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讚花仙 蘇東坡爲何喜歡海棠花?(圖)

2019-10-27 12:00 作者:常躍強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宋朝大文豪蘇東波酷愛海棠花,稱其為「胭脂雪」。
宋朝大文豪蘇東坡酷愛海棠花,稱其為「胭脂雪」。(手繪插畫:Winnie Wang/看中國)

被譽為天下三大行書之一的《黃州寒食帖》,是蘇東坡寫的一首詩:「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兩月秋蕭瑟,臥聞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頭已白。」燕支雪其實就是胭脂雪。在蘇東坡眼裡,海棠花就像雪上搽了胭脂那樣美麗,於是就給它起了一個這樣富有詩意的名字。

蘇東坡謫居黃州的日子是淒苦的,「空庖煮寒菜,破灶燒濕葦,那知是寒食?但見烏銜紙。」即使是過著這樣的日子,他還惦記著海棠花,可見蘇東坡對海棠花的熱愛。

蘇東坡的這種熱愛,是和他的人生遭遇聯繫在一起的。借花喻人,蘇東坡對海棠花傾注了極大的感情,為此,他反複寫詩著文,寄寓情懷。他的很有名的文章《記游定惠院》,一開頭就說:「黃州定惠院東,小山上,有海棠一株,特繁茂。每歲盛開,必攜客置酒,已五醉其下矣。」還有一首詩,題目就叫《寓居定惠院之東,雜花滿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貴也》。詩的題目一般都是幾個字,哪有這麼長的,可是,照蘇東坡看來,不寫這麼長的題目就不足以表達自己的意思。所以,他這首詩一開頭就寫道:「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獨,嫣然一笑竹籬間,桃李漫山總粗俗。也知造物有深意,故遣佳人在空谷。……明朝酒醒還獨來,雪落紛紛那忍觸!」這不是寫海棠,分明就是寫自己!

因為「烏臺詩案」,大文學家挨了板子,但這並沒有使他服氣,更沒有打得他靈魂出竅,從此噤若寒蟬。被貶黃州的第四年,他寫出了詠海棠的絕唱:「東風裊裊泛崇光,香霧空濛月轉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詩朗朗上口,激賞海棠的心情和盤托出!

宋筆記《春渚紀聞》中,有一篇《營妓比海棠絕句》,就說的是蘇東坡在黃州時給營妓題詩的事兒。那時的文人狎妓宴飲,飲酒賦詩,是一件很時興的風雅之事。蘇東坡是大文學家,又能書善畫,每次歌舞宴會,則「醉墨淋漓,不惜與人」。有個叫李琪的營妓,年少聰慧,經常為蘇東坡服務,但卻一直沒好意思向蘇東坡索要墨寳,心裏很不是滋味,直到蘇東坡即將離開黃州了,才抓住機會在一個送行宴會上,向蘇東坡說出了心中久藏的願望,而且是東坡酒酣時提出來的,蘇東坡乘興命其磨墨,揮毫於李琪領巾之上題詩文兩句:

「東坡七載黃州住,何時無言及李琪?」

寫了這兩句之後,「即擲筆袖手,與客笑談」,像是把底下的兩句忘了,又像是完成了任務似的。當然,蘇東坡寫兩句詩時也有,但是這次大家怎麼品味也覺得這兩句詩太過平淡,於是相互疑問:「語似凡易,又不終篇,何也?」酒場臨散了,李琪實在忍不住了,跪拜在地,求蘇先生再給續上兩句,蘇東坡大笑:「哎呀,差點忘了出場了。」隨即提筆又續寫兩句:

「恰似西川杜工部,海棠雖好不留詩。」

此句一出,大家立刻覺出不凡來了--先平後奇,起得低但落得高,真乃好詩呀!於是,「一座擊節,盡醉而散」。

大詩人杜甫為什麼不寫海棠詩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後來我才知道,杜甫的母親就叫海棠。古人為先慈諱。

海棠是國產,人們常把它稱之為「花中神仙」。海棠一般分為西府海棠、垂絲海棠、貼梗海棠、木瓜海棠四種,人多稱之為「海棠四品」。不過,我只認識西府海棠與貼梗海棠,餘下的那兩種都不認識,深以為憾。又因陸游與唐琬的愛情故事而叫「斷腸花」與「相思紅」。我想,叫「相思紅」的海棠與蘇東坡在黃州寒食詩帖中的海棠大概不是一種。叫「相思紅」的可能是貼梗海棠,而叫胭脂雪的一定是西府海棠,它們的外形特徵是明顯的。

西府海棠,開時美如胭脂雪,微風一吹,花朵顫動,嫵媚動人。每年的春天,我都去看花,觀賞半天,讚嘆半天,久久不忍離去。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常躍強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