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隨筆】再論「漢賊不兩立」(圖)

聞崔大使「高論」有感

2019-11-06 05:11 作者:劉翰青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
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圖片來源:CHRIS KLEPONIS/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6日訊】崔君一語「驚」天下

數日前,紅朝駐美大使崔天凱先生在休斯敦某研討會上發表了一席「高論」,自言紅朝「得到中國人民的深厚信任和衷心擁護」,並宣稱「企圖割裂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是對全體中國人民的挑釁」。大約崔先生認為,此舉尚不足以向朝中權貴們展示「忠心」,於是在次日將其「高見」付之於推特,結果毫無懸念的引來罵聲一片。

崔大使生於紅朝、長於紅朝,在紅朝官場浸淫日久,官居副部級,以身事賊而不自知,實在令人唏噓。然崔先生著實不該擅自「代表」中國民眾,更不該將中國民眾與中共相捆綁。

被紅朝供於廟堂、奉為圭臬之馬列教旨,本就是歐洲人摒棄的思想垃圾,與華夏文明、中國民眾毫無關聯,何言割裂?崔大使言及之中共「近百年的奮鬥」,恰是馬列教入侵中華、綁架炎黃子孫之罪,向世人澄清中共與中國民眾之別,實乃正本清源之舉。

蟊賊豈可主華夏

無論以「道統」抑或「法統」論之,紅朝皆非華夏之屬,而為華夏之賊也(詳見拙作《天道昭昭赤教將亡》)。百年之前,赤匪入寇,奉馬列為祖宗,以蘇俄為後盾,外聯倭人,內結姦佞,聽命共產國際,顛覆國民政府。及其竊取神器,辱佛、謗神,毀宗廟、焚典籍,不過七十年間,幾盡毀我華夏五千文明。中原九州,再不聞秦漢簫鼓,亦難見唐宋衣冠,滿目俱為黨文化,遍地儘是赤教徒。

由此言之,則紅朝之於華夏,當何以處之?

中華自古有「夷夏之辨」,孔子作《春秋》,明晰「華、夷」之分,不以種族血緣為標準,而以文化禮儀做度量。唐人陳黯於《華心》一文中更有明論--「夫華夷者,辨在乎心,辨心在察其趣向。有生於中州而行戾乎禮義,是形華而心夷也;生於夷域而行合乎禮義,是形夷而心華也。」--(筆者註:用當今的話來說,就是區分是否炎黃子孫,在於意識形態和道德標準,即使生在中國,如果意識形態違背中華傳統,那不過是有華人的外表,而內在卻是蠻夷,如果生在中國之外,然而意識形態符合中華傳統,那是外表看似蠻夷,內心卻是真華人)。

元、清兩代,皆為外族入主中原,而終溶於華夏文明,不過「形夷而心華也」。紅朝篡政,奉馬列邪說為玉律,故其匪首與一眾頭目雖出身中國,實為「形華而心夷也」。

更為甚者,其毀中華傳統而以黨文化代之,強行灌輸、精緻洗腦,傾盡全力,變中華兒女為馬列子孫。恰如《內夷檄》(唐.程晏)所述--「不待四夷之侵我也,有悖命中國,專倨不王,棄彼仁義忠信,則不可與人倫齒,豈不為中國之夷乎?」(筆者註:大意為,不必蠻夷入侵,而違背中華傳統的,不就是中國的蠻夷嗎?說直白點,此乃真正的賣國賊),由此觀之,赤教險惡之心,實欲令炎黃子孫自棄於神明祖宗,此非華夏之大賊而何哉?數十年前,蔣中正總統「漢賊不兩立」之堅持,確乃真炎黃子孫之卓見。

寄語崔君再三思

不才欲寄語崔天凱先生,尊駕當知,在炎黃子孫眼中,尊駕那番「華」、「共」混淆的「高論」才真真是「漢兒盡作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河湟有感》--唐.司空圖)。

翰青嘆曰:

生於紅朝長於斯,

以身事賊不自知。

漢兒早做共兒語,

愚迷反笑他人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