成功的。

术后的汤恩伯逢人便高兴地说:我十二指肠上的瘤已经割去了,并因为我患有胃溃疡,胃也割去了三分之二,感觉良好……

没想到,这次手术竟然是失败的,必须再动第二次手术,后来又动了第三次。

汤恩伯的积蓄仅能维持两次手术,到了第三次实在是山穷水尽,拿不出钱来。

汤恩伯这个人本来是最要面子的,万事不求人。在台湾闲居的时候,明明家里缺钱,但只要朋友和旧部来看望他,汤恩伯一律让老婆好酒好菜接待,打肿脸充胖子。

到了这个地步,他走投无路,被迫写信给多年老友胡宗南,让他想办法筹集3000美金寄到日本救命。胡宗南打开信件,发现信件笔迹潦草,几乎辨认不出。胡知道这是汤恩伯在病危时候勉强写的,不觉泪流满面。

只是,胡宗南自己也很拮据,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钱,被迫向几个高级军官朋友借钱。

这个事情很快流传开,连汤恩伯几十年的对头陈诚都看不下去了。

陈诚直接面见蒋介石,诉说了汤恩伯在日本无钱看病的事情。蒋介石的事多,根本不知道汤恩伯的经济状况。听闻这件事后,蒋立即特批3000美金。但钱款还没有寄到,汤恩伯就在第三次手术后的6月29日突然去世。

此时,距离他到日本仅有1个月时间。

汤恩伯死后,蒋介石专门派出军舰到日本迎灵榇回台。

7月13日下午军,舰抵达基隆港,国民政府举行了场面宏大的迎灵仪式,14日上午移灵至台北极乐殡仪馆,蒋介石亲自为汤恩伯题写了“功在旗常”的匾额,悬挂在灵堂上方,其下是“奠”字,再下是汤恩伯的遗像。

14日下午举行家祭;15日上午举行公祭,蒋介石也来到了极乐殡仪馆的公祭,并发布命令:追赠汤恩伯为陆军上将。

汤恩伯出殡时,台湾举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动。蒋经国亲自抬棺移灵墓地。

通过萨沙这篇文章,我们发现了什么?

很显然,要么,汤恩伯是真的没钱没贪污;要么,他就是一个超级演员,为了伪装没钱,不惜葬送自己的生命。

大家觉得哪一个才是历史的真相呢?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