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區塊鏈 分享些與眾不同的想法(圖)

2019-11-04 07:33 作者:許樹澤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區塊鏈 信息 技術
區塊鏈的故事想從古代的羅馬帝國說起。(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19年11月4日訊】區塊鏈的故事想從古代的羅馬帝國說起。古代的羅馬帝國,橫跨亞非歐,是曾經西方文明的頂峰。羅馬帝國後期分為了兩個部分,西羅馬帝國和東羅馬帝國。而東羅馬帝國的首都,叫做拜佔庭,也就是今天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

由於幅員過於遼闊,如何守衛領土成了一個大難題。帝國面積龐大,在不同的地區,有不同的將軍駐紮。然而在面對外敵入侵的時候,到底什麼時候出戰,什麼時候防守呢?拜佔庭的大將軍就需要匯總各個地區不同將軍的意見,來做出決策。按照他們內部的規矩,無論是攻是守、是進是退,必須所有的將軍,意見一致,才能行動。

說到這,你發現難題出現了:這個軍事體系,本質上就是一個信息網路。每個將軍,就是網路中的一個節點,只要其中一個節點出現問題,整個網路將會徹底癱瘓。

在古代,由於技術落後,溝通不暢,想讓這個軍事系統順暢運行很不容易。如果其中有一個將軍變節、或者混入了間諜,這就好比網路中的一個節點壞掉了,一環出現問題,整個軍事系統就game over。

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拜佔庭將軍難題。

區塊鏈,最初,就是為解決這個難題而提出的解決方案的模型:能不能用一個分布式的網路,去(壞)節點、去中心化的方式,來記錄和傳輸信息呢?這樣即使一個節點壞掉,整個網路依然能完好運轉而不會癱瘓。

畫面一轉,穿越千年,拜佔庭的古羅馬帝國,與21世紀的人類科技已不可同日而語。如果古羅馬的大將軍穿越到今天,一定會被今人熱炒比特幣的流暢操作驚掉大牙。區塊鏈技術,這本來是用於解決古代軍事行動中信息網路不暢的偉大科技,竟然被千年之後的人們,玩出了嶄新的高度。

那麼在今天,區塊鏈技術,到底是怎樣發揮作用的呢?

舉個例子,我要買老王的煎餅,打了錢不發貨怎麼辦呢?我先打給支付寳,老王確認發了貨,支付寳再把錢給老王。這叫中心化的交易模式,支付寳,就是交易的中心。

可是,如果哪天我確實打了錢過去,但是系統壞了,沒有人能夠證明我打了錢,這可怎麼辦呢?

這時候,你可以公開向整個網路發一條信息,上面寫道:我給老王轉了10塊錢。看到的請添加信任並轉發!

這麼一來,信任並轉發的人,就相當於區塊鏈上的一環了,轉發的人越多,你信息的安全性就高,老王給你發了貨,老王也發條信息:我發貨了!大家也轉發他的信息,於是所有的交易信息,在大家的圍觀和轉發中,就成了一個公有鏈。

在這個公有鏈上,信息無法被篡改,信息被大量轉發,所以不會因為單個節點的宕機而丟失。

就好比古代的一個將軍出了問題,並不影響其他的任何一個將軍傳遞出正確信號。這個記錄你倆交易信息的公有鏈,會向整個網路廣播,你倆的這個交易,將會一目瞭然,清晰透明地展現在所有人眼前。

信息極度的安全,同時也意味著隱私和個人信息,被極度地暴露給所有人。所以,區塊鏈,進展一定不會特別快,因為,一定有人不想被別人看到自己的交易記錄。

這就是區塊鏈,它的本質是一個分散的賬本,參與的人越多、記錄的人越多、賬本和賬上的信息就越安全!

可是你發現,這裡面有個問題,賬本多了是有成本的呀,多一個賬本就得多一個會計,不給會計發工資,為什麼大家要人人踴躍來參與記賬呢?

