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水炮攻擊清真寺 名流後悔撐警!(圖)

原標題:香港警察襲擊清真寺 射水炮說成保護

2019-10-22 20:48 作者:林忌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10月20日在清真寺前被水炮車藍色水劑射中的香港商界領袖、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褚簡寧(Mohan Chugani) 狠批警方做法「過界」 令香港出現沒有希望的局面(宋碧龍/大紀元)

【看中國2019年10月22日訊】香港市民已經習慣了,警察已經變成一隊日日說謊的團隊,最新的「豐功偉績」,是派水炮車故意停在九龍尖沙咀的清真寺正門,對著一群南亞社群、立法會議員與記者,發射藍色水炮;當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位,是曾在7月20日撐警集會上,曾發言支持香港警察的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禇簡寧(Mohan Chugani);毛漢事後接受訪問時,清楚說出當時清真寺門前沒有任何一個示威者,質問警察在射誰?以往他相信香港警察,從此無法相信。

在警察以藍色柒料攻擊清真寺過後,大批香港市民與黑衫示威者,一齊自發清潔清真寺;在清潔完成後,警方「賊過興兵」,於晚上九時多,派員去清真寺「解釋」,以及手持毛巾「扮作」清理五分鐘;而特首林鄭月娥,更於事發後翌日,與警務處長盧偉聰,親自前往清真寺道歉;毛漢接受訪問,亦指特首林鄭月娥,曾致電向其道歉了15分鐘,亦指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鄭泳舜,曾叫他向傳媒說話要「小心點」;然而他不接受其道歉,原因有兩點:1.早前不斷傳出消息,指「有示威者」要破壞南亞裔聚居的重慶大廈,事實都沒有;2.影片清楚可見,水炮車是故意近距離停在清真寺正門,在沒有「示威者」的情況下故意發射,而毛漢被水炮射至全身濕透與染藍。

然而當政府與警察高層不斷道歉時,警察於事發翌日召開的記者招待會上,卻繼續推卸責任與指鹿為馬,包括無中生有指當時水炮車是為「驅散人群」與「保護清真寺」;當所有影片以至現場人士,都指出在大閘外根本沒有示威者,以至水炮車是故意行至清真寺正門來發射,香港警察都仍然可以繼續說謊,指射水炮是為了「保護」對方;這種荒謬到不得了的說法,由曾經為警察站臺的毛漢來反駁,即顯得特別諷刺──當這些曾經深信警察執法合理的人,親歷自己被亂射的一幕,然後終於明白到香港警察如何濫權,相信是發人深省的一課。

這就是香港今日的「黑警邏輯」──警察是永遠不會做錯事的;如果你被警察射中,首先是你一定犯了法,因為警察是不會亂射人的;如果你沒有犯法而去了現場,那麼就是你去了現場被「誤射」的錯;如果你沒有「故意」去現場,例如清真寺被誤射,那麼就一定是示威者的錯──果然警察在記招上,反過來說是「暴徒」要向警隊道歉。

警察向攻擊少數族裔與宗教場所道歉,當然本是應份之事;然而更荒謬的,是在同一條街的聖安德烈教堂,同樣被警察的水炮所染污,卻完全被政府以至警察所無視。然而更令人痛心的,是聖安德烈堂是香港的二級歷史建築,甚至曾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亞太區文物古蹟保護獎,為何特首只往清真寺道歉,卻不往聖安德烈堂所屬的香港聖公會道歉呢?為何重伊斯蘭教,卻輕聖公會呢?

原因就是香港聖公會,自97主權移交後,已是行政上完全獨立自治的教省,與英國政府以及英國的聖公會再也沒有關連,而其大主教更擔任了中共國的政協,多次表態支持中共;因此港警破壞聖公會的教堂古蹟,只屬「自己人」的問題,完全不需要擔心後果,而破壞伊斯蘭教的清真寺,既會變成「欺壓弱勢人士」的國際事件,更怕引發這些「非自己人」的批判繼而引發的公關災難。因此事發後港共多次派人去清真寺方面施壓,想令受影響的人士「收聲」了。

水炮襲清真寺,成為了香港政治的焦點,原因其實就是「證據」二字;以往港警對本地的侵犯,不斷為歪理作盡藉口;但今次壞事做盡被揭破,鏡頭又再次捕捉了港警的醜態,難怪港共不斷放風聲,要加強打壓傳媒報導,這就是其原因,也解釋了香港警察對傳媒的敵視──因為傳媒不斷揭發,港警不斷說謊,不斷賊喊捉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