比特幣發明瞭一個有趣機制來激勵大家來參與「記賬」,那就是挖礦。挖礦本質上,就是礦機們在給整個區塊鏈網路提供計算力,好比給賬本當會計,你幹的越多,拿的越多。所有參與「記賬」的,都有可能挖出比特幣作為獎勵。

這一機制背後,其實隱含了幾個非常重要的思想:

第一,區塊鏈網路,用去中心化的方式,確實可以分散系統性風險,但是天下沒有免費午餐,它也把本來僅由少數人承擔的成本(大公司,如支付寳、銀行、清算系統等),分散成全網所有人來共同分擔。

但是,一切成本皆需要利潤,才有人願意分擔。比特幣聰明地構想出「挖礦」這一激勵機制,那麼,區塊鏈在別的行業的應用,如何來激勵網路成本的分擔者呢?

我們來舉一個生活中的有趣案例:「朝陽群眾」就是一個區塊鏈式的監管方式。監管,本來是中心化的由專人特遣隊運營。但是專人成本很高,效率未知,監管有死角,且會出現上面說的拜佔庭將軍問題。但是把這個監管網路去中心化,分散開來,讓每一個朝陽群眾來分擔,整個網路不僅風險小,效率高,無死角,而且成本還低了——並不需要付朝陽群眾工資,激勵是通過參與感和自豪感完成的,真是有趣的操作。

第二,區塊鏈網路的背後還有一個隱含的思想,其實大量的計算力是被閑置的:看看那些已經被專櫃賣掉,但是買回來卻天天在吃灰、很少開機的電腦;看看地鐵中大量忙於「吃雞」和「王者」的乘客——這些更是認知資源、寳貴注意力、計算力的巨大的閑置!

如果把所有這些閑置資源,用一定的激勵機制調動起來,組成一個去中心化的,分散的網路,應用於有意義的生產和創造,會產生非常非常巨大的力量,可以創造很多額外的社會價值,讓這個世界變得更有生產力,更加美好。

以上,關於區塊鏈,它會讓網際網路時代走進下半場和深水區,它和各個領域的結合,一定會產生新的技術革命。不少優秀投資者都在研究並關注著這個領域的進展。

但是說到應該投資誰?那個區塊鏈世界一統天下的公司很可能現在還沒出生。如果拿區塊鏈和網際網路做一個類比,那麼今天的區塊鏈可能大概相當於1996年的網際網路:

門戶網站還沒出現,

BBS也還沒興起,

電子郵箱沒幾個人用過,

搜索引擎完全不知道,

手機上網、看電影、看直播、訂外賣,更是天方夜譚......

如果你穿越回1996年,問問當時的投資人,網際網路投資誰回報最高?他們肯定不會告訴你騰訊的大名,因為當時騰訊壓根還沒有出生。換做今天,你問區塊鏈應該投資誰?當今誰最有冠軍相?

這個問題,問的真的太早,王者,可能壓根還沒出生。

那大家會接著問,如果區塊鏈技術,還看不清市場格局和未來贏家,那投資比特幣總可以吧?至少在虛擬貨幣領域,格局非常清晰,簡直就是月朗星稀、眾星捧月、一家獨大的市場結構呀!

比特幣確實是區塊鏈技術很成熟的應用。但是問題是比特幣本身並不是貨幣,也不是可靠穩定的資產。一個貨幣的發行,背後必須要有支撐它價值的資產。古代發行貨幣是需要黃金或者白銀儲備的,現代貨幣雖然已經和黃金脫鉤,但是它牢牢和政府信用捆綁在一起。

但是比特幣的價值根基,建立在什麼之上呢?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這本來就是當今世界十大未解之謎。

比特幣的問題,不僅在於本身沒有價值根基。更重要的是,比特幣的競爭對手,根本不是什麼萊特幣、以太幣和狗狗幣。比特幣的真正對手,是各大央行法定的數字貨幣。

參與任何一個遊戲,一定要知道你面對的對手是誰。在證券投資這個遊戲中,你的對手是不理性的大眾;而在經濟和貨幣發行這個遊戲中,你面對的是政府和央行。

中國央行在2014年開始,就已經在籌備中國自己的數字貨幣了,它的名字叫做DCEP。

區塊鏈作為一個技術、作為一個賬本它非常高級。但是你用賬本記錄什麼?記錄知識?記錄秘密?記錄財富?記錄病例?記錄版權信息?還是去記錄海市蜃樓呢?如果有一天海市蜃樓褪去,那麼一定不是賬本的問題,而是賬上資產本身的問題。

各國官方的數字貨幣已經越來越近了,未來已經到來。當老虎們開始發威,那麼各種玩具一樣的虛擬幣,可能就要露出Hello Kitty的真面目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